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kpe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承包大明-第七百五十七章 改變戰爭-nm3ns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傍晚时分。
“夫君?”
当寇涴纱从牙行出来时,突然发现郭淡站在门前,好奇道:“你为什么站在外面?”
“因为我想体验一下接你回家的感觉,以前在京城可是完全没有机会。”郭淡微笑地走上前去,轻轻握住寇涴纱的手,问道:“累不累?”
寇涴纱含着一抹羞涩地摇摇头,又颇为兴奋道:“我觉得在这里才是真正的工作。”
“为什么?”
郭淡好奇道。
寇涴纱沉吟少许,道:“在京城大多数买卖,都是已经谈得差不多的时候,甚至都已经谈妥了,只是由我们来审批,但是在这里每天都会遇到许多买卖上门,需要我们在很短得时间内做出判断。今日我就遇到两家首饰作坊同时上门,他们都希望我们牙行能够帮助他们运营,而他们同时又正在竞争,这是在京城是很难遇到得,但是我听辰辰说,在这里经常发生。”
她才这里上班一天,就觉得在京城做买卖是多么得无趣,因为京城有浓厚得政治氛围,许多大买卖是没得竞争,要争也是后面得势力斗争。
但是在卫辉府不同,卫辉府每天都有无数得竞争,而这里面又牵扯到的运营、宣传、借贷、运输,这些可都跟牙行和钱庄有关系。
一天下来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寇涴纱突然就觉得自己成为一个新手,都还不如辰辰和曹小东。
事实还真是如此,那两个小家伙配合起来,真是犹如天衣无缝。
一个善于谈判,一个善于分析。
这在她看来,可真是太有趣了。
郭淡笑着摇摇头,心里却在流泪,夫人,我是来带你度蜜月的啊!你怎么爱上了工作。
“夫君。”
“嗯。”
“你说我们能不能够搬来卫辉府住?”
“哇!你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郭淡都懵了。
寇涴纱道:“我觉得真正的商人就应该来卫辉府,我现在也能够理解为什么周丰他们都渐渐将重心转移到卫辉府。”
郭淡道:“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没有我们坐镇京城,也不可能拥有卫辉府。”
寇涴纱略显遗憾地翘了翘嘴角,但她也明白,这是不可能的,毕竟郭淡要服务于皇帝,哪能搬到这里来,又问道:“夫君,你的事处理的怎么样?”
郭淡笑道:“比我想象中还要顺利,他们似乎都不太愿意与朝廷做买卖,尤其是牵扯到军备得买卖。”
寇涴纱道:“这很正常,换做是我,我也不会愿意的。”说到这里,他低声道:“也许那都不能称作为买卖。”
郭淡委屈道:“说来说去,原来不正常是我啊。”
寇涴纱莞尔道:“我可没有这么说。”
“哈哈!”
什么是买卖,双方是平等的关系,契约能够保障双方得权益,但是跟朝廷做买卖,契约是完全没效的,朝廷搞大工程,搞大生产,哪天不跑个十来个人。
大明那么多匠籍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就是因为完全没有保障。
契约上是一百两,但是有可能到手得就只有三十两,因为中间还得被经手的官员剥几层。
这买卖究竟会做成怎么样,是完全不可预判的。
不在于自己做不做得好,而是在于自己走不走运,能否遇到一个正直得官员,但是一般涉及这种买卖得,可都不是一些正直得人。
秦大龙他们的顾虑是非常有道理得,要是少一点,他们也就无所谓,尽量做好,少赚一点,甚至不赚,就当是孝敬皇帝的,但是一下就弄了二十万两,他们就有些受不了,因为这可能要投入所有的资源来生产。
但是秦大龙他们并没有想到,郭淡会提出跟他们分家。
他们回去之后,就立刻开会讨论。
到底该怎么办?
“你们说郭淡会不会是想独占这一笔买卖?”秦大龙道。
周剑点点头:“倒是有这个可能。”
秦大龙道:“也就是说这一笔买卖是能够赚大钱的。”
史蒙道:“你们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是咱们先要一个交代的,人家郭淡可一直都说这一笔买卖是能够赚钱得,怎么说着像似人家郭淡在瞒着咱们。”
秦大龙尴尬一笑,道:“那不知各位如何看?”
史蒙就道:“我认为分开是最好的,你们应该还记得上一次为朝廷生产鸟铳,那都是郭淡和那些将军、大人在谈,咱们连话都插不上,是什么也都是他们说了算。虽然郭淡为人不错,给予了我们一些补贴,让我们赚了钱,但是整笔买卖做下来,好像跟咱们没有关系似得,由此可见,这就不是咱们该做得买卖。”
其余人也纷纷点头。
“那倒也是。”秦大龙笑着点点头,其实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野心得,他对于之前那次谈判,是寄望于郭淡给予他们更多的保障,减轻他们更多的风险,同时让他们参与。
但这怎么可能,郭淡又不是做慈善事业的。
他们并不知道,对于郭淡而言,这一笔买卖不在于赚多少钱,而是赚大钱的必要条件,他并没有去追求更高得利润,而是去追求更先进的武器。
故此第二日,郭淡便前往军营。
“郭淡在哪里?”
郭淡刚刚进入军营,就见李如松迈着大步从屋内行出来,左右张望了下,见到他时,立刻张开双臂,给了一个他一个大大得熊抱。
“哈哈!真是没有想到你能够这么快,就履行了当初得诺言,我果然没有信错人啊!”
天啊!
郭淡被他抱得都快要喘不过气了,用尽全身力气,推开李如松,笑道:“要是没有把握,我怎敢让将军去铲屎啊!”
李如松不但不恼,反而乐呵呵道:“是不是我再去铲几日,你还能过再多给一些啊。”
“也许吧。”
郭淡耸耸肩。
“哈哈…….!”
李如松实在是太兴奋了,有了这二十万两,他们的梦想就能够完成,一只完全配备世上最优良火器的军队。
想想都非常激动啊!
这时一个老者从屋里行出,正是李成梁。
郭淡立刻走过去,道:“晚辈见过宁远伯。”
李成梁抚须一笑,道:“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郭淡笑着点点头,又道:“不知宁远伯在这里是否习惯?”
李成梁呵呵道:“比老夫预想中的要好得多,只不过老夫戎马一生,这突然回到市井,有些不太适应,故此常来这里走走。”
“明白,明白。”
轰!
忽听得一声巨响,郭淡顿时吓得一跳,“什么情况?”
李如松哈哈笑道:“定是赵主事在实验新式火炮。”
“是吗?”
郭淡道:“那我们就过去看看吧。”
他们来到军营后面的一片大空地上,只见不少士兵拿着各式各样得火器在装填弹药,或者在射击。
到处都是硝烟弥漫。
“看着还有点意思!”
郭淡笑道。
“何止有点意思。”李如松激动道:“我现在若不听几声炮响,可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这听着可真是太过瘾了。”
李成梁苦笑道:“你这里光实验得弹药,就快赶上辽东军。”
郭淡惊讶道:“真的吗?”
李成梁点点头,道:“那鸟铳在辽东军可是非常精贵的,平时哪能这么训练,目前辽东军全军也只配备着两千八百多门,而且远没有这么精良。”
语气中满满都是羡慕,他早两日就来这里看过,他立刻就认为当初那一场与利益集团得军备竞争,输掉了辽东军得未来,如果当时争取到与卫辉府的合作,那辽东军肯定是要起飞啊!
李如松道:“有了这鸟铳,再回头看看那三眼铳,简直就是不堪入目,什么火器,就是一榔头。”
明军还真用不起鸟铳,多半都是用制造粗劣火门枪和三眼铳,这两种同属金属管形火枪,威力、命中率、射程都是相当感人,辽东军大概配有一万五千多门火门枪和七千多门三眼铳,鸟铳所占比例,真是低得可怜。
郭淡呵呵一笑,又向李成梁道:“宁远伯此言差矣,这可是在省钱。”
“省钱?”
李成梁诧异地看着郭淡。
“郭顾问。”
这时,赵士祯走了过来,拱手一礼。
郭淡拱手回得一礼,面色严肃道:“赵主事,你们这火器研发可是花了不少钱啊。”
“啊?”赵士祯愣了下,旋即面色尴尬道:“我…我太不敢管账。”
他连自己吃饭得钱都不管不了,哪还管得了这些,好在账房从不跟他计较钱,所以他在这里是如鱼得水。
郭淡道:“我知道,但是赵主事今日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要给我一个非常成熟得产品,不管是鸟铳,还是火炮,务必要保证我们生产得每支鸟铳,每一门火炮都能够在战场压制住敌人,如此我才能够接到朝廷更多的军备订单。”
李成梁顿时恍然大悟。
这研发的确耗钱,但最耗钱的其实是以次充好,滥竽充数,生产出来,到战场上又不顶用,没玩两下就坏了,又得回炉重造,明朝就专干这种事,他们并不知道,其实一件成熟得产品,是最省钱的。
那点点研发费就算不得什么。
赵士祯非常谦虚道:“但愿不会令郭顾问失望。”
如今他算是知道了,这郭淡就是他的伯乐,这语气是非常恭敬,再也不敢显什么官威。
他带着郭淡来到中间的一张长桌前,只见上面放着几只样式不一的鸟铳。
赵士祯指着左边一支道:“这是倭人使用的鸟铳。”又指着右边得鸟铳道:“这是从鲁密国传来得鸟铳,而中间这便是我们根据二者之长研制出来的鸟铳,经过试验,证明足以胜过二者。”
说话时,他拿起中间那支七尺长得鸟铳。
李如松一看到这鸟铳,双拳紧握,浑身发颤,激动不已,仿佛看到一位大美女似得。
赵士祯开始跟郭淡介绍起来,这鸟铳是由哪几样部件组成得,长、重和部件的大小,以及射程、射速、命中率、损坏率,等等。
真是一派理科男作风。
这在大明朝是非常罕见得。
当前的文科生多半就是差不多。
其实赵士祯以前也没有这么细致,其实是受郭淡影响,因为郭淡就是要看数据,别跟我吹那些有的没的。
赵士祯道:“这鸟铳是依靠扣动扳机射击,其准心和威力已经强于弓弩,是完全可以取代弓弩的…….!”
郭淡接过鸟铳来,脑中闪过一些抗日神剧的画面,随口笑道:“要是在上面装上一把刺刀,是不是也可以取代长枪啊。”
“……!”
此话一出,李成梁、李如松、赵士祯皆是呆若木鸡。
郭淡看着他们道:“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
赵士祯猛然惊醒,激动不已道:“郭顾问的这个想法可真是太妙了,我看可行,一定可行。”
李成梁若有所思的点头道:“火枪手最怕的就是近战,一般都会安排大量的刀斧手保护,这上面若一把刺刀,那么即便敌人近身,火枪手至少也有一战之力,妙哉!妙哉!”
李如松一手重重地搭在郭淡的肩膀上,道:“郭淡,你小子真是一个天才啊!”
郭淡笑着摇摇头道:“你先别忙着高兴,多装一把刺刀,成本又会更高。”
李如松嘿嘿道:“你还在乎这点钱。”
“我是一个商人。”郭淡微微歪头。
当然,在这里,以前的旧火器,都已经统统都扔到垃圾桶去了,包括什么火门枪和三眼铳,虽然赵士祯也有过一些改良,毕竟这是明军配备最多得武器,但是赵士祯也真不太好意思带着郭淡去看。
因为那些玩意从结构上就注定它不如鸟铳,再怎么改也就那样,无非也就是图个便宜呗,郭淡什么身份,会图那个便宜么。
赵士祯又带着郭淡来到火炮试验区。
这才是最花钱的玩意。
“目前火炮有两种。”
赵士祯道:“一种是轻型的,一种是重型的,轻型得射程短威力小准心差,但是可以快速射击,而且实战中损坏比较小,又能容易修理,目前我们明军多半都是配备这种轻型火炮。而这重型火炮,也是来自于弗朗机,他们一般都用于船上……!”
“是吗?”郭淡眼中一亮,不禁看了看那门重型火炮,真是肉眼可见得重。
赵士祯点点头道:“其优点射程远,准心高,但一般用于攻城战,海战,难以用于野战。”
李如松叹道:“就是太贵了一点,因为这火炮需要很多铜啊。”
郭淡瞧了李如松一眼,笑道:“将军,如果我们大明拥有十个炮兵营,每个营拥有一百门火炮,你说能不能将蒙古人打得找不着北。”
赵士祯听着可都吓坏了,你不懂就别乱说,这火炮哪能一个营一个营的安排,每支军队有几十门火炮,那就已经是相当相当精锐了。
动不动就一百门。
你真是财大气粗啊!
李如松听得都醉了,道:“何止是北,那真会打得他们连天都找不到,不过…这真的可行吗?”
郭淡耸耸肩道:“谁知道呢。”
戎马一生得李成梁都是目瞪口呆。
他也开始在幻想,如果我们拥有十个炮兵营,十万人组成的鸟铳队,这战争又该怎么打。
太刺激了!
参观完之后,郭淡便向赵士祯拱手一礼,道:“真是辛苦赵主事了。”
言下之意,我这钱没有白花。
赵士祯忙道:“其实最大的功臣是郭顾问,而非是我。”
郭淡笑道:“赵主事何时懂得这溜须拍马的功夫。”
赵士祯却是严肃道:“我并非是在溜须拍马,我说得是事实,关于这鸟铳以前其实也能够生产出来,我们并不是没有这个技术,但是由于需要很高得制作工艺,导致成本高,制造时间太长,是难以大量生产。
但是在卫辉府,这都不是问题,而原因就在于郭顾问你创造得流水线生产,目前产量是以前的十倍不止,而其中损耗却只有以前六分之一,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其实生产技术,明朝也不是没有,只是掌握这门技术得人少,而且所有部件都得一个人做,生产非常慢,但是流水线的出现,可以令鸟铳实现大规模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