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32u有口皆碑的小說 世子很皮 愛下-第八百零三章 政治家朱棣 上看書-jvhzr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平安没有吭声,却自顾自地提起染血的战刀,一步一步地向道衍等人的尸体走去。
“停下!”就在平安扬起长刀,就要下劈时,蒙鉴厉声阻止了他,“徐凯、王四良等人的死,我也很心痛。但,将军难免阵上亡,这乃是平常事,何以冤冤相报,弄成私怨?”
“可我就想报这私怨!”平安万分悲怆地放声大叫。盛庸仇恨的目光虽然有些动摇,但他还是不能释怀,看着蒙鉴的眼神充满了恳求。
“太子殿下以前也面临如此选择,他说,人死如灯灭,再大的仇恨,也不过一死而已。折磨别人、坏人尸体,固然解气,但却让自己失去了底线,会让你变成仇人的模样,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到时你们与自己所讨厌的人有何区别?”蒙鉴说完便不再理他们。将目光从道衍的尸体上收回,蒙鉴一招手,足利义兼屁颠颠地将坐骑牵至,亲兵同时将统计出来的阵亡名单以及缴获文书递上,蒙鉴一跃上马,接过文书,返身离去,风中飘来他的最后一句话:“道衍他们的尸身让俘虏们埋了!救治伤员、掩埋尸体、收缴战马辎重,然后南下,与殿下包围通州。”
天空一直盘旋的乌鸦越来越多,它们在等待大军离去,然后好落下每餐一顿;战场上尸横遍野,鲜血渗入绿色的草地,形成一滩滩硕大的暗红色;无主的马儿四处游荡,在尸堆中寻找自己的主人,让战场平添几分凄凉与肃穆。
……
就在蒙鉴率领大军南下的时候,燕王也跑进了通州。南北两仗,燕军接连失利,损失惨重:朱高煦与丘福由于麾下没有骑兵,被耿璇与典韦玩弄于鼓掌之上;朱高炽与朱久炎之战,虽占人多之势,但来回拼杀之后,从开始的优势变成旗鼓相当,如今已是朱久炎隐隐占据上风;燕王自己率领的骑兵就更不用说了,被蒙鉴、平安、盛庸、杨文前后夹击,薛禄、张武战死,燕王最为倚重的左膀右臂道衍、郑和生死未卜,要不是大风刮来,燕王自己都会成为俘虏……总之,如今的燕军损失惨重,骑兵尽失,主要将领阵亡十之七八,蒙鉴的大军即将南下与朱久炎、朱权合围通州,燕藩已走到了即将倾覆的境地。
燕王与朱高炽汇合后,顾成的尸体也被找了回来。望着被削去首级的顾成遗体,一向坚毅的燕王也不禁潸然泪下。顾成虽是降将,却与他有旧,而且归降燕藩之后,效死用命,此刻却落得个死无全尸的结局,如何让燕王不悲伤?此时朱高煦、朱高燧、丘福、张辅、孟善、郑享、陈珪、唐云、纪纲等将也纷纷围了上来,莫不对着顾成的遗体、以及燕藩如今的处境唏嘘不已。良久,金忠方止住声,道:“王爷、殿下、诸位将军还请节哀!”
“本王怎能节哀!”燕王单膝跪地,摸着顾成的遗体,悲凉道:“若非俺一意孤行,落入了朱久炎的陷阱,又岂会遭此惨败?如今十余万儿郎血洒疆场,张玉、谭渊、顾成、薛禄他们亦都捐躯阵亡,俺有何面目见燕军将士?还有何面目见十万儿郎的父母妻儿?”
燕王不仅是天生的战将,更是一个天生的政治家。燕藩遭遇连番惨败,他深知军心已然不稳,将士们怨气深重,三个儿子的想法也各自不同。他朱棣虽然积威日久,却不一定能够凭借威望顺利接手通州的军权,所以,他没有责怪朱高炽的落败,他反而第一时间里就将责任给全揽了过来,来了一番“真情流露”,一副羞愧得没面目面对众人的样子。
众人的情绪被燕王带入悲伤的氛围当中,他们都不不敢想象如何面对那些阵亡将士的遗孤!
朱高炽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父王虽声泪俱下,却绝口不提刚入通州,还未听闻战报就私下里向他索要兵权之事,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不过他身为人子、身为下属不敢有丝毫表示,只能默然不语。
金忠适时地配合燕王道:“王爷,将士们的家眷都在北平,回去后重金抚恤、多加照顾,总能抚慰得了的。马革裹尸还,这是武人的命运,不至于悲伤太过!”说到这里,金忠也觉得有些底气不足,遂转移话题道:“王爷!眼下最要紧的不是哀悼。在永平埋伏您的南军整合兵马后,必然会南下与城外的朱久炎、朱权前后夹击我军,待这支兵马到达通州城外,咱们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死境!所以我们得赶紧回师北平!”
众将听了金忠的示警不禁打了个寒噤,他们刚败于城外联军之手,突然出现在北边,且能打败燕王的军团若是也来到通州城外……金忠的“腹背受敌”之言绝对是往轻里说的,若是被敌人南北合围,通州便是燕藩的覆灭之地。
“回师?你这是让俺舍了仇恨逃跑,当个缩头乌龟!”燕王愤然起身,声调也上升几拍,朝着众将愤怒地喊道,“传令三军,今晚杀鸡宰羊饱餐一顿,明日一早与朱久炎决战,为死难的将士报仇!”
“对!报仇!”对金忠怒目半天,忍耐许久的张辅终于高喊出声。他的父亲张玉死于北伐军之手,李景隆死了倒是罢了,平安与盛庸可都是北伐军的主要将领,听闻平盛二人当了带路党,带着南军打败了燕王,可谓旧仇未报新仇已生,他如何想退?
“杀南狗,用他们的头祭奠诸位将士的英灵!”那些死了故旧与亲人的将领们,也一个个义愤填膺地跟着高喊。
“父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深知自己父王是什么性情的朱高燧当即越过两位兄长,提高声调道:“如今情势已变。敌众我寡不说,南军还将形成南北夹击之势,而我军士气却受损严重,将士们早已生了厌战思归之心,强行驱使,反而招怨。事不可为啊,父王岂能因一时之忿而做累死三军之事?父王欲置我燕藩于万劫不复之地吗!?”
燕王浑身一震,脸色如白纸一样苍白,好似被朱高燧的激言,从狂怒中拉扯了回来。
力主复仇的张辅等将领也陷入了沉思,朱高燧说得没错,仇可以以后再报,没必要因为一时之忿而去做失去理智的事。这些将领情感与理智交织在一起,一时间心乱如麻之下,俱都本能地望向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