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070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別叫我歌神 ptt-第1012章:男孩子的壞毛病是玩具到手就想拆看書-gshfm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白翼号上,看到谷小白他们下去了,机师问身后的王贯山:“船长,您不下去吗?”
“不下去,我要守着白翼号。”王贯山连连摇头。
机师们对望一眼,都有点疑惑。
自家老板的行为有点诡异啊……守着白翼号,难道有人还会破坏白翼号咋滴?
不过既然王贯山这么说,他们能怎么办?
只能由他去了,毕竟王贯山才是老大啊。
关闭了直升机的引擎,两名机师下机去遛弯去了,王贯山还坐在直升机后座上,不肯下去。
白翼号是谷小白的粉丝们,集资赠送给谷小白的礼物,作为科考船钟君号的舰载直升机,供谷小白科考使用。
这是一艘空客的H160直升机,售价上亿,拥有超越时代的外观设计和卓越的性能,堪称世界上最强,也最漂亮的下一代中型民用直升机,最高可载12人,或者减少座位增强舒适性。
譬如现在,白翼号后面的六个座位,每一个舒适性都堪比飞机的头等舱。
根据配件不同,白翼号起飞重量5.5吨到6吨,航程833千米,持续巡航速度达到300千米/小时。
现在海上龙宫,正在临海附近的海上飘着,300公里的距离,只需要一小时的时间就能到达,而且回程的话,连油都不用加。
白翼号是五月末交付的,不过因为是一架中型直升机,所以是通过海运集装箱运输来的,历时一个月的时间,才抵达了国内,经过了几名空客的工程师检修、试飞之后,前两天才正式交付给了钟君号。
白翼的到来,最开心的其实不是谷小白,而是王贯山。
作为钟君号的船长,以及海上龙宫的代理船长,王贯山早早就已经找好了机师,接收了这架漂亮的不像话的直升机。
这可能是国内最好、最漂亮的科考直升机了。
有了它之后,钟君号可以说如虎添翼,钟君号和海上龙宫之间的人员交换、有效联络距离等等,都瞬间得到了质的改变。
王贯山觉得自己,立刻进化成了航空母舰的舰长了,走路都威风了许多。
但即便是如此,大家也觉得,王贯山如此在意一架直升机,还是有些奇怪。
……
朱于湖其实想要多看看白翼号的。
不过王海侠已经把他拽走了。
被王海侠环着肩膀,朱于湖想要挣扎一下,立刻感觉到了力量和身高上的差距。
被王海侠这么揽着,他觉得自己像是个小不点似的。
但他还是妄图挣扎道:“小侠子老师,你不能再叫我学渣了!”
我已经是我们省的高考状元了好不好!
“哦,你高考考了几分?”王海侠问。
“我……701!”
我超过700了,快夸夸我!
这已经是朱于湖包括模拟考试在内的最好成绩了!
“我721,学渣!”反抗被残忍镇压。
朱于湖想哭。
“别欺负人家了……”周先庭在旁边劝解,“小湖已经比之前进步好多了。”
“我只是帮他提前适应一下物理系而已。”王海侠浑不在意,“没有强大的内心,如何在物理系立足?对不对,比我低两分的渣渣?”
朱于湖突然很想知道王海侠是怎么在东原大学活过两年,还没有被室友半夜毒死的。
幸好这是306吧,不然就真的要多谢室友不杀之恩了。
但自己马上就要在这样残酷的环境里生活了吗?好可怕!
“高考成绩不代表什么,考不好也没关系的。”旁边,谷小白安慰朱于湖道,“耀哥儿也只有717而已。”
只有……朱于湖都想翻白眼。
别人都可以这么说,但是729的小白老师你这么说真的良心不会痛吗?如果我多考几分,考到小白老师……不,考到小侠子老师的成绩,我还担心啥?我还来什么二次考核……
跟着谷小白进入了物理系的办公楼,谷小白转身问朱于湖:“你们面试的考官是谁?”
朱于湖:“……”
我怎么知道?
“就是说到207报到……”
“那就问问吧。”
谷小白抬头看了看,伸手敲开了207的房门。
里面,几名中年男女正坐着。
“报到的话,先填表……”一名中年男老师正低头忙活着什么,头也不抬道。
然后感觉进来的人有点多,他抬头看去,然后“哗”一声站了起来:“老板!”
谷小白茫然看向他,我们认识吗?
“白声所研究二室的周教授。”王海侠旁边低声提醒谷小白。
谷小白使劲回忆了一下,没印象。
周教授对谷小白的脸盲早就习惯了。
被大老板记住脸?要么你像两位咸鱼大叔一样秃得那么别致,要么就像两位咸鱼一样成为杰青,不然的话……
总而言之,除了两位咸鱼老大之外,其他人在老板面前,一概没牌面的。
“老板,您这是带人来报到?哦哦,朱于湖同学是吧,您好您好,我就是这次的四名面试官之一,多多指教,我们就等着您来了……”
朱于湖被面试官热情地握住了手:“???”
多多指教?
虽然朱于湖毫无社会经验,但也觉得,这是不是哪里不对?
我现在该怎么办?
朱于湖转头看向了谷小白,就看到谷小白正看向了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走神了。
“来来来,请填一下这些表格……”
朱于湖坐下,旁边,王海侠三个人坐旁边围观。
“填这里,不是那里!”
“写自己的身份证号都要回忆一下,你还真是学渣啊……”
“字写好点。”
“这!”周末敲桌子,又填错地方了!
你们让我自己看完好不好,别指手画脚的!
朱于湖一边翻白眼,一边痛并快乐着。
旁边,周教授看着也哭笑不得。
怎么看都觉得,像是一只耗子,被三只猫围在中间戏弄的感觉……
这位朱于湖同学,以后的日子可能会比较凄惨。
但也应该很幸福吧。
周教授刚打算给谷小白倒杯水,一转身,却发现谷小白已经不见了。
楼下,两名机师上了厕所,转悠了一圈回来,就看到谷小白正站在白翼号的前面,捏着下巴,口中喃喃低语。
白翼号里面,王贯山正如临大敌地盯着他。
两名机师走进了一步,就听到谷小白道:“果然还是要拆掉吧,不拆掉还是有地方搞不明白……”
刷一下,两名机师的汗毛就竖起来了。
难怪王贯山那么紧张!
一亿块钱说拆就拆吗?这又不是玩具!
这是什么坏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