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s1z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奮鬥在開元盛世 起點-第566章 覆盤!小義,請辭!展示-1nn0m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启禀节帅,属下奉命前往邢家赌场捉拿邢縡……邢家赌场早已人去楼空!
属下等人又突袭了邢縡在长安城的住所,同样没人。
如今按照节帅的命令,将邢家赌场和邢縡住所所有能够搬移的东西带了回来,如今陆续移交给分析处的同僚……
属下自作主张,在邢家赌场和邢縡住处左近打听邢縡的下落……
有人传言,天宝十一载二月初三,邢縡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还有人传言,二月初二的当天晚上,邢縡私出坊门,一路躲避金吾卫的巡查,最终前往了王銲宅院,此事,有人为证,那是邢縡宅院的邻居,恰巧家中有人得病,叫开坊门前去求医问药,路上曾经见过邢縡……”
谢直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高明和小义,面面相觑,两两无言。
二月初二,不正是长安武库被炸的那一天吗?也就是说,邢縡在长安武库那边刚刚被炸之后,就……跑了?
“你们这一个多月都干了什么?”
“邢縡呢?抓了吗?”
“派人去抓!”
这是人家谢三郎进入进奏院之后,问的第一个问题,也是下的第一条命令,都是关于邢縡的……
“这都一个多月了,我要是邢縡,我早就跑了……”
料事如神!
小义震惊之后,还多少有个事儿干,把侯三叫过来面授机宜,第一个去找灞水帮的愣子,让他回忆一下灞水码头大火之前的情况,有多少回忆多少,第二个去找灞水帮的胡七,要对所有打捞出水的残骸进行探查,请他配合,第三个,重启对粱十六、魏六身死情况的调查,带着谍报司仵作好手去。
没辙,小义只能通过这种明面上的工作,来掩饰自己心中的震惊,以及……尴尬,这么一算,他这个淮南谍报司的老大,在长安城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好像……还真没干什么正事……
小义有掩饰,高明可没有啊……
“天宝朝最声名卓著的监察御史”,整个人都懵了,如果说刚才自家师父判定魏六可能有问题,高明还有点不服气,如今邢縡这一跑,弄得他不服也得服!
自家师父今天刚刚抵达长安,别说见了,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邢縡的名字,就简简单单听了一遍案情,直接下令——邢縡,抓!
这等于在第一时间就判定了邢縡的身份,同时对自己的判断自信到了极点,要不然也不能如此行事,
关键邢縡这货是真配合啊,二月初二刚刚炸了长安武库,这哥们转身就跑,这回说他没问题,连高明都不能相信了——没事?你跑个屁啊!?
更闹心的,到了现在,高明都没想明白,邢縡的身上到底有什么问题……
师父听了一遍案情,就能确定邢縡不是幕后黑手就是关键人物,他高明呢?一路追踪案情不说,还亲自见了邢縡一面,小义更是前后见了他三回,谁都没有发现邢縡身上的问题……两厢一对比,脸在哪?
这可不能用什么“当局者迷”之类的屁话瞎对付,这就是水平高低不同!
怪不得师父张嘴就说他是个“傻子”,果然“傻”得那么纯粹……
不过高明也算是想明白了,丢人就丢人呗,比自己强的,是自家师父,又不是别人!别人想丢这个人,还没机会呢……
自家师父说话虽然夹枪带棒的,但是正在一点一点地给自己分析案情之中的蹊跷之处,这种复盘,细致且不必多说了,对自己办过的案子复盘,更能让自己学到更多的东西,比什么教学时候的案例分析强得多……
这是个机会!
得把握住!
这一番心理建设之后,高明算是彻底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师父,我给您添茶。”
刚才,众人落座的时候,自然有进奏院的仆从上前,为每一位“进奏院的大佬”奉上一杯三郎茶。
谢直那杯,一口没喝,当时看着高明不顺眼,连杯带水,直接砸他身上去了。
按照道理来说,谢三郎这位淮南节度使,乃是“进奏院之中最大的大佬”,别说面前没有水杯了,就是水杯里的茶水少了,都应该有仆从第一时间给填上。
但是,这不是一帮“大佬”在说事嘛……
淮南规矩大,每当这种时候,统领谢直亲兵营的牛佐,就会在所在地外围布防,别说进奏院中普通的仆从了,就是侯三,小义在谍报司中的左膀右臂,想要进入正堂向节帅汇报工作,都被牛佐查了一个溜够,这还是小义就在正堂之中坐着,看见了侯三,和牛佐打了一声招呼,才把侯三放了进来。
然后……
这就尴尬了……
堂堂淮南节度使,在自己的进奏院中,在正堂之上和麾下说事的时候,手边连一杯茶水都没有……
原本谢二胖子想招呼仆从过来给谢直上茶的,谁能想到自家这位三弟这么能说,一件案子在他嘴里都说出花来了,把谢二胖子和老杜都给听入神了,一时之间就给忽略了……
正好!
给了高明这个献殷勤的机会……
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把杯中冷茶泼掉,一路小跑到茶壶处,亲手添上热茶,小心翼翼地端了回来,恭恭敬敬地放到自家师父面前,笑得那叫一个谄媚。
“师父,说了这么多,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这三郎茶虽然是您的首创,但是弟子饮茶多年,还真发现了其中的一个小小窍门,滚烫的水冲出来,不但烫嘴不得喝,还压住了三郎茶本身的香气……
要是温度稍稍低一点,嘿,正好!
茶香也好,还正好入口……
您试试?”
谢直看着自己的这位开山大弟子,也是无奈啊。
聪明吗?聪明!
学东西快吗?快!
用的好吗?呃……以现在这情况来看,还差了点……
不过,自家这个开山大弟子身上,有一种特别独特的气质——要脸的时候是真傲气,不要脸的时候是真不忌讳。
学识、经历、眼界……毋庸置疑,在大唐年轻一代之中,谢直给了自家开山大弟子最好的一切,安禄山在长乐驿之中一句戏言“年轻一辈第一人”,未尝不是事实。
这也就造就了自家这位弟子,看待普通人、普通事,总有一种尽在掌握的淡然,自然而然地夹带出一丝丝的傲气。
你说啥,人家根本不听了。
但是,一旦当他真正意识到了自己还不明白的时候,身段放得那叫一个低,一脸谦卑地向你讨教,弄得你不教他都有点不好意思。
现在就是这个德行,谢直也不知道,这孩子这一点,倒是是随了老谢家了,还是他老高家的本性。
“想问什么,说!”
谢直对高明知之甚深,知道这时候,给不给好脸,都一个效果,只要把真东西教给他就成,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你还真别说,说了这么多,还真有点渴了……嗯,水温正好,茶香也浓郁,舒服,怪不得高明这种套路在自己这里屡试不爽,这小子,要是真放下身段的时候,就俩字,贴心。
“师父,您刚才分析任海川,分析魏六,简直让弟子茅塞顿开,不怨你老瞧不上弟子破案的手法,确实粗糙,今日过后,弟子一定多用脑子少动刀子……”
别的先放放,一路彩虹屁先给自家师父拍上,然后眼看着师父没理他,倒是一小口一小口地静静喝着茶,这个表现,高明也看不出来师父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到了最后,干脆不管了,说道:
“师父,刚才弟子就动脑子来着……
可是吧,一时半会的,效果还不是很明显……
您看,要不您在帮弟子分析分析,那个……邢縡,到底是怎么回事?”
邢縡。
谢直一听这名字,一张大黑脸“吧嗒”一下子掉下来了,幸亏刚才喝茶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呷,要不然的话,非啐高明一脸不可。
“你还有脸问呐?”
高明现在一点脾气都没有,听了这句夹枪带棒的话,不但没有其他反应,还乐呵呵的给谢直添水呢。
“师父,瞧您这话说得……
您是我师父,我是您弟子,有不懂的事情,还不许问问啊?
是,这个案子,弟子办了个稀碎,可这不是还有您老人家吗?
您就给我说说呗……
要不然的话,以后再碰上这样的案子,弟子要是再办个稀碎的,您老人家不也脸上无光吗?”
谢直冷哼一声,确定了,这小子又开启了“不要脸”模式……谢直也没辙啊,说邢縡吧。
“发现黑衣人的踪迹在张守硅废园,这个消息,是邢縡告诉你们小义的吧?”
小义正聚精会神地听着呢,如果说高明没有发现邢縡身上的问题,只不过是没有发现他本身的蹊跷,在推断上差了点,那么,他堂堂淮南谍报司的老大,前前后后接触了邢縡三回,也没有发现他身上的问题,还眼睁睁地看着邢縡从自己眼皮子底下跑了,这就是一种严重的失职。
说实话,小义现在就想向三爷请罪呢。
不过请罪归请罪,小义也迷糊啊,他到了现在,也没有想到邢縡的身上到底有什么问题,正好,高明发问,三爷复盘,要具体说说邢縡的问题,小义还能不仔细听听?就算三爷因为邢縡要处置他这个淮南谍报司的首领,死也能死个明白啊……
现在,三爷发问,小义赶紧回话。
“没错,三爷。
那是老爷大闹邢家赌场,邢家赌场的管事,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在少爷面前出千,被少爷当场拿获,还收了他们三颗灌了铅的骰子,随后,少爷就用这三颗骰子逼迫邢縡再开了一场赌局……
现在想来,邢縡行事确实蹊跷。
他纵横长安地下世界十余年,纵然多是买卖消息,但是也绝对不是善类,赌场出千被抓,要是一般人,或者武力威胁,或者当场认输,或者干脆拿出大量钱财封口,甚至可能通过其他关系找到少爷说项,总之,种种地下世界常用的手段都可以使用。
但是,邢縡没有。
他一直在想办法要从少爷手中收回那三颗骰子,即便少爷提什么要求,他都满口答应,完全不像一个纵横地下世界的一方大豪。
如今回想,他在息事宁人!
邢縡为什么会息事宁人?
他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如此行事,就是不敢在当时就招惹到少爷,就是怕少爷这个天宝朝声名卓著的监察御史,一时气愤之下对他穷追猛打,说不定当时就能发现他背后所隐藏的问题。
故此,他才委屈就全!”
说到这里,小义也有点怅然,继续说道:
“可笑我当时虽然觉得蹊跷,却没有多想,竟然还从少爷那里要了两颗骰子,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来换取黑衣人的消息……”
谢直闻言,斜了他一眼,“现在想明白了?”
小义重重点了点头,随即跪倒在地。
“三爷,小义有罪!
自家脑子不好使,受了奸人蒙蔽,还连累了少爷办案……没个结果……
三爷,谢义,无颜继续统领淮南谍报司,请辞!”
一言出口,满堂寂静。
高明,无言。
他虽然是谢三郎的开山大弟子,号称淮南大少爷,但他现在,终究是国朝的监察御史,对于淮南节度使府的内部事务,不得置喙!
谢二胖子,老杜,无言。
他们虽然是谢三郎的二哥和大舅哥,但是身上的职位,不过是淮南进奏院的留守和推官,在单独向淮南节度使负责的谍报司事务上,没有发言的资格。
谢直,也没有说话。
他的沉默,带给堂上众人一份沉重的压力,如今在他们面前的,不仅仅是师父、兄弟、妹夫,还是堂堂的淮南节度使!
小义倒是坦然,跪在地上,直面谢直。
他这请辞,并不是故作姿态。
说实话,长安武库被炸,作为主要侦破人员的高明,压力巨大,而作为利用淮南谍报司协助高明破案的小义,同样压力巨大,不是说小义最终从长安武库的爆炸中,将高明抢了出来就有功了。
谍报司,谍报司,从这个名字就能看出来,是以情报收集、情报处理为主的机构,打打杀杀,对于淮南谍报司来说,只不过是副业而已,要不然的话,叫什么谍报司,直接叫淮南军别动队多好?
但是在长安武库大火一案之中,谍报司根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如果确定邢縡有问题的话,那么谍报司这一次的情报收集,等于在情报来源上都出了问题!
这是重大失误!
必须有人承担责任!
当然,这里面,固然有第一批前来长安城的支援的谍报司人员,大部分都是行动队出身的原因,但是作为谍报司的首领,又在亲临长安城的情况下,小义,难辞其咎!
所以,小义这一次请辞,还真是真心实意!
谢直现如今的沉默,毋庸讳言,就是在认真考虑,小义,继续统领淮南谍报司,还合适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