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奋斗在开元盛世
一颗人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仅驿站大门外的李老三、杨国忠、陈玄礼等人,就连刚刚列队的禁军,也都拔着脖子再看。
人头正对陈玄礼,待他看清楚人头的相貌,顿时感觉一股凉气在整个后背炸开,顿时一声惊呼。
“安禄山!?”
谢直才懒得跟杨国忠扯那些没用的呢,你说安禄山的土山已经推进到了汜水关门外两里处,我说土山只能推进到两里处,你说汜水关守城物资匮乏,我还说汜水淮南军已经转守为攻……这些事,没有实际的东西,根本就扯不清楚,直接来,最简单!
一颗人头,足以说明一切!
“轰!”
满场哗然!
李老三目瞪口呆!
杨国忠肝胆欲裂!
禁军将士都轰然炸开,每个人都在说话,但是发现根本没有人在听他说什么,因为身边的人也都张着大嘴,发出毫无意义的咆哮之声,还有很多将士忍不住的挺身向前,要亲眼看看地上的人头,到底是不是安禄山的……
谢直听到身后的轰然之声,不由得眉头轻皱,转头,眯眼,借着驿站门口灯笼的火光,要看看到底是谁在闹腾……
结果,这目光就如同镰刀一般,只不过在禁军上空缓缓划过,就将全体禁军的声音全部割断了!
谢直这才回头,看都没看杨国忠一眼,转向李老三,叉手为礼。
“贼酋授首!臣,汜水谢直,为陛下贺,为大唐贺!”
在场众人之中,只有陈玄礼的反应最快,听了谢直的言语,如梦方醒,同时也叉手为礼,努力压抑着激动,拼尽全力的提升高喊道:
“贼酋授首!臣,为副帅贺,为天子贺,为大唐贺!”
禁军将士,纵然没有看清那颗人头到底是谁,听了陈玄礼如此说,哪里还不知道是这么回事?纷纷叉手为礼,齐齐恭贺。
“我等,为副帅贺,为天子贺,为大唐贺!”
一时之间,恭贺之声响彻云霄!
李老三也被安禄山的人头吓了一跳,听了谢三郎正式的庆贺,这才面前回过神来,神色复杂地看着地上的人头,再把目光转向谢直,又听得禁军恭贺,不由得连连点头,口中称好,到了最后,愣是感慨了一句。
“吾之家国,由君再造!”
谢直闻言,连连行礼,口称不敢。
一旁的陈玄礼听了一个目瞪口呆,“吾之家国,由君再造”,这可是难以想象的评价,有了天子亲自说出这句话来,谢三郎甚至可以宣称自己“再造大唐”,全天下的人都还没办法反对!
不过转念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安禄山提兵十万南下,大唐官吏望风而逃,只有人家谢三郎亲帅三千兵马逆流而上,从五月初五安禄山造反,到了今天八月初六,人家谢三郎都把安禄山的人头给送到了天子的面前,满打满算还不足百日,这样不算“再造”,又有什么算是再造?
想到这里,陈玄礼再次叉手为礼,虽然不敢学天子说什么“吾之家国”,却也要恭恭敬敬地恭贺。
“臣,为副帅贺,为天子贺,为大唐贺!”
其余禁军将士,也听到了这句“吾之家国、由君再造”,在震惊之余,也随着龙武军大将军陈玄礼齐声高喊。
“我等,为副帅贺,为天子贺,为大唐贺!”
谢直无奈,只得回了半礼,算是接受了大家的恭贺。
不过,还有人难以认清事实,或者说,不愿意认清这样的事实。
杨国忠!
都到了这个时候,杨国忠依旧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真的平灭了安禄山的叛乱?”
谢直直接冷哼一声,没搭理他,直接李老三一叉手。
“八月初,我淮南三千铁甲全军出关,直扑安禄山叛军大营,在相州薛嵩和广阳张秀的配合之下,一举攻破安禄山大营!
正巧,叛军内讧,安禄山被困在帅账之中……
臣,汜水谢直,亲手砍下了安禄山的人头!”
说着,瞥了杨国忠一眼。
“要不是得到消息,天子西巡,臣如今还应该在战场上指挥追剿叛军一事……”
谢直双眼之中的冰冷,让杨国忠猛然一哆嗦。
谢直却把目光转向了李老三。
“臣受命升任天下兵马副元帅,专事平定安禄山叛乱,如何平叛自有主张,即便战场形势发生变化,与当初的战略相悖,也应该由臣这个一线副元帅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
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便是要杜绝后方别有用心之人,巧言令色诋毁前线浴血拼杀之将士!
也是让后方坐镇之人,对前线的将士更加信任!”
这番话,直接把李老三说得满脸通红。
谢直也见好就收,既然天子都被当面说得面红耳赤,他便不以为甚,直接转向了杨国忠。
“杨国忠,你故意虚言恫吓,骗得天子西行,最终影响了整个战局,该当何罪!?”
杨国忠听了,顿时惊骇莫名,抬头一看,正好对上谢三郎那微眯的双眼,双眼之中的冰冷,仿佛要把杨国忠浑身上下都冻住一样!
“陛下,救命!”
杨国忠大惊之后,想都没想就直接扑向李老三,双臂舒展,眼看着就要抱住李老三的大腿。
却不料……
“咚!”
一只脚,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谢三郎!
末路新娘
谢直一脚踹飞了杨国忠,尚且难平心中怒火,一个飞身就跟了过去……
“咣!”
又是一脚,狠狠踏在杨国忠的胸口之上!
“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
汜水关之前的战局,你知道个屁!拿着一份箭矢调动的公文就敢蒙骗天子!?还说什么要与吐蕃借兵,才让天子前往蜀地,这样的借口,亏你杨国忠能想得出来!
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杨国忠挨第一脚的时候就直翻白眼,现在又被谢三郎一脚跺在胸口之上,疼得他气都快喘不上来了,一抬头,看见谢直连横刀都抽出来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没有阴谋!没有阴谋!我就是说了那么一个由头,请天子入蜀……就是为了我活命……”
谢直一听,顿时一声冷哼,倒转刀柄,双手高举,猛然用力,直插而下!
“噌!”
横刀乃是直刃单锋,在谢直的全力施为之下,直插入地面……
就贴着杨国忠的头皮,不知道削断了多少头发!
“到了现在还不说实话?
想活命,跑什么蜀中?难道长安城中还有人要杀你这个天子面前的红人不成!?
再敢胡说八道,下一刀,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着,谢三郎双手抓住刀柄,缓缓地抽了出来,地面泥土之中不知道是有小石子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反正跟刀身不断地摩擦,发出“吱吱”的响声,刺耳至极,刺得在场众人一个个都眉头紧皱,却没有一人敢出一言,他们都看出来了,汜水侯这是真急眼了,杨国忠如果再不“招供”,说不定谢直真会在天子面前一刀刺死了他,这种时候,谁还敢开口?
杨国忠也看出来了,谢直这是怒到了极点,一时之间汗如雨下。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留在长安,我怕性命不保……”
“谁会杀你!?”
“你!”
杨国忠在谢直强大的压力之下彻底崩溃,他也算是豁出去了,把心里话直接就喷出来了。
“我他么害怕你知道吗!?
我们老杨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你了,就死活不入你谢三郎的眼,当初你把洛阳杨家祸祸得家破人亡还不行,还要赶尽杀绝!
天宝十一年三月初三,你率领三千淮南军返京,就因为我杨家五府出游的奴仆挡了你的路,你就放手砍杀,那一天三姐的马车都被赶到沟里面去了!要不是我老杨家上上下下躲得快,说不定当场就得有人毙命,即便这样,你一个冲锋,就杀了我家将近五百奴仆,这不是你谢三郎干得事儿是吗?
可笑我还想在朝堂之上跟你较量一番,结果你一个‘卯金刀’的谶言,直接让我无话可说……
还有,四月初一,你第一次参加大朝会,给他么我吓坏了你知道吗?
就动用了一个江湖术士敲响登闻鼓,就把王鉷兄弟给钉得死死的,连带着李林甫被罢相……
就这,你还借着查流言的机会,直接逼杀了李林甫!
那一个是天宝年间天子面前的最红人,一个是权倾天下十八年的大唐首相,结果在你的面前,不过土鸡瓦狗一般!
都知道你谢三郎是大唐办案第一能手,还特么生财有道,坐镇扬州十八年,养了朝廷整整一十八年……谁他么还能知道,你在朝争之上也是炉火纯青,就这一出手,你自己知道多吓人吗!?反正我事后复盘的时候吓得一身一身的冷汗啊……
你让我怎么办!?”
杨国忠的情绪是真崩溃了,时而恐惧,时而暴怒,时而面如死灰,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到了最后,竟然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你谢三郎身兼三职,乃是大唐办案第一能手,又是大唐的财神爷,等到安禄山叛乱的时候,你还当上了天下兵马副元帅!
谁敢惹你!?
就算别人都不惹你,你还要招惹别人呢……
别的不说,如果你真要平灭了安禄山的叛乱,等你回到长安,你能放过我老杨家吗?
就我老杨家剩下的这些人,哪一个是你的对手,都不用你费什么心力,随手挖一个坑,我杨家人就得争先恐后地跳下去,真到了那时候,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你说,我不跑,我还能怎么办!?难道在长安城等死不成!?”
说着,杨国忠奋力转头,看了一眼李老三,随后说道:
“我杨国忠在蜀中待过整整十年……
能够进京联络到三姐、九姐他们,也是剑南道鲜于仲通从中出力……
天子又命我为剑南节度使……
蜀中,是我杨国忠的地盘!
我不跑到蜀中去躲着你谢三郎,我还能往哪跑?
但是,我又不能一个人跑……
一来,三姐九姐他们,留在长安,我不放心。
二来,我得抱住天子的大腿啊,没有天子在身边,就算我老杨家一门上下都到了蜀中,没有天子在身边,我这心里不踏实啊……
所以,我这才多方打听你汜水关战场的情况,如果安禄山势大,我就准备等等看,如果是你谢三郎优势明显的话,我就只能跑了……”
杨国忠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言语虽然繁琐,却也说明白了一切。
谢直听了之后,突然冷冷一笑。
“挟天子以令诸侯!”
一句话,彻底点破了杨国忠阴暗的心思!
什么害怕什么求活命的,都扯淡,人家谢三郎还在汜水关浴血奋战呢,哪有空搭理什么老杨家?这个时候就“未雨绸缪”,未免太早了点吧?
最重要的,他要把天子骗到蜀中去!
正如杨国忠自己刚才说的,蜀中,可以算作是他杨国忠的地盘,一旦天子真的到了蜀中,身边就是老杨家最小的姑娘杨九姐,杨家的大姐韩国夫人、三姐虢国夫人、八姐秦国夫人,时常入宫去“关怀”李老三,在宫外又是杨国忠这个地头蛇,那天子还是天子吗?除了地位尊崇之外,恐怕命令连宫城都出不去!
杨玉环是第一道防线,杨家三个姐姐是第二道,杨国忠是第三道,三道防线就能将天子牢牢锁在宫城之中。
真出现了那种情况,如果杨国忠想让天下下达什么命令,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甚至杨国忠再狠毒一点,直接把李老三一关押,他自己下令,就说是替天子传令,朝廷上下官吏,信还是不信?
如果一旦成真,杨国忠就算不能号令天子,至少也能在蜀中“别有洞天”!
这才是杨国忠最终极的谋划!
在场都是聪明人,就算刚才看着杨国忠卖力的表演,说什么害怕什么活命之类的,还有可能多少对他动一点恻隐之心,等谢三郎直接点破了“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后,谁还不明白杨国忠到底是怎么想的?
果然!
李老三已经气得满脸铁青!
谢三郎看着杨国忠,根本不打算放过他,冷冷一哼,再次开口。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