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bnd人氣都市异能 《餘燼之銃》-第五章 一份工作鑒賞-sk11j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柔和的日光刺破了水雾重重,落进了窗帘的缝隙间,将昏暗的房间微微照亮。
洛伦佐只感到眼皮上的一阵温暖,缓缓地睁开了眼,似乎是没睡醒,他愣了一会,紧接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把蜷缩的身体舒展开,随后从衣柜里爬了出来。
目光带着几分困倦,在他对面的便是熟悉的床位,以及那贴满海报的天花板。
床上还有着一个模糊的人形,似乎是有人正睡在洛伦佐的床上,但实际上那里什么也没有,是洛伦佐故意捏出来的形状。
新教团针对自己的行动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洛伦佐觉得他们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虽然一切都明朗了起来,但这一次洛伦佐也毫无掩饰地站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他很危险,极度危险。
现在自己洛伦佐·霍尔莫斯的大名想必早已传遍了整个福音教会的高层了,即使这一次击溃了他们,但只要福音教会没有被彻底毁灭,追兵就会源源不断。
洛伦佐在意识到这点后,曾想躲起来,但他放弃了,转而大大方方地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这是一种挑衅,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信任,不过这样,洛伦佐很多时候依旧睡的不安心,说不定自己正在做美梦时,便会有一把锋利的钉剑刺穿自己的喉咙。
左思右想之后,洛伦佐把床搬到了柜子里,虽然狭窄了不少,但至少睡的比较安心了,而他原本的床,则用被子捏出一个人形的样子,用来转移视线。
伸了个懒腰,洛伦佐随手从一旁桌子的缝隙里提起一把钉剑,晃晃悠悠地走下了楼。
温彻斯特事务所内就如之前一样,到处藏满了武器,只不过比以前要更隐蔽一些,而这些武器也源自奥斯卡的资助,都是他逃亡计划里,剩下的武器。
自己一个人生活真自由啊,平常洛伦佐可不敢这么扛着钉剑到处走。
在他的设计下,科克街121A的区域被划分的差不多了,洛伦佐的房间还是二楼原来的那个,一楼则被改成了温彻斯特事务所,至于其他的房间……可能是想留个念想,还是什么别的,希格和凡露德夫人的房间被洛伦佐锁了起来,杂物间则是堆满了武器,正式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军火库。
用钉剑给自己切了一个苹果,一边啃苹果,洛伦佐一边用脚把地上的杂物踢到一边,他开始觉得自己应该雇个清洁工了。
最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头顶便是悬挂起来的温彻斯特,自己的朝向正对大门,突然间有点门神的感觉。
思绪逐渐清晰了起来,洛伦佐不由地想起昨夜那个神秘的女人,洛伦佐最后还是把她打发走了,没有承接那个古怪的工作。
洛伦佐是个自由人了,但自由的代价是很昂贵的,劳伦斯的残党,新教团,还有那些不知名的缄默者们,他们都是洛伦佐的敌人。
之所以再次选择净除机关的一大原因,是洛伦佐意识到,个人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无法同时对抗这么多未知的敌人,他需要一个团队,一个军团。
现在自己享受的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而已,这平静的日子里洛伦佐不想引起别的风波。
一旦自己真的涉足高卢纳洛,在那里洛伦佐可没有净除机关乃至北德罗的援助,保不准就会折在那里,而且从那个女人遮遮掩掩的态度来看,这个事件也充满着阴谋的味道。
所以对于这件事最完美的处理方式就是……
拒绝。
当然,让洛伦佐拒绝这一切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工作地点是高卢纳洛那个鬼地方,如果可以洛伦佐这辈子都不想去第二次了。
他是个喜欢去见见新事物的人,但高卢纳洛除外,至于为什么……
叮当的声音响起,有人推开了房门带动了上方的铃铛,女孩从门缝里探出头来。
“还不是因为你啊!”
洛伦佐莫名其妙地吼了起来,啃了一半的苹果直接朝着门口丢去,而在这时塞琉正好把门推开了,苹果直接砸在了奥斯卡的脸上。
……
一切还要从洛伦佐刚到旧敦灵时说起,那时他承接了来自斯图亚特家的工作,去高卢纳洛把最后的血脉接回来。
这不是个困难的工作,但由于洛伦佐的种种行为,他自己把这个工作的困难系数增加了不少。
用洛伦佐的话来讲,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教一下客户怎么开枪吧,看她挺有兴趣的,开枪也得有个靶子啊,什么?你想朝那个几个欺负你的人开火?也不是不可以……
总之,洛伦佐的工作到最后演变成了在高卢纳洛的大逃亡,当而且时他的行踪与工作内容被敌人知道了,一个公爵的后裔在自己的领土内,高卢纳洛人可没这么容易地放过自己。
于是发生了很多流血事件,具体情况洛伦佐就不清楚了,反正都过了那么些年了,不过可以知晓的是,洛伦佐自己应该被列入了高卢纳洛的黑名单,还是身上带着赏金的那种。
洛伦佐倒不害怕这些,他只是有些单纯地讨厌那个地方。
就像昨天一样,三人又落座在了固定的位置上,大眼瞪小眼的。
“你们怎么又来了?”
洛伦佐看着这两个固定出现的家伙,几分好奇地问道。
奥斯卡则随便拿起一件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擦了擦自己布满洛伦佐口水的脸,接着说道。
“你觉得我很想见你吗?”
他说话有些怒气冲冲的,确实,任谁一大早被一个啃一半的苹果糊脸都不可能开心,更不要说,无论奥斯卡怎么追问,洛伦佐就是不肯说他为什么要冲奥斯卡丢苹果。
就……有点莫名其妙的。
“那你是要做什么?”洛伦佐问。
“一个工作。”塞琉此时说道。
“一份很紧急的工作,直接由北德罗发布,价格好商量。”
奥斯卡附和道,他看起来很急切的样子,貌似这个工作也是北德罗连夜丢给他的。
“你们这一唱一和的,斯图亚特也有份?”
洛伦佐面露疑色地看向塞琉,总感觉这一脸冷漠的小姑娘似乎卖了自己。
塞琉则是一脸的无奈,就好像她做出这些决定只是迫于无奈而已。
“我代表的是整个斯图亚特的团体,我要为整个团体的利益着想……这一次与北德罗合作的利润很大。”
“哇!哇!才几天啊,你才成为公爵几天啊!就这么尽职尽责吗!”
洛伦佐乱叫了起来。
“别叫唤了洛伦佐!这次工作对于你也很有益。”奥斯卡趁机说道。
“比如?”
“比如……”
“你也没想好怎么忽悠我是吧?”
洛伦佐当即把钉剑举了起来,一副要砍人的模样。
“你可是欠我人情的啊,洛伦佐!”
奥斯卡终于想起了制服洛伦佐的话,大声地吼道。
场面一时间寂静了下来,洛伦佐愣了愣,似乎是在回想自己有没有说过这种话,但仔细想想,自己昨天好像刚刚说过。
这算报应吗?而且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吧。
洛伦佐一时间居然有些不好发作,目光在这两个家伙的身上飘忽了几下后,他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
“所以,你们两个这么执着,想必这个工作是指定给我的吗?别人做不来?”
奥斯卡点点头,对洛伦佐说道。
“无论是从工作经验,还是个人实力上来看,你都是最专业的,洛伦佐。”
“名副其实的专家。”塞琉跟着应和着。
洛伦佐看着塞琉,眉毛逐渐皱了起来,他开始思考北德罗究竟出了多少钱,连塞琉都被打动了。
“这次的工作重要在于,如果成功的话,这会打开通往北方的航道。”
奥斯卡正经了起来,严肃地对洛伦佐说道。
“我们北德罗的航道虽然布满整个西方世界,但还是有很多地方是我们无法涉及的,就比如比较敏感的白潮海峡,比如维京诸国的更深处,那片人迹罕至的冰海。”
“如果这次行动成功的话,北德罗将与维京诸国进行更深入的贸易交流,现在他们内部才刚刚统一,对于物资的需求极大。”塞琉接着补充道。
“也就是说,这一次我的雇主是维京诸国?”洛伦佐问。
“嗯。”
塞琉点点头。
洛伦佐有了新的疑惑。
“维京诸国委托你们北德罗,而你们北德罗再找到我是吗?”
“是的,详细的信息需要你……”
奥斯卡继续解释着,看起来这件事真的很着急,为了能说服洛伦佐,他还特意带上了塞琉。
“这是……层层转包啊!”
洛伦佐突然响明白了,大声喊道。
不止是奥斯卡愣住了,塞琉也愣住了,两人的表情僵了好久,随后塞琉起身一把抓住洛伦佐。
“你正经点啊!”
塞琉突然觉得有些心累,之前这个家伙忧心忡忡时,让人看着很揪心,但现在他欢乐起来,受害者就变成她们了。
“好吧好吧,不过,只是份委托而已,你们看起来怎么这么着急,对方还有期限?”
看得出来,奥斯卡这个家伙是真着急了,连人情这种东西都拿出来用了,洛伦佐也不是不想帮他,只是恶趣味地想戏弄他一下。
“不,只是会有竞争对手,现在这份工作不止委托给了我们一个人,英尔维格境外将有北德罗协助你,英尔维格境内则由斯图亚特家提供帮助。”奥斯卡说完,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塞琉。
“总的来说,这次工作完全是你自己欠的债,你搞炸了一艘飞艇,还有那么多的武器,你以为谁给你买单的啊!”
奥斯卡说着就气不打一处来,塞琉退开后,他又走了过来,掐住了洛伦佐的脖子。
“是我啊!我写书才能赚几个钱!”
“还有我……准确说是斯图亚特家。”
塞琉适时地提醒道。
洛伦佐听着他们的控诉,一时间也不好再整什么幺蛾子了,只好老老实实地坐在原地。
“好吧,好吧,那工作内容是什么。”
“这个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我会带你去和维京诸国方谈,不过这件事真的很紧急,不然我也不会把你这个专家叫上。”
奥斯卡看了看洛伦佐这个勉强算得上温馨的事务所。
“所以假期结束了,洛伦佐。”
“那工作地点呢?”
洛伦佐随口问了一句,他不讨厌工作,休息太久的话,只会让身体生锈的。
“大概是在……高卢纳洛,这是我根据现有情报猜测的,不过你也不用管那么多,到了你就知道了。”
大概是某种契约精神,对于客户的隐私,奥斯卡的嘴很严。
洛伦佐则在听到这些后脸色糟糕了起来。
“怎么了?”
塞琉看着洛伦佐那糟糕的样子,有些关心的问道。
对于高卢纳洛这个词,塞琉也是充满了怀念,毕竟她是在那里长大的,当然怀念的也不是那昏暗的成长经历,而是和洛伦佐的奇妙逃亡。
“你还问!还不是你这个罪魁祸首啊!”
思路连了起来,洛伦佐惨叫道。
塞琉则是一脸的迷茫,根本不清楚洛伦佐在喊些什么东西。
好吧,其实对于高卢纳洛洛伦佐也不是那么抗拒,什么敌对关系,还是说通缉什么的,他都不在乎。
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一次他的行动没有人给他收尾了。
虽然经常讲净除机关的坏话,但不得不说,只要是在旧敦灵,乃至整个英尔维格内的行动,洛伦佐只管去做,剩下的一切都有净除机关来帮他解决。
可这一次如果真的抵达高卢纳洛的话,这些协助都不存在了,事件会变得十分麻烦了起来。
洛伦佐讨厌麻烦,十分讨厌。
“那么……”
正当洛伦佐准备接受这份工作时,温彻斯特事务所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伯劳逆着晨光而至。
“等等!”
还不等伯劳开口,洛伦佐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他开始觉得有些不妙,目光从塞琉和奥斯卡的脸上飘过,最后落在了伯劳的脸上,洛伦佐回想起昨夜那个神秘的女人,他渐渐地感到了一阵不安。
“一份该死的工作,对吗?”
伯劳有些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还是点了点头,肯定这一切。
“来自维京诸国的委托?”
“嗯。”
“地点疑似高卢纳洛。”
“嗯。”
洛伦佐的脸皱在了一起,就像吃了什么糟糕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