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0w0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道紀 txt-第659章 大始聖主讀書-yzmaj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
千百险峰拱卫圣山,这圣山名为大始山,是大始圣地诸多弟子驻扎之地。
可大始圣地真正的山门之所在,却比这大始山更高!
高到了超出云雾,似要独立于穹天之外,迈入星空之中,而相比于大始圣山的热闹,这一处浮空宫殿之中,却显得冷寂。
实质般的灵机缭绕之中,不见修士身影。
“呼~”
敖无首缓缓吐出一口气,方才睁开了眼。
“三十年……”
敖无首眸光闪烁。
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洞天之劫对他造成的损害太大,足足三十年才恢复过来。
而可悲的是,他隐隐已经察觉到了自己下一次洞天之劫,将会在不久的将来降临。
一个不好,他将会再度重创,甚至跌落境界。
这一次来到东洲,尚未见到那两度打了自己脸的敌人,也没有看到丁点好处,所遇皆是难事。
以至于此时他心中又自升起了退去之意。
吱扭~
敖无首苏醒不久,就有人推动了他闭关石室的大门。
达托罗面沉如水,缓步走了进来。
“你的伤势,竟还未痊愈?”
见得达托罗,敖无首顿时皱眉,口鼻间,仍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还差许多。”
达托罗摇摇头。
相比于敖无首,自然是三十年前刚刚度过洞天之劫的他,受伤更重。
敖无首伤筋动骨,他却几乎跌落境界,洞天伤到了本源,三十年根本不足以修复洞天,伤势。
“那你?”敖无首有些惊疑,能打破修士闭关的事,可不小。
“龙族,全军覆没了。”达托罗凝视敖无首,一字一顿的说道:“东海水域之王,敖广,被人镇压了!”
“什么?!”
敖无首悚然一惊,失态了:“东洲竟又如能镇压敖广?!”
敖广是什么人,他当然再清楚不过了。
当年就是敖广将他驱逐出东海,逼得他不得不前去龙州,投靠了补天阁。
敖广是东海水域之王,也是东海万千水族,龙族之首,血脉高贵,修为强大,体魄傲视天下。
谁人能镇压他?
“这个人……”
达托罗神色顿时变得微妙,敖无首甚至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后怕与忌惮。
“你还记得,你为何来东洲吗?”达托罗眸光有些复杂,心中有着悔意。
“你,你是说?”
敖无首龙目圆睁,心中顿时被不可思议所充斥:“怎么,这怎么可能?!”
短短三十年,他当然不会忘记当年被人硬生生打回域门的耻辱。
可这怎么可能?
那人要是有如此强大,怕是早已将自己拉回来镇压了吧?
“只怕是他了。”
达托罗心中后怕。
若非是洞天之劫的突如其来,自己两人岂非是自己送上门找死去了?
他可不信那人是在短短三十年里突破了封侯境界。
在他看来,那人只怕早就修成了归一之境,否则,刚刚突破的封侯强者,也根本无法镇压敖广那头老龙。
敖无首陷入沉默,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
达托罗静静立着,一言不发。
石室之中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
……
而与两人相隔百多里,诸殿拱卫的一处雄伟殿堂之中,气息同样沉凝至极。
一道道强大的身影于神光缭绕之中正襟危坐。
皆是肃穆的看向正殿正中,大马金刀般坐在宝座之上的雄伟身影。
哒哒哒~
修长指节敲打着宝座扶手,雄伟若神的身影缓缓睁开了眼,如火焰般的眸光落在跪伏在大殿正中的青年之身:
“你说,你家掌教,连同其他几家掌教,都是心有所感,预知到危机降临,方才前去万法楼的?”
“回圣主……”
那青年神色一紧,恭声回应:“我家长老的确是如此交代的…..”
万法楼一战传播之速极快,几乎第一时间,各大宗门就已得知了这个消息。
震怒,骇然之后,便纷纷的遣人前往几大圣地求援。
如今的元阳道人,已然不是他们可以制了。
“如此,倒是有些意思了。”
宝座之上的大始圣主若有所思,前些日子,他也曾感知到冥冥之中有着警兆传来。
如今看来,那警兆,针对的不是他大始圣地,而是天下间所有的大势力?
以至于,连太一门那老道士也栽了……
“灭情道,万法楼……直至如今,太一门,惊阳山,天书学院,真空道……十大宗门,倒是有九个都栽在了这元阳道人手中!”
一黑衣老者淡淡开口,眸光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芒:
“真个天地大变,必有妖孽横空出世吗?”
那元阳道人自横空出世至今不过三十多年而已,却已至如斯,恐怖程度还要远远超过之前的天鼎帝。
这样的人物,已然不是天骄可以形容的了。
“古今以来,每逢大世必有绝世妖孽横空出世,这是天地的变化,时代的洪流,胆敢抵抗着,都已埋葬在岁月长河之中了吧。”
一白衣老者轻叹一声:
“那元阳道人崛起之快古今都罕见,想来是应运而生,要开未来大世之人……”
“方迎秋!你还是如此说辞!三十年前你就曾有过这般说辞,我等听信,可如今,那元阳道人镇了十宗,若还要动手,可就要剑指圣地了!”
那黑衣老者勃然大怒:
“莫非我等还要舍弃了山门,逃之夭夭吗?!”
何止是黑衣老者?
偌大宫殿之中的大始圣地诸长老,也都看向白衣老者方迎秋,神色变化。
他们数十年没有动静,一是因为三十年前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洞天之劫,其二就是因为方迎秋。
此时眼看养虎为患,心中不免都对他抱有怨言,只是方迎秋地位极高,他们不敢顶撞罢了。
“有何不可?”
面对众人的冷眼,方迎秋神色淡淡,不喜不悲,声音都没有什么波动:“世无恒在,也无恒强!至尊尚有力衰之时,我等圣地又岂能永世强盛?”
“笑话!”
黑衣老者拍案而起,冷笑一声:“我大始圣地立世数百万年,代代皆有天骄出世!
那元阳道人纵是一世之尊,又如何能匹敌我等万世荣耀?”
“林枫墨,你这套说辞,也说过许多次了。”
方迎秋安坐不动,眸光清澈,映出殿内众人的神情,摇摇头:
“可你又是凭借什么坐上的大始圣地大长老之位?可是你把屠狗杀猪的老子为你积攒了的家私过于丰厚吗?”
轰!
血气狂飙,穹天高处本就冷煞,此时却好似置身岩浆火海之中,整座大殿都为之嗡鸣震动起来。
浩荡血气之中,林枫墨眸子燃烧,实质的火焰缭绕全身,显然怒极:
“方迎秋,你是想死吗?”
方迎秋仍坐而不乱,轻弹手指,神色随意:“就凭你?还不够吧!”
呼~
大殿被肃杀之气充斥,大始圣地诸多长老,真传弟子都是皱眉。
却也不是太担忧,圣主在前,自然是打不起来的。
“好了。”
果不其然,见两人剑拔弩张,宝座之上的大始圣主也发话了。
他淡淡的看了一眼剑拔弩张的两人:“别人还未真个打上门来,你们自己就先乱了,真是笑话!”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却压下了殿中一切杂音,撕裂了沉凝肃杀的气氛。
“方长老说的有些道理,时代大势不可逆,若果真大势滚滚,我等退避也没什么……”
大始圣主凝视方迎秋,后者坦然与其对视,本也心中无愧。
“可,那元阳道人,代表不了什么,更代表不了大世!”
大始圣主神色平静,声音漠然:
“天变未至,一切都是虚幻!人都不曾见过,就要退避三舍,此事若为,本座岂非沦为天下笑柄?”
方迎秋面色微变,不说话了。
林枫墨也收敛了怒意,垂手倾听大始圣主的话。
“天地正逢变革,有元阳道人横空出世,才情绝世,有九州四海无尽漠,诸族诸圣地蠢蠢欲动,星海之中更有波澜起,疑似有星空诸强意图降临……”
大始圣主眸光幽幽,如同有无尽星海入目,似乎看到了星海之中生出的惊天变化:
“值此大世,有人宗破道陨,有人黯然避世,有人封山隐遁,却也有人奋力抗争!
我大始圣地于此大世未见得要独占鳌头,可也不能泯然众人!大世未至,谁主沉浮,尚未可知!”
音波似雷,震耳发聩,偌大的大殿之中顿时没了杂音,变得沉寂。
无论是谁,在这一道声音之中,都能听到大始圣主心中最为深沉的野望,那如火,如阳。
压抑不知多久,一旦爆发,必然是惊天动地。
众人沉默,还是方迎秋长长一叹,开口了:
“圣主所言,请恕我不能苟同。”
大始圣主漠然俯瞰:“为何?”
“若以修士而言,自无不可,但圣主背后,是我大始圣地……”
方迎秋神色平静,微微拱手:
“若圣主有着封王,角逐至尊之心,那么,方迎秋在此,恳求圣主退位!”
恳求圣主退位?!
此言一落,大殿之中气氛顿时变得无比之诡异。
包括林枫墨在内,大始圣地诸真传,长老,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方迎秋的胆量竟然大到如此程度!
竟然要圣主退位!
林枫墨惊怒已极,登时踏前一步,气势如潮如山镇压,发出雷霆法音:“方迎秋,你要造反?!”
“不!”
方迎秋缓缓起身,气势如大日初升,层层拔高,他的眼神之中,却没有林枫墨。
只是凝视大始圣主:“祖师有言在先了,如说造反,是圣主你,要造反!”
“你大胆!”
林枫墨色变,这才知道,这方迎秋往日与自己说话是多么‘含蓄’了。
嗡~
一道浩大气息充塞大殿,如同大日坠入此间,瞬间照破一切不和谐。
“方长老云游东洲多年,似是知道些什么……”
大始圣主神色淡漠,不喜不怒,深深凝视了方迎秋片刻。
方迎秋是大始圣地二长老,也是大始圣地天机一道修持最深之人,且常年游历天下。
曾经,是他最为倚重,相信之人。
可如今…..
大始圣主心头泛着思量,面上却是长长一叹:
“或许,本座该去见一见那位,让方长老如此忌惮的元阳道人,是个怎样的风采……”
“嗯?!”
大始圣主的话音未落,包括他自己在内,整座大殿之中的诸多长老,真传。
心神就皆是一震。
或回首,或抬眉,或凝视,看向那巍峨宫殿,天宫之外。
咚!
咚!
咚!
似有流星坠地,好似远古神人以拳做锤,以虚空为鼓,所敲出的撼世之音。
众人抬首。
只听阵阵音波自四面八方而来,宛如实质一般荡漾在无边云海之上,圈圈扩散而已,就掀起了云海的无尽翻滚。
长空若浪,云霞漫天。
声势浩大至此,登时就引起了整个大始圣地的沸腾。
“发生了什么?”
大始圣山,悬浮天宫诸多大始圣地的弟子,长老,皆是凝神远望。
只见无边云海之中,一魁梧巨人踏步前行,拉车而来,并不如何华贵的车辇之上。
隐有一道人抬眉,遥隔虚空无垠,淡淡开口:
“贫道元阳,拜山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