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4jn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 墳土荒草-第三千六百二十七章 我懷疑你很菜(求訂閱啊!)讀書-1gig7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斯塔提乌斯很憋屈,本身就因为被所谓的池阳侯蒙骗,导致第二十鹰旗军团在安敦尼长城地区的布置暴露,导致了一系列的影响。
这么大的一个坑,真要说的话,从一开始都是因为他认错人导致的,可到现在依旧没有人追究他的问题。
斯塔提乌斯只是年轻气盛,又不是傻子,如果在之前他还认为是自己的能力让戈尔迪安认同,那么在出了这么大一件事,自己也没有受到任何的责罚之后,斯塔提乌斯便明白,戈尔迪安知道他的身份。
原来我只是一个依靠父祖余荫的家伙而已,证明自己,必须要证明自己,然而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参战的斯塔提乌斯,从一开始就遭遇到了沉重的打击。
淳于琼并没有全面激活自身军团的精锐天赋,而是那军团天赋先压制着罗马鹰旗军团的发挥,审配要干什么,淳于琼是非常清楚的,一开始绝对不能用上全力,必须要等那个正确的时刻降临。
虽说这种打法很有可能将大招最后憋死在自己的手中,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打法,在己方实力弱于对方的时候,很有可能依靠一波超强的爆发,将强过自己的对手直接掀翻。
故而淳于琼并没有全力全开,只是压着斯塔提乌斯和瓦里利乌斯,然而不幸的就在这里。
上了年纪的中年人不会有青年人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淳于琼只是压着斯塔提乌斯和瓦里利乌斯,并没有击溃对方的想法,一方面在于就算是全力全开也未必能做到,另一方面淳于琼也不想这么早就暴露了自家的底牌。
故而就稳稳的盖着斯塔提乌斯和瓦里利乌斯一头,一副僵持稳住战线的样子,然而淳于琼毕竟不是皇甫嵩那种能操纵战局的人物,也无法判断哪些人到了临界点,要放放水,避免对方直接暴走。
斯塔提乌斯本身就是天纵奇才,再或者说,整个佩伦尼斯家族总是盛产这种天赋异禀的人物,年轻气盛,练气成罡巅峰,何曾受过这种欺辱,身侧的战友一个个的发挥失常倒下,这种憋屈让斯塔提乌斯硬生生粉碎了那一层无形的天花板。
我需要更强的力量,我需要能领导战友冲破束缚的力量,就像是罗马鹰旗那种永不坠落的力量。
淡白色的光辉直接从斯塔提乌斯的身体之中爆发了出来,而后就像是响应斯塔提乌斯的呼唤一样,代表着斯塔提乌斯心灵延伸的光辉旗帜聚拢着属于斯塔提乌斯的力量,直接成型。
“随我冲!”就像是强行扫除了负面状态一般,第二十鹰旗军团之中受到淳于琼天赋影响的士卒心头猛地一清,而后自然的聚拢在斯塔提乌斯的身旁,追随着对方冲了过去。
“这是什么鬼?”淳于琼面色铁青的看着对面顶着一杆虚幻鹰徽的斯塔提乌斯大声的询问道。
没有人回答,因为这是罗马有史以来第一个以人身凝聚出光辉鹰旗的人物,在此之前从未有之,故而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清楚,但作为在帝国战场混过的淳于琼,就算是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可至少能看出来这玩意儿的效果。
近乎于汉室军团天赋,安息心渊投射,北贵心象干涉一般的能力,准确能力不清楚,但光是这种表现就知道不是省油的灯。
说起来也是斯塔提乌斯天赋异禀,没有给真实的鹰旗里面注入自身的力量是一方面,在十八岁的年纪达到这一步是另一方面,否则再等两年,罗马才不管你是不是练气成罡巅峰,都需要将信念和意志注入所属的鹰旗军团之中。
假使斯塔提乌斯做了这件事,这次就算是同样的局面,想要在突破内气离体的同时,凝练出属于自己的光辉旗帜,基本是做梦。
“弓箭手准备,对准那个脑袋上插着旗帜的家伙!”淳于琼骂了一句之后,果断下令道,甭管是什么原因,只要干掉了就能解决问题。
这一刻斯塔提乌斯已经明白了那一杆被自己凝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是鹰徽,但和真实存在的鹰徽不同,这是一杆属于自己,需要让士卒承认,由承认和誓约构成的鹰旗。
现在这一杆虚幻的鹰徽只能用来凝聚士卒的意志和士气,进而降低敌军对于自身的负面效果,但起步最低,不代表最弱,相反背负鹰旗之人,为万军所肩负,士卒的信念将会托举起这一杆虚幻的鹰旗。
密密麻麻的箭雨朝着斯塔提乌斯这个头顶插旗的家伙覆盖了过去,哪怕正处于内气离体突破阶段,突破了云气的约束,面对这种打击也是颇为无力,靠着超越极限的反应力硬扛过箭雨之后,自身的实力也跌落回云气下正常的内气离体水平。
至于说光辉的旗帜,当然是回收到体内了,【 】毕竟脑袋上插旗这种事情,斯塔提乌斯又不是神经病,干一次就够了,第二次绝对不想干。
“去通知审军师,局势可能有变。”淳于琼感受着前线传递过来的压力,随着斯塔提乌斯的爆发,原本完全由淳于琼掌握的战线,已经失控了一部分,而压制了一部分淳于琼的天赋之后,二十鹰旗军团失手在阴间的情况已经很少见了。
这么一来原本较为顺畅的下阶段布置也明显的出现了偏移,这么一来局势逐步的堆积,让淳于琼已经有些担心了。
“对方的大军要抵达了。”寇封在一旁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关系,虽说还没有彻底布置好战线,但目前这种情况还勉强在控制之中!”淳于琼头也不回的说道。
“好吧。”寇封点了点头说道,说实话,淳于琼的指挥不知道为什么在寇封看来总是差了点段位,既没有他爹的流畅,也没有他爹的狂野,总有些不那么顺眼的意思。
虽说寇封觉得自己的指挥很垃圾,但是他们家的兵书里面有讲过,真正的军团作战,在拼杀的时候,强的一方朝着水银泻地的流畅方向发展,但凡是不够流畅,那肯定有问题。
寇封以前不懂这个,但是毕竟也是率领过十几万大军团和十几万大军正面干过的人,就跟勉勉强强能弹第三钢琴协奏曲的神人,跑过来弹摇篮曲,就算手生,也多多少少能看出来问题。
毕竟这年头干过指挥十几万大军,和对面十几万大军野战的家伙本身就是少之又少,寇封再不济也是目前世界上活人之中仅有的二十多个这么干过的人物之一。
所以在寇封的眼里总觉得淳于琼的指挥缺了那么点意思。
可寇封一方面是不能将这话说出来,另一方面寇封也觉得淳于琼在某些手法,以及大多数的细节上要比自己优秀的多,自己和自己父亲的指挥方式太过粗糙了。
就像走直线一样,一脚对着一脚走,在距离太远的情况下,肯定不直,反倒是直接盯着目标,大跨步的前进,只要没有阻拦,从目标到起点连线的话,就算有偏移,也均衡的分布在两侧。
寇封和他爹就是后者,他们从某种角度讲已经属于依靠某种没人性的方式,直接看到了最后。
“尝试将左侧切开,放任对方进入如何。”寇封眼见着二十鹰旗军团主力快要压过来,淳于琼依旧在纠缠斯塔提乌斯,有些忍不住的提了一嘴子,淳于琼闻言一愣,然后猛地扫了一圈战线,果断击鼓指挥左侧防线裂开,放斯塔提乌斯进入进入。
然后无法看到全局的斯塔提乌斯率领着骨干杀入了左侧,淳于琼第一时间调动精锐骨干切开了战线,然后向右集体手搓,将斯塔提乌斯丢到了和凯尔特人拼命的日耳曼战线之中。
“还好,还好,在对方赶来之前,丢掉了一个麻烦,不管怎么说将引领者和手下分开,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战术。”淳于琼夸赞道。
“其实我们从一开始让开不好吗……”寇封弱弱的说道,“斯塔提乌斯他们只有一支千人队,我们表现的弱一些,让对方将我们打凹,靠两翼进行内卷,这样接战面积就是可控的。”
淳于琼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寇封,“那样不会被打穿吗?”
“我们不是两个指挥吗?”寇封挠头询问道,“从一开始你在左侧指挥,审军师在右侧,当内卷完之后,你就在中军了。”
就跟折叠一样,中军内凹,然后左右反向内凹,将对手包进去,审配和淳于琼是两个指挥,一左一右的话,最后刚好会回笼在中军,用来应对第二十鹰旗军团的主力,而且主将在前提升士气。
有些东西没人提起来,也就想不起来,但有人提起来,那就非常简单了,而淳于琼现在就处于这个状态。
“你懂指挥?”淳于琼沉吟了片刻询问道。
“不知道该说懂,还是该说不懂。”寇封挠头,他觉得自己很菜,但说实话,他觉得对面可能更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