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d24人氣都市言情 禁區之狐 txt-第一百一十六章 高效吃餅機器閲讀-felvn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郭俊夫盯着手机,他正在浏览《进球》网的东亚杯专辑。
这里汇总了东亚杯的所有新闻,也有东亚杯的各种数据统计。
四支球队中,中国队目前以两战连胜,积六分的成绩排名榜首。
日本队一胜一平积四分排名第二。韩国队一负一平,积一分排名倒数第二。
一场未胜的朝鲜队排名倒数第一。
这么一看,中国队竟然有希望获得东亚杯冠军了。
看到这个结果,郭俊夫就忍不住想要捂脸。
他还记得集训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因为胡莱的“大话”专门跑去找他谈了话的。
当时两个人的谈话可以说是不欢而散。
最后走的时候他甩下一句话:“先不提什么世界杯,就算是这次的东亚杯,冠军都不是那么好拿的!”
现在想来,如今的成绩简直就像是甩在他脸上的一记耳光。
他们竟然真的……有希望获得东亚杯冠军了?
当然,现在还八字没有一撇。
但形势已经非常好了,最后一场东亚杯比赛,只要中国队逼平日本队,就可以获得冠军。
是的,不需要击败日本国奥队,只要和他们打平。
打平即夺冠。
一想到这点,郭俊夫就皱起了眉头。
怎么听都像是诅咒呢……
打平就出线,结果没出线的事情在中国足球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打平就怎么怎么”,真的是一种诅咒。
而且以日本队的实力,想打平他们可不容易。
韩国队拼尽全力也只是和他们打平……
说起韩国队,郭俊夫突然就想到了,我们可是3:0击败了韩国队的啊!
韩国队和日本队打了个平手,那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也逼平日本呢?
一想到这一点,郭俊夫突然就有了底气。
再一想,这底气是谁给他带来的……
胡莱。
说到胡莱这个人,郭俊夫真是内心五味杂陈。
最开始他认为这就是一个狂妄自大,或者是哗众取宠的小丑。
后来他发现胡莱在训练和热身赛中是有真材实料的,对他的看法就发生了改变,觉得这人虽然说话有些狂,但并不是徒有虚名之辈,还是有资格在国奥队里赢得一席之地的。
而等到现在,他又推翻了自己之前对胡莱的全部看法。什么叫“有资格在国奥队赢得一席之地”?这表现直接去真正的国家队都没问题了好嘛!
哪怕在对阵韩国队的比赛之后,他当着记者面又放出狂言,把东亚杯夺冠和拿到东亚杯最佳射手说成是“小目标”,这一次无论是网络上还是媒体上,竟然都没有人再骂他“狂妄自大”或者“哗众取宠”了。
就连郭俊夫自己,也没觉得胡莱这话说的有什么不合适的,甚至内心还觉得他说得好。
赛前朴桂贤不就已经提前喊出这两个目标了?
我们现在3:0赢了韩国队,再说这个目标,已经算是很低调,很务实的了。
现在想起来,哪里是因为我们低调务实啊……完全是因为说这话的胡莱刚刚才在比赛中完成了帽子戏法,做到了之前四十一年中国球员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狂言?
当他有这个能耐之后,自然也就有了放狂言的资格。
因为他说出来的未必就是“狂言”。
现在再回想一下他在刚刚进入集训队时所说的话。
世界杯啊……
郭俊夫还是不敢去想获得世界杯这种事情,但他突然对中国队打进世界杯决赛圈比赛,有了比寻常更多的期待……
也许、说不定、万一、假如、有可能……真的就进去了呢?
第二场比赛,中国队打朝鲜,胡莱首发出场也有一个进球,这充分说明了他的表现不是昙花一现。
郭俊夫一直都在观察胡莱表现的。
打朝鲜的比赛,因为胡莱已经在对韩国队的比赛中戴了帽子,所以对手对他肯定有所防范,他也不可能借着别人对他不熟悉的机会扮猪吃老虎了。
因此其实对朝鲜的比赛反而最能体现胡莱的真正水平。
朝鲜在足球场上也是强队的,他们的举国体制在培养人才方面也有着他们的优势。
胡莱在比赛中也确实是遭到了对手的重点盯防。
大部分时候,他甚至连射门机会都很难获得。
整个上半场下来他只有一脚射门,还没打在门框范围内。
郭俊夫当时还想——完了,网上这个时候不知道该怎么骂胡莱在上半场的表现了呢……
结果直到他在第七十六分钟被换下时,他也总共只有三脚射门,上半场一脚,下半场的射门数比上半场多了一倍,达到了两脚!
然后……一个进球。
全场三次射门,一个进球,帮助中国队2:1击败了朝鲜,取得了东亚杯两连胜。
郭俊夫发现胡莱真的是一个非常高效的射手,他并不需要自己或者其他队友在比赛中不停给他传球,为他制造出射门机会。
相反,他总是可以抓住那些为数不多的射门机会,转化成进球。
作为一个中场组织者,郭俊夫简直太喜欢这种类型的射手了。
毕竟有些时候你都把饼喂到了前锋嘴里,前锋还能把饼吐出来说:“呸!大丈夫不吃嗟来之食!”那真的是让喂饼的郭俊夫非常无奈又愤怒——你特么不吃饼早说啊,我就不喂你了,不吃还吐出来不是浪费粮食吗?!现在国家都在号召节约粮食你还这么浪费,简直暴殄天物!
但他也只能在心里这么吐吐槽,总不能把饼喂进去之后,还用木棍往人胃里捅吧?
这场比赛也让郭俊夫意识到胡莱恐怕是那种很难被盯死的前锋,除非你全场一次机会都不给他,否则他就有可能抓住仅有的一次机会,转化为进球。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全场八十九分钟他都在隐身,你看不到他。但当你看到他的时候,他就进球了。”
胡莱就是这样的前锋。
更不要说这么一个善于抓机会找空当的前锋在比赛中总是不断在你的防线中活动,会给你带来多大的心理压力……
没有人能保证自己在九十分钟的比赛中一次错误都不犯,平时犯个错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在对阵胡莱的时候,犯个错就要命!
所以就算朝鲜队这场比赛打的很顽强,也收获了一个进球,但却还是输掉了比赛。
他们的防守算是做得不错,全场比赛也只给了胡莱三脚射门的机会,最后却还是丢了球……你让朝鲜球员找谁说理去?
※※※
“我们必须注意他们的十四号。”在日本国奥队下榻的酒店会议室里,日本队主教练佐藤光一正在给全队开会。
昨天他们才和韩国队打成了平局,这场平局让日本队在对东亚杯的争夺中落后于中国队。
如果他们还想要夺冠的话,那么除了在最后一场比赛中国击败中国队之外,别无他法。
打平就只能去拿亚军了。
“刚刚看完中国队和朝鲜队的比赛录像,你们对于这个十四号有什么看法?”佐藤光一指着大屏幕上的胡莱特写镜头问道。
杉山达哉举起手:“感觉是一个非常善于捕捉战机的前锋,技术不算太突出,身体对抗也很一般,但无球跑动,寻找空当的能力非常好。教练。”
佐藤光一对杉山达哉的回答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观察的很仔细,杉山。你还看出来了什么?”
杉山达哉皱着眉头,他觉得主教练这么问,一定是还有自己没看出来的,但究竟是什么……他感觉自己已经观察的很仔细了,无球跑动是这个名叫“胡莱”的中国前锋最擅长的,是他最大的优点。
他在看比赛录像的时候,甚至产生了这么一个念头——如果我们日本国奥队有这样一个前锋,再加上我的传球,相信每场比赛都可以赢对手很多球吧!
佐藤光一发现杉山达哉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还是决定给自己这位手下爱将一点提示:“你有没有注意他在这场比赛中射了几脚门?”
杉山达哉听见这句话,猛地抬起头,然后摇头道:“抱歉,教练,我并没有去注意这个数据,没数……”
佐藤光一竖起三根手指头:“三脚射门。出场七十六分钟,三脚射门,一个进球,这说明什么?”
“他效率很高!”杉山达哉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对,他门前效率非常高!”佐藤光一说完转向了全队,“你们平时不要只盯着那些喜欢把足球玩出花来的球员,不要总以为只有能够带球连过几人打进一个世界波的球员才是最有威胁的。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最有威胁的球员是他这样的!”
他回手指向投影幕布上定格的胡莱特写。
“用最少的射门次数,完成最多的进球!高效率的前锋是当今足坛每支球队都梦寐以求的!韩国队为什么会在中国队身上栽跟头?就因为李安仁这个蠢货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满脑子是有关新彦、关新彦……关新彦有什么厉害的?只不过跑的快一点而已。这个人才厉害!对韩国队五脚射门,三个进球;对朝鲜队三脚射门,一个进球,这是多么恐怖的效率?所以我们必须要在接下里的比赛中彻底冻结他!务必要让他连一脚门都射不出来!”
※※※
“和日本队的比赛,我们不采用全场紧逼,因为那毫无用处,反而还会给日本队提供机会。”
施无垠在给全队球员开的战术会议上说道。
“日本队擅长控制球,他们以中场组织者杉山达哉为核心,进行传切推进。我们的逼抢反而正中他们下怀。这场比赛我们以防守反击战术为主,在防守的时候布置起三道防线。退回中线之后从前锋线开始,层层阻拦,压缩他们的传球空间,尤其是在杉山达哉周围的那些空间……”
结合着PPT,施无垠给球员们讲解具体战术。
因为打平就能夺冠,所以施无垠这次安排的战术稍微有些保守。
但也没人能说错,毕竟面对日本队这样的对手,你不保守也只能保守,就国奥队目前的实力,压出去和日本队对攻,只能是死路一条。
郭俊夫也是进攻组织者,但论实力的话,还是要比杉山达哉差的。
就算有胡莱这样的前锋,可经过这两场比赛之后,日本队主教练佐藤光一难道是个白痴,还看不出来胡莱的重要性吗?
所以第三场比赛,完全可以想象胡莱会在比赛中遭遇多大的防守阻力。
施无垠的策略就是加强防守,让日本队进攻受挫的同时也挫一挫他们的锐气。
然后再根据场上情况来进行调整。
日本队如果想要夺冠,就必须压出来全力进攻,到时候便是中国队打反击的机会。
当然,如果日本队担心中国队打反击,而不敢压出来进攻,那施无垠也不介意和日本队慢慢周旋,最后拿一个0:0的比分,一样可以夺冠。
※※※
结束了战术会,球员们纷纷返回自己的房间。
胡莱却在反复咀嚼他在战术会上听到的日本国奥队主教练的名字。
“佐藤光一……这名字有些耳熟呢?”
他的自言自语被王光伟听到了:“当然耳熟了,他就是04年亚洲杯时,在决赛中用手进了中国队球,从而导致中国队时期崩盘的那个日本后卫。”
“我去?那岂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早就红不起来了,都过去了十八年……”王光伟叹了口气,“再多的仇和怨,报不了就不要再提,只能让自己尴尬。”
中国足球和日本足球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仇恨是越积越多,一开始大家都义愤填膺,嚷嚷着要报仇。
结果后来发现压根儿报不了仇,慢慢就没人再说了,因为反复拿自己的伤口出来说事儿,尴尬的是自己,而不是仇人。
胡莱也明白这种无奈,他叹了口气:“这届东亚杯其实是还旧账杯吧?”
“别想那么多,什么旧账不旧账的,和我们没关系啊,胡莱。你可别背上历史包袱。”
胡莱哼道:“我抖包袱的能力可是历史级的。”
闻言王光伟笑了,这他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