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唔,继续说。”裴鸿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水。
裴顺又道:“没有了理事身份,直接影响到了田家的生意,一些原本实力不如田家的商会理事,这两天已经开始追上并超过了田家,对此田生兰一直痛恨虎字旗害他丢了理事的位子。”
“哼,这些商人眼中只有自己的那点利益。”裴鸿嘴角露出鄙夷之色。
边上的裴顺陪笑道:“正因为田家的自私,才更好让他为老爷所用,只要老爷许诺给他一些好处,保证他老老实实的替老爷您卖命。”
“说的不错,这样的人对付虎字旗最合适不过。”裴鸿点点头。
没有了更合适的人选,与虎字旗有仇怨的田生兰就是他用来对付虎字旗的最好人选。
裴顺笑着说道:“老爷放心,田家在宣府行商多年,人脉远比虎字旗在宣府更深厚,相信只要田生兰尽心尽力为老爷您办事,虎字旗剩不下几天风光的日子。”
“哼,区区一个游击将军也敢和本官斗,本官倒要看看,等虎字旗没有走私的生意可做,看你拿什么和本官斗。”裴鸿冷哼了一声。
另一边田生兰离开了巡按衙门,上了门外的马车,让车夫赶着马车沿着街面远去。
就在巡按衙门斜对面的一处墙根底下,几个闲聊的闲汉,看着田生兰远去的马车说道:“马车上的这个人好像是田生兰,以前在灵丘的时候我见过他。”
流浪地球 刘慈欣
当年田家受到范家打压,田生兰曾去过灵丘求虎字旗帮忙。
“田生兰是谁?”一旁有不认识田生兰的人问道。
认出田生兰的那名闲汉说道:“这个家伙是宣府的晋商,当初他和一个姓陈的晋商来过灵丘,后来我还清楚田家之所以能在范家打压下存活下来,就是咱们大人出手帮了田家一把。”
“这不对呀,他既然是咱们的人,怎么来阳和卫了,而且还是从巡按衙门里出来的。”边上有人不解的说道。
闲汉说道:“不管他来巡按衙门做什么,以他敏感的身份来阳和卫,这件事情就不正常,你们现在这里盯着,我安排人把这个消息传回去。”
说着,他一个人从墙根底下离开。
离开巡按衙门的田生兰在马车里哼起了小曲。
这一次来阳和卫,他收获巨大。
当年他帮虎字旗成立了商会,商会会长本就应该是他的,最后却被虎字旗一脚踢开,这让他对虎字旗心生怨恨,可虎字旗势大,让他不得不强忍下口气,留在商会里做一个普通的成员。
现在有了杨国柱和大同巡按的支持,他有了底气和虎字旗抗衡。
他相信,在自己的带领下,田家会变得更加辉煌,绝不比现如今的虎字旗规模更小,到时大明北方的行商,都要在他们田家的手底下讨生活。。
乘坐的马车并不是他在宣府经常做的那辆。
突然和总裁结婚了 妖酱
来大同,虎字旗的老巢,他还是抱有一定的警惕,尽量避免被虎字旗发现,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谋划。
马车离开了阳和卫。
不久之后,一匹快骑也从阳和卫离开。
只不过,马车走在去往宣府方向的官道上,而快骑去往的是新平堡方向。
田生兰不知道的是,从他离开阳和卫不久,一直到回到宣府,一路上始终有人暗中盯着他,就连他一路上见过什么人,都被盯梢的人观察的一清二楚。
回到宣府的田生兰不知道有人盯梢。
回到田家,他沐浴更衣之后,带着家中的下人去了宣府商会理事梁嘉宾的府上。
梁嘉宾最早是范记商会的人,后来见范记失势,转而投靠了虎字旗的宣府商会,成为了宣府商会的理事。
“老爷,田东主到访。”梁友来到厅堂里的梁嘉宾跟前。
梁嘉宾手指捻了捻自己的胡须,自语道:“这么晚他来我府上做什么!”
梁家曾随范家在生意上一起打压过田家,哪怕后来两家都在宣府商会,关系也谈不上多好,很多时候见面连招呼都不打。
这个时候田生兰突然找上门,梁嘉宾心中泛起了嘀咕。
一旁的梁友说道:“老爷您若不想见他,小的这就让人把他打发走。”
“不。”梁嘉宾一抬手,制止住梁友的想法,旋即说道,“带他过来,听听他想要做什么。”
“是。”梁友答应一声,从厅堂里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梁友带着田生兰和一个田家的下人来到了梁家招待客人的厅堂。
“田东主。”
“梁东主。”
梁嘉宾和田生兰两个人互相抱拳行礼。
“田东主请坐。”梁嘉宾一指旁边的座位,旋即又对梁友说道,“梁友,让下人上茶。”
两个人分别落座。
“这么晚还来打搅梁东主,还请梁东主勿要怪罪。”田生兰面上带笑的说。
梁嘉宾一摆手,同样笑着说道:“田东主这是哪里的话,你能来我府上,那是蓬荜生辉,何谈怪罪二字。”
“梁东主的大肚,我是自愧不如呀!”田生兰摇头叹了一口气。
梁嘉宾眉角挑了挑,嘴里笑着说道:“田东主这是哪里的话,你我两家同在宣府行商,打交道多年,你我说是世兄也不为过。”
“不,我要给梁东主你赔罪,若不是因为我小肚鸡肠,记恨梁家帮范家一起打压我田家,两家也不会断了这么久的来往,现在回想起来,是我气量太过狭小,我在这里给梁东主赔罪了。”田生兰抿着嘴,朝梁嘉宾拱了拱手。
梁嘉宾叹了口气,说道:“当年在田家的事情上,我梁家也有不对的地方,当初不该因为范家的逼迫,便答应范家对田家的生意进行打压。”
“因为范家,你我两家误会这么久,好在一切都过去了。”田生兰摇头叹息的说道。
梁嘉宾点头道:“说的不错,现在范家已经不复存在,你我梁家不该因为一个已经不存在的范家,继续互相敌视下去。”
“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今天咱们两家把话说开了,以后还是生意上还要多多来往。”田生兰笑着说。
女以娇为贵
仿佛田家和梁家两家之间的疙瘩真的已经解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