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3kn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第四百四十八章 提爾大神你倒是挺會玩啊!(補昨晚的)相伴-6gy0b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有了之前那条底栖魔鱼吐出的神陨真相,兰德尔的话无疑更像是在证实前者的可能性,因此相比之下就显得没那么震撼了。
唯有李维等人在听到他后面那句话后面色各异,李维更是有些讶异的问道:
“你说…你们一度直面过那张战争?什么叫…直面过?”
“就是…我也不知该怎么形容,我们要身为守护神殿的圣堂武士,是需要通过神殿统一试炼考核的,然后我们就会在仪式中进入一场‘战争’,一场难以形容的战争…”
神情恍惚又有些木讷的兰德尔笨拙的双手比划着。
眼看着周遭一众大人们听的眉头直蹙,最终还是艾德文娜看不下去了,抢过了圣武士的话头:
“哎呀!还是我来说吧,是这样的,在我们月影岛,想成为职业者的方法有好几种,其中最特殊的一种,就是神殿的试炼。
“神殿深处存在一道强大的封印,即便是长者们,也是无法进入其中的。
“因为一旦通过结界,我们的意识就会…像是进入到另一个世界,参与一场讨伐邪恶帝国的战争。
“我原本以为这是正义之神为了给我们提供试炼选拔圣堂武士而用神力模拟出的一场战争。
“但从诸位提供的讯息来看,我想…也许这场战争真的发生过…”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想到了一处。
“发生在谷地历前247年维洪海岸的正义跃进之战?”
李维挑了挑眉,不由感到不明觉厉。
如果按照加尔文和‘弥赛尔’所描述的来看,那可是当年提尔带着200神使帮助晨星谷阿拉贡的古代精灵帝国平定古代杰姆达斯神系余孽的那场战争。
虽然历史已经给出了那场战争的答案,但事后的战果,却是以提尔变成了那个‘残废之神’,200神使死伤殆尽,突米斯阿拉贡古代精灵帝国元气大伤不得不迁往永聚岛作为代价。
神使是什么概念?
那至少是传奇甚至是半神起步的存在,连这样的存在都难以言说保住性命,足以见得那场战争的烈度怕是比耐瑟帝国破灭的黄昏之战还要恐怖…
这样烈度的战争下…让一群新兵蛋子介入进去,那和炮灰有什么两样,不,恐怕连做炮灰都没资格!
提尔怕不是脑壳儿也被打坏了吧?
搞出这么一个炼狱级试炼?
这能试炼出个蛋?
似乎看出了李维在想什么,艾德文娜赶紧摆了摆手: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那种感觉…怎么说呢,与其说是一场试炼,更像是一场真实的梦境,而且在那个‘战场’中,我们也不算太羸弱啦。”
说道这里,艾德文娜顿了顿,然后看向众人道:
“因为…我们是以另一个‘躯体’、以那200位追随着正义之神的神使身份进入那处战场的,最重要的是,即便是在那战场中死亡,也只会变得虚弱疲惫一段时间,但收获到的,却是实打实的血战经验和武技的切实体悟。”
闻言的众人不由目瞪口呆,其中已经停留在大师门槛很久的赫伯特更是不由露出羡慕与向往的神情。
能够‘附身’到一位传奇甚至是半神强者的身上进行实战,这是何等宝贵的体验啊。
只可惜,这是属于圣堂武士的试炼。
“有点儿意思。”
身为一名曾经的蓝星玩家,李维同样听的眉飞色舞,同时更是有点怀疑,提尔那家伙…该不会是从一个类似蓝星文明进度的物质位面穿越过来的吧?
因为这种虚拟角色扮演,特么不就是AR沉浸式交互型游戏的玩法吗!?
同时也不由释然,在这样优越的试炼环境下,兰德尔以这样稚嫩的年纪就取得高阶圣堂武士的成就,似乎也就不算奇怪了。
等等!
既然有这样优越的试炼培训的条件,以月影岛的人口基数,不应该早就遍地大师了吗?
还至于被一帮路斯坎的海盗吊打?
不,应该是整个提尔的教会,都该吊打整个科瑞尔大陆的邪恶了。
“那么,试炼的限制条件是什么?”李维笃定的问道。
艾德文娜有些讶异的看了李维一眼,又抬手制止住了想要开口的兰德尔,深吸口气道:
“只有历代的铁堡圣武士后裔,和我们肯迪克王室成员,才有参与试炼的资格。”
李维恍然点了点头:“那就多半和血脉有关了。”
那么,这些铁堡圣武士,和当年那200位神使是什么个关系?
难道是后代?圣武士们应该没这么豪放吧…
“血脉?是啊…我怎么一开始就没想到呢…”
而李维的话语就像是提醒了艾德文娜似的,她猛地瞪大了双眼,站起身自语着:
“不行!我们必须赶紧请求祭司长回援铁堡,回去救他们!”
“怎么了?”
李维一把这个风风火火的王女给拎了回来。
难道是这位肯迪克的王女发现了什么华点?
就听见艾德文娜有些焦急道:
“原本我还一直奇怪,那些路斯坎人在第一波攻势取得绝对优势之后,在对待圣堂武士们时,就宁愿付出更大的战损比,也要俘虏他们。
“我和兰德尔偷溜出铁堡时,就看到他们在组织人手大肆挖掘圣殿,甚至还不止一次看到过那些路斯坎人在对圣堂武士们放血。
“我原先还以为他们那是在通过放血的手段让反抗者保持虚弱,以此节省守备力量。
“但现在想想,让俘虏保持虚弱状态明明有很多,为什么一定要用放血这么麻烦的方法呢?
“经过您的提醒,我才想到一种可能…”
她盯着李维的眼睛问:
“既然您说试炼的条件应该与血脉有关…
“那么…原本没有资格的人,能不能通过资格者的血脉,利用什么其他的方法,将其变成那把‘钥匙’呢?
“而这些钥匙,落在那些路斯坎人的手上,是否又会是反过来破开圣殿封印的关键呢?
李维听到这里也稍稍瞪大了眼睛,只不过关于血脉方面的问题他还真没有太多研究。
哪怕是极限战士改造计划,也都是伊格在一手操办,他顶多就是个提供血脉种子的工具龙。
正待他看向一旁的加尔文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夏恩七世突然开口道:
“的确很有这种可能性,利用血液来达到某些原主人才能实现目的的手段,光我手头上就至少有一十六种。
“血脉,是仅次于真名的一种力量。
“但绝大部分生物,在没有将生命层次升华前,是并不具备真名的。
“所以血脉就成了凡人最容易忽视,却又最容易被人利用的力量。
“通过血液组合某些仪式,就至少可以达到诅咒该生命的目的。
“而当施法者得到一些强大生物的血液时,也可以通过某些仪式从血液中获得力量。
“古代的龙血浴体,就是一种原始的血脉仪式,让受体获得一部分属于巨龙的力量与特性。”
说道这里,夏恩七世大有深意的看了李维和他的龙眷骑士们一眼,然后接着道:
“我不敢说艾德文娜的推论一定正确,却一定和路斯坎的某些战略目标有关。
“而路斯坎不管有设么样的战略目标,对于敌对者的我们来说,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既然路斯坎已经在铁堡开始了行动,所以我想,留给‘我们’的时间恐怕不太多了。
“你最好尽快做出决定。”
李维还是头一次听这个新收的女马仔说这么多话,不由得有些讶异的看了对方一眼。
即便对方已经保持了足够的克制与理性,但李维依旧有种感觉…
这个巫妖转生的半精灵,似乎对这件事很上心的样子…
她该不会真的相信什么凡人封神的言论吧?
听到夏恩七世的这番结论,整个石室内的氛围都凝重了不少。
尤其是身为当事人兰德尔和艾德文娜。
原本他们对于月影岛这些年越来越多失控的动物灵和试炼者,还归咎于一种时间跨度下的自然腐化和试炼者心智不够。
如今这么看来,多半也可能与被封印在圣殿下的隐秘有关…
“也就是说…解卡利迪尔之围反而是次要的,阻止路斯坎可能于铁堡存在的计划才是重中之重吗?”
李维手指不住敲击着石桌喃喃自语着,深吸口气道: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等明天看看考威尔这边的回复再说。”
众人纷纷颔首。
是啊,若是考威尔这边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与决心,光靠他们‘外乡人’,无论做出什么抉择都是徒劳。
况且,他们也没有做到那种地步的必要。
……
次日清晨。
考威尔这边如期前来邀请李维这方前往自然神殿商议要事。
祭祀长也没有丝毫拖沓,开诚布公道:
“在我们考威尔做出决定之前,我们仍有一事需要向阁下进行确认。”
“你说。”李维抬了抬手。
祭司长看着李维的眼睛认真问道:
“我们昨夜刚收到来自阿拉隆岛那边传来的秘讯,路斯坎那边出现了一部分程度的撤军,所以,是北地发生了什么吗?”
李维闻言微微挑眉道:
“这么看来,我们北地的行动进展比想象中的要快上那么一些。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我们北地联军已经顺利突破峭崖岗的封锁,直逼路斯坎人的老巢了。”
听到李维这劲爆的消息,神殿中的月影岛人俱是难以遏制的显露出振奋之色。
那种感觉,大有一种爱逛夜店的女孩都快要临盆却么钱打胎,眼看着就要一尸两命,这时候突然冒出个沙雕富公子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就给了那夜店男一记撩阴脚,并表示愿意接盘一样…
当场就感动的湿了…
唯有祭司长还算镇定,在郑重的再次向李维所代表的北地诸城邦的援手表示感谢后,祭司长这才表态道:
“既然北地盟邦已经为我们月影岛做到这种程度,我们月影岛还不抓紧机会自救的话,那恐怕连大地女神都要抛弃我们这些愚蠢而顽固的信者了。
“我们考威尔已经经过郑重的决议,与李维阁下以及诸位勇士一同抗击野蛮的路斯坎侵略者。”
只是说道这里时,祭司长忽然面露难色:
“只不过,即便以我们考威尔举城之力,面对路斯坎人的坚船利炮,恐怕即便渡过了月影海峡,已经死伤惨重,面对路斯坎人以逸待劳的主力,又谈何解王都之围?李维阁下对此,有什么成熟的方案吗?只要尚有一丝机会,我们考威尔就一定全力跟进。”
那副样子就仿佛夜店妹正趴在富公子的怀里撒娇,好哥哥,我都快要去了,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姿势或是道具就赶紧拿出来吧…
而一众闻言的德鲁伊俱是又忐忑又不可抑制带着一丝希冀的看向人高马大的李维。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李维在和艾德文娜对视一眼后,开口道:
“对此我还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德鲁伊们原本明亮的眼眸当即黯淡下去,但那头可恶的银龙语气却是一转,道:
“但我昨夜从艾德文娜殿下这里听说了一个关乎月影岛古老的秘闻,突然有了一些想法,也许这是如今困局的一个突破口也说不定,祭司长阁下有兴趣听听吗?”
“当然。”
祭司长微微坐直了一些,似乎有些纳罕,月影岛还有什么秘闻是那个不受宠爱的王女知情,而她这个祭司长都不知道的。
“艾德文娜殿下,不如你来说吧。”
李维对这位红发的王女投去鼓励的眼神。
艾德文娜用力的点了点小脑袋,深吸口气,环视众人开始讲述昨夜一众人‘众筹’出来的史诗传说。
当听到月影岛铁堡下方竟是有可能埋葬着一位陨落的神祇,听到他们这些年一直奉为神祇对他们考验的‘梦境试炼’居然是科瑞尔大陆深处真实发生的一场战争,听到路斯坎人的计划很有可能是利用那些圣殿骑士的血脉破解圣殿的封印时,也俱是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待听完这些,祭司长有些严肃道:
“那么,您的意思是,我们需要立刻改变战略目标,全力攻打铁堡,以及时破坏路斯坎人的图谋?”
李维给予肯定道:“按照目前的分析,路斯坎人更像是故布疑阵,将主要兵力都投入到了对王都的进攻中,加之他们如今昨日分兵了一部分回援路斯坎,那么已经被攻陷占领的铁堡,防守相对反而要弱一些。
“但您有没有想过,既然铁堡才是他们最重要的战略目标,一旦我们攻向铁堡,他们主力军团极有可能会从王都回撤,全力围剿我们…”
祭司长盯着李维:
“最重要的是,奥术兄弟会的会长,阿克勒姆,此刻就亲自坐镇铁堡…
“他是北地成名已久的老牌传奇强者,我们…面对他,面对那样的绝地重围之下,几乎…是没有机会的。”
李维顿时有些头疼的往后一仰,思考破局的办法。
倒不是头疼阿克勒姆,届时哪怕他和加尔文实在打不过,大不了他开门摇人,把此时身在汲水城的神选凯尔本匹夫、霜巨人蓓丝特娜小姐和夏兰薇珞丝一起拉过来。
单挑群殴任他选,就不信打不死他丫的。
而是担忧在那样堪称绝境的局势下,追随他征战月影岛的泽兰迪亚战士们,还能活下来多少…
就在这时,却听到祭司长忽然开口道:
“我倒是有另一个想法,可以先尝试一下。
“如果是以阻止路斯坎人图谋圣殿的未知目的为最优先目标的话。
“也许…我们并不一定需要去铁堡也说不定。”
李维露出讶然之色,心中微动: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