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听到枯树老人说的,何今三人直接愣住了。
他们有些不敢相信。
“前辈说的少爷是,是东方道友?”何今开口问道。
“大概吧。”枯树老人平静道。
少爷一直用假名,他怎么会知道少爷这次用了什么假名?
反正少爷就不爱用真名。
他可能能懂一点点。
毕竟陆水的名声一点都不好。
哪有流火好。
哪怕不需要好名声,随便一个假名,也比陆水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是不知道少爷的真名什么时候才能翻盘。
成为修真界万众瞩目的存在。
那时候提到陆水,就不是废物少爷,而是修真界第一天骄,万古独一。
“大,大概?”何今真的不懂。
不过他发现了一件事,如果这位前辈说的少爷是东方道友,那么东方道友其实不是姓东方?
更重要的是,东方道友其实是大势力的少爷?
还不是普通的大势力。
这可怕的存在,都需要听东方道友的话,怎么看都不正常啊。
东方道友到底是哪个实力的啊?
“前,前辈,东西是小玩意,不值钱,你跟东方道友说一下,抵押物我们就不需要了。”何今立即说道。
说实话,他有些不敢要。
这位前辈的强大,远超他的想象。
他们师父在这位前辈面前,可能也会跟他们有类似的感觉。
恐怖,强大,让人畏惧。
虽然现在没有了,但是刚刚的感觉他们忘不了。
“老夫只奉命行事。”说着枯树老人就拿出了一本书。
他把书递到何今跟前,继续道:
“记住这是抵押物。
有一天我们少爷要赎回来,你们需要归还。
期间只要不损坏,我们都不在意。
少爷也不会理会。”
何今有些无措,他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一件普通的东西,还要什么抵押物?
然而,当他看到枯树老人递过来的书籍时,整个人愣住了。
眼中被震惊取代。
不为别的,就因为他看到前面书籍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万木回春诀。
“这,这…”
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但是他有些不敢接。
何夕跟颜玉也看到了,这就是他们找了许久的万木回春诀。
如果只是普通人送到他们面前,他们会质疑。
可是对方是一位超级强者。
强大到随时都能覆灭他们宗门。
这种人会欺骗他们吗?
根本不屑。
不过何今想到了一个荒谬的可能。
因为万木回春诀是在陆家,而东方道友一个短信直接让他家的人把东西送了过来。
秋云小镇,谁有这种能量?
而且对方还是一位少爷。
东方道友,是陆家少爷?
这一刻何今心神震荡。
如果是这样,那他是不是当着陆水的面说要挑战他?
对方还好心提醒他要小心谨慎一些。
什么抵押物,什么没有灵石。
明明是对方看他们这样,好心要帮他们。
不可以损坏,却可以看。
一开始东方道友就交代好了。
一个一品灵石的事,大家都不在意,但是这是一个契机。
一个让东方少爷送来万木回春诀的契机。
所以才有了抵押物。
所以才有了这一幕。
何今有些无措,不过他还是伸手接下了万木回春诀:
“谢谢。”
这对他们来说,是宗门的救命稻草。
他除了说谢谢说不出别的。
会有一天,他会报答这抵押物的恩情。
————
陆水带着慕雪一路往前走去。
他们打算再逛逛,看看有没有别的东西可以买。
不过买一件就要一个抵押物。
感觉买不了几件。
“陆少爷不是要选人吗?”慕雪把花盆递给陆水,道:
“他们三个不行吗?”
“不行。”陆水接过花盆,收起来后才继续道:
“何今的修为是比我强,但是其他人太弱,不符合三长老要求。
而且何今身上也没有什么明亮的闪光点。
三长老可能也不认同。”
慕雪点点头,然后好奇道:
“那茶茶呢?
三阶修为,身上更是特殊。
修真界应该没有人同龄情况下,能超过茶茶的修为。
这样总适合吧?”
“东方渣渣确实适合,但是亲戚不在选择中。
三长老应该也不同意。”陆水想了想说道。
跟陆家没有关系,东方渣渣虽然不是陆家的人。
但是她跟陆家的人熟悉着呢。
虽然很多是自然熟。
但是在陆家,她的存在感比不少人要高。
每个地方东方渣渣都能去好久。
据说是探险。
几个月了她还没探险完。
慕雪点点头,这么看来,确实很难找。
不过慕雪很好奇,如果陆水用流火的声望能不能找来什么人?
理论上应该是能的。
流火名头太盛。
应该会有很多人乐意跟流火合作。
“对了,要不要给豆芽买点土?”慕雪突然好奇的问道。
豆芽好像至今都没有用土种过。
这样脱离土,真的适合吗?
“土?”陆水想了想道:
“我们可以去后山拿一点,后山的土壤特别好。”
二长老不会那么小气的。
慕雪:“……”
她觉得陆水最怕的可能只是三长老。
毕竟只有三长老才会罚他。
随后他们两个人就走出了公园,逛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至于传承的,倒是看到了两三个。
修真界处处是机缘。
不过他们两个,连多看两眼都不想,更别提买了。
一些独特的灵兽蛋也有变异的,可是肯定不好看。
不然陆水还会花高价买下,让对方赚这个机缘。
陆水要买,当然就是卖家的机缘了。
因为他只会按原价买,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抱歉,他家不差这点钱。
当然,也不差这点机缘造化。
“两位道友请留步。”刚刚走出公园门口,陆水就听到后面有人叫住了他们。
往后看了过去,发现是两个人。
一个穿着很白色衣服的男子,银白色的短发,眼中透露着一丝丝的笑意。
还有一个是身穿黑衣的女子,披着头发,看起来有些贵气。
两个都是八阶,男的已经问道。
是他们?
陆水心中瞬间浮现了当初在剑一峰出现的两个黑袍人。
自称流火的隐天宗高层。
第一次见,不算失望。
很不错的高层。
要实力又实力,要气质有气质。
要胆量更有胆量。
居然真的直接来陆家找他。
“两位有事?”陆水好奇的开口。
慕雪这个时候也是看着这两个人。
她自然知道这两个人不简单,不过对方好像是在故意接近他们。
为了陆水?
为什么?
“浑身气息内敛,行走在路上如同隐匿在空间中。
这是隐天宗的人。
陆水的人?
不,看起来一点不像。
是发现了陆水是冒牌少宗主过来确认的?
还是不像。”
慕雪一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她也不急。
给这两个人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再这里对陆水动一下手。
不过慕雪也很好奇,陆水现在的实力,能不能打赢这两个人。
“如果退婚的时候才开始的,那么应该是打不过。
不过陆水不能用常理理解,翻盘不是不可能。”
至于她这里,她从来不担心陆水翻盘问题。
“是这样的。”银发男子看着陆水,轻声道:
“我们第一次来秋云小镇,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好吃的面店。
想让道友帮忙带个路。
当然,我们也不会让小道友白忙活。
对了,在下厉千尺,边上的是我同行的师妹,禾雨叶。
我们来自道宗。”
陆水看着厉千尺,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不过禾雨叶,好像在哪听说过。
“面店?倒是新开了一家不错的。
可以带两位去。”陆水平静的回答。
他也想看看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这人大概率就是接客户名单的那个高层。
“多谢小道友,不知道两位的道号是?”厉千尺谦虚的道。
他是特地过来看看陆水的。
让对方记住他的样貌,到时候再教一下对方做人。
让他明白修真界的残酷,在于你眼中不起眼的一个人,可能就是要你命的人。
虚心问路的,也可能是故意靠近你,打探消息的人。
这个客户名单,他们隐天宗尽心尽力。
“东方十里,边上的是我的未婚妻雪霁,我们是剑一峰的。”陆水开口说道。
厉千尺:“……”
陆少爷开口就是撒谎,眼睛都不带眨的。
这跟传言有些出入。
看起来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不算废。
“那就多谢道友带路。”厉千尺谢道。
魔修禾雨叶不想说话,陆家可不是好惹的地方。
来这凑热闹,真是一件痛苦的事。
不过为了躲避仙庭的人,在这里还是不错的。
人多。
甚至可以反过来找出仙庭的人。
他们也不是只会挨打的人。
慕雪总感觉陆水跟这个隐天宗的人,有些微妙的关系。
不过她也不在意陆水报假名。
习惯了。
面对前辈是东方十里,面对普通修真者还是东方十里。
当然,主要还是每次陆水都把她这个未婚妻的事,说的很清楚。
过段时间,就该是道侣了。
“东方道友来这里是为了进石门?”四人走在路上,厉千尺开口问道。
此时陆水跟慕雪走在左边,厉千尺跟魔修禾雨叶走在右边。
陆水跟厉千尺在中间。
毕竟他们两个要交谈。
“宗门长辈要求,让我找几个志同道合的道友一起进去。
对了,厉道友是什么修为?”陆水看着边上的厉千尺好奇的问道。
“三阶了,还算过得去。”厉千尺笑着道。
不过三阶是无数年前的事了。
“那道友有兴趣一起进去吗?道友这么厉害,我家长辈肯定能高看两眼。”陆水开口问道。
听到这句话历千尺打了个趔趄,立即道:
“不了不了,我们就是过来逛逛,见见世面。
我们宗门有羽涅师妹,她才是这次的主角。
听说你们剑一峰也有厉害的人来。”
“厉害的人?”陆水笑了笑道:
“道友说的是剑起吧?
剑起是宗门最具备希望的种子。
听说,只要让剑起成长起来,将是这个时代当之无愧的最强者。
比你们的那个羽涅要强不知道多少倍。”
“道友,你这句话就不对,我们羽涅,天生空明心,道蕴加身….”
“那都是多余的特效罢了,我们剑一峰剑起,没有花里胡哨的东西,他手中的剑便是他的一切。
不管对方是谁,他都敢拔剑。
他有一剑,可斩天下敌。”
“道友,你这就太假了,剑起才多大,就想斩一切敌,这是要入魔。”
“剑修看心不看剑,看剑人人是剑修,看心剑起才是剑修。”
“道友空口无凭,只要给羽涅时间,到了剑起那个年纪,剑起必然不是对手。”
“那让剑起压压修为,让他们试试?”
“我们道宗还怕不成?我道宗羽涅要是输了,我当场食屎。”
“需要我让人给道友准备吗?”
禾雨叶:“……”
慕雪:“……”
为什么这两个人说着说着,都能吵起来?
剑起跟道宗羽涅谁强谁弱,跟你们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禾雨叶更无奈,这人就是来骗吃骗喝的。
……
“好了,就是这里了。”陆水站在面店面前,对着厉千尺说道。
“剑起虽然很强,但还是我们羽涅强,否者我现在食屎给你看。”厉千尺拿着盘子吃了块黑溜溜的东西说道。
陆水眉头一皱。
有些反胃了。
“山楂,吃面开开胃。”厉千尺指着盘子黑乎乎的东西解释了句。
“不用解释,我懂。”陆水直接道。
厉千尺:“……”
你懂个锤子。
魔修禾雨叶已经走了进去。
再跟厉千尺待着,她会没胃口吃面。
之后陆水跟慕雪就转身离开。
厉千尺没有去看陆水他们离开,直接走进店里,坐在禾雨叶对面:
“别说,这位少爷比我想的有趣多了。”
“跟传言有些不符,难怪总有人失败。”魔修禾雨叶低声说道。
在陆家,他们还是不敢高调的。
一不小心宗门就没了。
相对于仙庭,他们更怕陆家。
陆家是实打实的打,仙庭就是远古名声大,目前看不到伤害。
总之吃过陆家的亏,目前虽然怕仙庭,但是还没有吃过亏。
“确实有些不符合,或许是这段时间有所成长,不过我还是觉得道宗羽涅厉害。”厉千尺吃着黑山楂说道。
魔修禾雨叶:“……”
呵呵。
“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是我接客户名单的时候,到时候我就是流火,看看他会是什么表情。”厉千尺看着禾雨叶道:
“你说他会吓成什么样?
本座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到时候我先带面具再脱面具,让这位少爷知道修真界的残忍。”厉千尺补充了一句。
魔修禾雨叶呵呵一笑。
玩过火了,人家长老要是出手了,别说食屎了,屎尿都没用了。
……
陆水跟慕雪自然要再去逛逛,不过厉千尺的出现,让他知道了一件事。
剑一峰剑起可能真的来了,选人的话,他们兄妹很适合,写小说的要是有来素材,就直接三个人了。
“陆少爷想到了什么?”慕雪走在陆水身边好奇的问道。
“我好像知道选谁比较好了。”陆水开口说道。
“剑一峰剑起?”慕雪问道。
毕竟陆水刚刚就在聊这些人。
“对,以前外出的时候,见过一次这个人,勉强算认识。”陆水放慢了步伐,继续道:
“虽然不熟,但是有一定的成功率。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来。”
之后陆水就不管这件事,而是看着不远处的花雨雪季,询问慕雪:
“慕小姐要吃甜点吗?”
“刚刚吃完肉包子,再吃甜点会胖。”慕雪走在陆水身边,轻声道。
声音中带着不满,带着小小的娇气。
仿佛在怪陆水给她买肉包子了。
陆水感觉耳朵有些痒痒的,但是选择无视这种感觉:
“慕小姐可以减肥呀。”
“陆少爷陪我一起减吗?”
“不啊,毕竟我不会胖。”
“……”
————
秋云小镇比较偏僻的住宅区。
初羽坐在院子的石桌上,有些好奇道:
“说起来都没有看到大腿,一些话还没带给他。”
“为什么要给东方道友?”剑起站在一边问道。
“那位前辈就让带话,没有说为什么。”回答剑起的是他妹妹剑落。
现在的剑落穿着现代的衣服,是很适合动手的休闲装。
“可是为什么会有跟我相关的?”乔乾坐在一边没什么存在感,不过还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其实现在的他是一位废物少爷,能跟剑起剑落这种人待在一块,很让人无法想象。
哪怕他没有废,也没有这种可能。
差距太大了。
他刚刚问的,就是上次那件事,让他穿黑袍的事。
如果被发现了,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离开这里是必然的事。
因为留下,祖爷爷只会觉得是在给乔家丢人现眼。
还丢到陆家这种家族来。
是不能容忍的。
“应该跟大腿有关,那位前辈怕大腿,怕到了难以理解的程度。”初羽想了想继续道:
“至于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问了也不说。
反正对我们没有半点坏处就是了。
可能还有想不到的好处。”
乔乾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如果真的是因为陆水,那么他们确实不可能吃亏。
陆水找人从来不是为了找义工,而是用报酬请打手。
不过陆水要找上门,他也不可能继续躲在这里。
他懂得低调,知道自保,但是也懂对强者的敬畏。
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
只是他也不能在这里待太久,要月底了,他妹妹发来消息提醒了他。
“对了,你订婚是在冰原雪域?”初羽好奇的问了句。
是的,初羽最开始找到乔乾说的大事,不是别的。
而是他们宗门收到了请帖。
最后请帖落到了他手里。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是乔野吗?
“族里安排的。”乔乾低声说道。
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他只是两个势力的牺牲品而已,而且他也接受了这种牺牲。
想要藏着还不付出代价,这是不可能的事。
想要得到这个,就要舍弃那个,这便是人生。
“一张请帖够三个人吗?”剑起开口问道。
他们没有请帖,哪怕对方有请剑一峰的人,请帖也落不到剑起手中。
剑起对剑一峰来说,太优秀了。
在他们看来,整个剑一峰,无数年来,都未曾出现过剑起这种弟子。
他们想要保护着,可身为剑修又不能那么保护着。
剑修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不是被保护出来的。
所以,他们不能太管着剑起。
“新郎不就在这里?让他多写一张不就好了,写小说的房间都不怎么打扫,跟着他去太脏。”剑落冷声道。
初羽根本没有理会剑落,随后看向乔乾,仿佛在询问能不能再来一张。
乔乾看着这些人,最后点头。
被召唤者的圣战
“其实我这个只是形式订婚,那位成婚的时候,肯定是真正的隆重。”乔乾轻声说道。
“那位?”剑起不太确定乔乾说的是谁。
“哪位?”剑落问道。
“该不会是大腿吧?”初羽问道。
剑起跟剑落有些不信。
那位强大到无以复加,威能盖天,怎么会成婚?
大好的未来就在眼前,哪有时间儿女情长。
不过他们都看着乔乾,这消息有些劲爆。
总感觉是假的。
然而引来的是乔乾的点头:
“是的,大婚日子听说就在年初。”
众人:“…….”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乔野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
因为他们只知道东方皓月是流火,可是流火到底是谁,他们从未知晓。
一直听说少宗主是假的。
但是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他们一直未曾知晓。
所以乔野知道?
“我,不敢说更多。”乔乾低头说道。
他能够看出来,他们对流火到底是谁很好奇,但是他不能说。
陆水一直没说,他也不敢说。
谁知道会不会影响到陆水。
“乔少爷确实认识东方道友。”剑起开口说道。
他遇见过一次。
是在道藏的时候。
他看到东方皓月在见到乔乾的时候,主动叫了一声乔野。
这说明他们两个人早就认识。
所以乔乾说的事,应该是真的。
“这个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不是得想办法混一张请帖?”初羽说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