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x66f優秀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644章 通向人間界的井看書-mayq7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这一招的奥妙,其实真正分出隐轮的时机是在被人格挡之后。
当特殊的力量注入武器之后,一旦出击,不论是被对方格挡还是击中对方,都能触发隐轮的产生。
到了第五绝,那巧妙之力更上一层,还能触发第二枚隐轮。
到了第六绝,能触发第三枚。
到了第七绝,那就是至高境界了,能触发第四枚隐轮。
届时四枚隐轮相互交错,能够在战斗中随意变化位置,纵横切割,凶险异常。
“因此,这第四绝才是关键,分不出第一枚隐轮,后续的三绝就没法练。也只有掌握了第四绝,后续的三绝才有希望。”
陈靖练到这里,也停下来了。
“第四绝虽然已经被我勉强掌握,但还是得多加练习,方能熟练。至于第五第六第七绝,那都得等第四绝熟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才能更进一步。”
在珞珈山闭关了4天,陈靖状态完全复原之后,到第五天,他去了一趟瑶池海。
想收拾收拾陆景十二。
可当他赶到7号药田的时候,却发现陆景十二并不在这。
在这职守的人,是另外一个人。
这人应该是天域本土的奴生子,见陈靖穿着昆仑一脉的衣服,便知对方尊贵,见了就行礼。
“我问你,这儿之前不是由一个人间界来的蝼蚁在这打理么?人呢?”陈靖问他。
“回禀公子,这儿之前的确是由一个人间界来的蝼蚁在打理,叫陆景十二的,可他来这没多久就已经被调走了。”奴生子答道。
“调走了?调到哪里去了?”
“调到蜀山一脉去了。”
“为何好端端地要把他调走?”
“好像……好像是蜀山的丽雅夫人见他打理药田得当,就特意讨要了他去打理庭院花草。”
陈靖听得好笑,就凭陆景十二,他打理药田得当?
像陆景十二那种目中无人的傲慢之人,从小生活在陆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活都没干过的,他真能懂得打理药田?
但不管怎么说,这陆景十二既然已经被调走了,那么再想弄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算他命大。’
本来以陈靖现在的身份,就算是直接弄死陆景十二,也不会有谁会追究。一个人间界的蝼蚁而已,杀了也就杀了。
顶多顶多,就是像上次一样,被阮凝思上门责问个一两句。仅此而已。
之后他又去了8号药田,见到了李中豪。
李中豪还不知道他这些日子所经历的事情,故而见到他之后,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你来我这做什么?”
陈靖冷笑一声,也不对他言语什么,仅看了几眼,就离开了。
像李中豪这种矜矜业业的做派,只怕要在这药田当一辈子奴仆。
离开了药田,他又去了瑶池海的中心。
茫茫大海,冰天雪地。
很长一片的海平面上,都有着大块的浮冰在漂浮着。
一眼望不到边的莲花,在瑶池海里生长得极为茂盛。
这莲花跟人间界的品种是大不一样的,其莲叶之宽大,有床铺大小。
其花朵绽放时,直径能达半米。最大的,直径甚至还能超过一米。
无尽的花海中心,有着一个被冰雪覆盖的凉亭。
有一老翁就坐在那凉亭里,拿着鱼竿,对着瑶池海垂钓。
在他的身后,一茶几、一破井。
茶几上烧着荷叶茶,他时不时会喝上几口。
这是陈靖第一次来这边,而且是真身驾临。
根据病鬼男的记忆,他第一眼见到这个老翁,就认出了其身份——酒痴。
细观其模样,却是跟清风堂的酒老,有着六七分的相似。
而实则,此老也正是酒老的兄长。
其真名,姓赵,是昆仑月轮峰一脉的后人,叫赵久池。而因他嗜酒如命,则‘久池’被人喊作了‘酒痴’。
在爱酒这一方面,他比起酒老有过之而无不及。
回想病鬼男的记忆,陈靖发现病鬼男只是认识此老,至于有没有其他的交往,至少他这五分之一的记忆里没有携带。
“你来这做什么?”
还没等陈靖再靠近些,那亭子里的酒痴已经开口了。
从这语气听来,似乎他对陈靖的事情也是了解的。
要不然,语气也不会这么平和。
“闲来无事,随便转转。”陈靖答了声,也干脆飘了过来,落在凉亭里。
老翁盯着他看了几眼,似笑非笑:“以秦氏之躯,换了这么个蝼蚁之躯,真值得?”
“苟延残喘,总比不过身体健全吧?”陈靖微微一笑。
老翁听他这么答,也不多说。
事实上,病鬼男以前人缘虽然不太好,可天域很多人对他的处境也很理解。
可惜不是生于嫡系,若为嫡系子,他如今的情况定要好得多。
“堂堂酒痴前辈,竟喝起茶来了,这有点匪夷所思啊。”陈靖忽道。
老翁淡笑:“职责所在,岂敢饮酒?”
“小酌几杯,倒也不妨事。”陈靖说着,伸手一掏,就摸出一瓶茅台来。将盖子一打开,顿时就有一股酱香味弥漫而出。
老翁的鼻子极为灵敏,一闻到这味,目光立刻就跟过来了:“这酒,怕不是天域的吧?”
“如您老所见,是凡间的,是这个蝼蚁带上来的,我也不嗜酒,想着留着也浪费。不如,送于您老?”
老翁喉咙干涩地鼓动了两下,挥挥手:“拿走拿走,老夫职责所在,岂能饮酒?若被发现,定要问责。老夫可不想被上头责骂。”
“既然如此,那便算了。”陈靖见他不喝,也就作势将酒往水里倒。
却才倒了一缕下去,就被老翁给喊住:“你这是做什么?”
“凡间的酒,我是看不上的,我反正是不嗜酒的,留着也无用。”
“岂能浪费?这人间的酒,虽然比不上天域的美味,可也别有一番风味。你小子实在是暴殄天物。”老翁手一勾,就轻而易举从陈靖手里将茅台给抢了去,然后藏在衣袖当中。
见状,陈靖心中一笑。
酒痴不愧是酒痴。
“你来这,不会是专门送酒的吧?无事献殷勤,有什么目的,就直接说吧。”老翁虽爱酒,可脑子却活泛。
陈靖也不拐弯抹角,指着那口破井就问:“我能下去瞅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