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klr7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奪運之瞳討論-第七百八十八章 強勢轟殺【求訂閱】推薦-otvge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你待如何想抢吗?”那尊帝者沉声道,这是一尊帝落境存在,巅峰帝者,可见问道对此事的看重。
这已经是暗中能派出的最强大的存在,若是派出一尊天王而来,恐怕会吸引很多人的目光。
“要么交出来,要么死”笼罩在璀璨光辉中的生灵很明显就是沈睿,他森然道。
“道友,这可是灵界,你想动手吗?谪仙…你就这么看着”那尊帝者并不想动手,准确的说是不想把事情闹大。
“有过协定,各大道主所属,我无权干预。”谪仙直接抽身事外,借助之前的协议。
顿时,那帝者脸色难看了起来,而后勉强道:“不如问问身后的两人,看看他们愿意跟谁而去吧。”
这帝者自问这几天和这两人的相处还算不错,加上对方态度很烈,不像好人。
“我说,要么交人,要么死!”沈睿才懒得多说,要不是顾忌事后谪仙不好做,他早就直接出手了,话都懒得说。
起码要让谪仙先摘出来!
“道友此言未免太过…”那帝者冷笑,然而话还没说完,瞳孔就是一缩,因为对方突然消失了。
而后,他就感觉面上一黑,一股巨力外加剧痛传来。
啪!
这一声脆响,震撼了这片区域,也震动了这方天地,更震惊了其他人。
其余两名帝者都只是道果境,普通帝者,根本不入这名帝落境帝者的眼中,此刻见他居然被人打了一巴掌,顿时震惊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猜测,那个笼罩在璀璨光芒中的生灵,实力该多么可怕。
其余圣人就更是如此了,他们何曾见过一尊帝者被抽巴掌啊。
这时,那帝者的的半张脸几乎崩坏,太突然了,他被一股巨力击中,面孔扭曲,内部的骨骼都碎裂了,甚至连牙齿都松动,随着血水与口水坠落出去几颗!
多少年没有这种难堪的经历了,便是他年少时修行未成时,也算天骄,也没有受过这种羞辱。
那帝者震怒,眼睛都要倒竖起来了,瞳孔慑人,若地狱射出寒光,他满身灵气鼓荡,发丝乱舞,要镇杀楚风!
轰隆隆,天地剧震,这片区域震荡,天地间尽是道则,蔓延开来,要撕裂乾坤。
然而,谪仙伸手一挡,如同春风扑面,让所有的躁动都安静下去,抬手镇压乾坤,让整个区域寂静下来。
“谪仙!”那帝者面色阴郁的看向谪仙。
“你们打归打,这里不能被破坏,这是道主们订的规矩。”谪仙淡然道。
那帝者浑身一滞,灵殿作为重要之所,很多势力的后辈都在这里,自然不能被破坏。
沈睿杀气无边!
这一刻,他怒发冲冠,气血仿佛要贯穿苍穹,很难想象,若是丫头和胖墩被带走,会遭遇什么!
“既然选择死亡,那就不必多说了。”沈睿寒声道,他真的动怒了。
“想杀我,不可能,自入帝者三千年,谁能轻取我命!”
此次,他一言一字都蕴含着道则之力,无形的能量在暗中凝聚,在沈睿周围突兀的出现,而后刹那降落。
这是某种神通,开口就是道则之力,蕴含言语间,凝成金色符文,锁困虚空,可突兀的斩杀强敌。
而这一刻,沈睿只是握紧双拳而已,结果四周的虚空便炸开!
沈睿的身体还有他的精神,蕴含着无边的力量,这样猛然一震而已,就要让天地塌陷,仿佛容不下他的真身。
在这一刻,从四方聚集而来的金色符文全都跟着炸开了,凶猛的能量爆发,太璀璨了,恐怖波动肆虐!
嗖嗖嗖!
谪仙一挥手,裹带着其他人远离此地,因为根本承受不起这种对决,若是再晚一步的话,这些圣境年轻人都要死去。
那帝者一声冷哼,像是一道雷霆划过,扰动这片空间!
与此同时,他身前又有一股力量腾起,那是无边的能量,如同金色海浪起伏,挡在身前,隔绝对手的侵蚀。
此此过程中,他脸上的伤好了,早先被沈睿打了一巴掌,断裂的颧骨与血肉等再塑,牙齿也复生出来。
虽然他言语冷冽,神色漠然,可是他心中却压根不是这般随意,而是极其看重这个对手。
对方很轻易的就突破到了他的近前,打了他一巴掌,就算是偷袭,也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
然而一交手,他还是被震惊,沈睿抬手,化掌成拳,破开对方的金色能量海洋,直接印在了他的胸膛上。
咔嚓!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对方直接倒飞了出去,大片的血液被喷吐出来,夹杂着器官碎片。
一招重伤对方!
那两尊帝者已经震惊了,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个难以置信猜测浮现,难道这是一尊天王!
可又没有独属天王的气息,但若是一尊帝者不可能对另一尊巅峰帝者成这样的碾压之势!
沈睿一闪,一脚踏碎这帝者的一条腿,直接爆碎,骨骼和血液逸散的满天都是。
“问道为何让你带走他们!”沈睿冷漠的问道。
“你不能杀我!否则道主一定会找上你,不会善罢甘休!”那帝者强行抑制住痛苦,还在威胁沈睿。
“最后一遍,为何带走他们!是否和祖界有关!”沈睿遮掩了四周,没人可以听见他们的对话。
“你…”那帝者面色一变,这让沈睿明悟,呢喃道:“新仇旧恨,迟早清算!”
他和道盟的渊源很大,葬族的祖地就被道盟镇压着,如今更是有这样的事情,这让他极度愤怒。
“你不能杀我!”那帝者还在怒吼,似乎是给自己信心。
“道主会找上你的,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在死亡的巨大恐惧面前,便是一尊帝者也失态了。
极少有生灵可以坦然的面对死亡,越是实力强大,地位尊贵的生灵越是如此。
“你就对他如此有信心吗?”沈睿嗤笑,硬生生踏碎了他的另一条腿,碾成了肉酱。
手段之残忍,让围观的一些生灵都不禁缩了缩头颅,感觉有森然冷气蔓延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