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np4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特種奶爸俏老婆 起點-第四千八百零八章:鯊魚海盜團相伴-f0p2l

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第2更)
沈霞扶起柏剑阁……
不光是柏剑阁本人,其余所有人的内心都是一颤。
本以为毫无机会,可现在机会有摆在了眼前。
当下的情况简洁明了。
重新拿到第三能源集团的半价合同,不至于像过去那般暴利,但一年盈利上几百万、上千万依旧可能。
如果拿不到,那只能等着破产,万贯家财烟消云散。
夏东、夏北两地的供应商们,在柏剑阁和初军的带领下,已经纷纷道歉。
漠北的一干人等,目光投向了骆南辉和朴和昌。
骆南辉和朴和昌的脸色难看,两个人暗暗握紧了拳头。
面子,家族未来?
到底哪一个更重要。
沈霞没有给他们过多纠结的时间,离开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漠北的矿源,又不是非要卖给他们第三能源集团,向一个女人下跪……”
骆南辉眼角不屑地看向柏剑阁等人。
“我们漠北的矿源,自然会有销路,大家不必慌张。”
朴和昌淡淡地道。
其余的漠北各大家族的代表闻言,心里稍安。
又见朴和昌自信的模样,心里头更是多了几分踏实。
朴家近些年来,组建了贸易公司,已经是颇有规模。
以朴家的人脉关系,搭上某个大客户将矿源输送,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骆南辉和朴和昌带着漠北大家族的一行人离开了。
柏剑阁和初军的脸色都不太好看,也并没有反驳。
他们此刻心中还是感激沈霞的。
帮他们挽回面子的同时,更是给了他们继续合作的希望。
……
“妈,你为什么还要给那些人机会啊,他们根本就是吃里扒外,而且这些年和江作权勾结……”
上官飞儿气冲冲。
沈霞亲自下厨,正在厨房里忙活,上官飞儿打下手。
林昆也在一旁帮忙,今天之后,他是打算离开川市了。
沈霞笑而不语,看向了林昆。
林昆笑着说:“飞儿,大姨这不是给夏东、夏北机会,而是在给我们自己机会。”
上官飞儿不解,“这怎么就成了给我们自己机会?”(一零)
“如果不给夏东、夏北两地供应商机会,第三能源集团的供应商,是不是只剩下阿卜杜勒一家了?”
“是……”
“如果阿卜杜勒家族不给我们供货,或者恶意涨价,这其中未知的因素太多,我们能怎么办?”
“我们可以找其他的国外供应商啊!”
“和平的年代,什么都好说,可万一到了战争年代,哪怕是没有硝烟的贸易战,靠国外进口是行不通的,第三能源集团是国家的重点能源产业,关乎到了全华夏的民生基建,所以必须万无一失,给夏东、夏北两地的机会,也是给我们自己留后路。”
林昆笑着说。
“你啊,还是太单纯了,真不知道把你送去国外读书,你都学了些什么,以后跟在你表哥身边好好学习,算了,你表哥也不如你静瑶嫂子在商业上的造诣高,这次回漠北,不要让我失望了。”
沈霞笑着在上官飞儿的脑袋上敲了敲。
“哎呀,妈……人家都是大姑娘了,你还敲人家。”
上官飞儿故意嘟起小嘴。
……
海上游轮。
永远也不要小瞧了来自阿拉伯的这些富家公子的败家能力。(零一)
或者奢侈的生活,对于人家而言根本就算不上是败家。
但钱多的没有办法用数字统计,除了花还能干什么?
终不能像国外的某个飞机没油摔死的富翁,吝啬一辈子吧。
每次私人飞机出行,都要计算着行程加油。
也不知道是飞机燃油太贵,还是担心油箱子里装了过量的油,会导致飞机的耗油量格外加重。
总而言之,遇到了大风的天气,油箱子里的油不够飞行到目的地,结果就从天上掉下来了。
轰隆……
飞机摔了个稀巴烂,有多少钱也没用了啊。
阿卜杜勒坐在船头的甲板上,正在钓着鱼。
晚上的鱼儿容易上钩,他今天的运气不错。
甲板上摆放着沙发、茶几,甚至还搭起了帐篷。
几个穿着性感的姑娘,喝着名贵的红酒莺莺燕燕。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七个姑娘,分别是来自七个国家,一等一的好看。
忽然,远处的海面上,驶来了六艘快艇,来势汹汹。
快艇上的都是真枪荷弹的杀手。
“少爷,有危险!”
贴身跟随阿卜杜勒的管家,一直吩咐手下的人警惕四周。
在快艇刚出现在视野里,已经被高倍望远镜捕捉到。
“啊!”
七个身材性感,模样漂亮的姑娘,马上就慌了神。
争着往船舱里跑。
这里距离岸边可是远着呢,真要是被人在海上杀害了,十有八九是要成为冤案。
如花似玉的年纪,怎么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死了呢。
“果然啊……”
阿卜杜勒收起了鱼竿,脸上的笑容轻松自然。
“少爷,咱们快躲一躲吧。”管家满脸惊慌。
如果少爷出事了,哪怕他今天不死,也会被家族处死。
船上有四个保镖。
这四个保镖都是好手,手里拿着枪准备迎战。
可当他们其中有人看到了快艇上的黑色鲨鱼头标志后。
脸上都流下了冷汗。
鲨鱼海盗是南海地区凶名远播的海盗团,这些人据说都是雇佣军出身,可普通的海盗不同。
这些海盗的作战能力极强,所过之地从不留活口。
可华夏的海域之内,不是没有海盗么?
这些海盗怎么会突然出现,他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不,一定是人为财死,有人花了大价钱雇佣他们!
快艇靠近过来的速度极快,一千米、五百米……
已经到了子弹射程之内。
四个保镖却是没人敢开枪,而快艇上的海盗也没有开枪。
噗通!
所有人都紧张,唯独阿卜杜勒,他又将鱼竿抛进水里,刚刚收回来鱼竿,只不过是为了重新挂上鱼饵。
“少爷,危险啊!”
管家急得都要给阿卜杜勒跪下了,伸手就来拉阿卜杜勒。
怎么感觉少爷自从去了一趟漠北回来之后,就有些傻了呢?
楚静瑶漂亮得天下无双,难不成是把少爷的魂儿给勾去了?
“船上的人听着,我们只要阿卜杜勒的脑袋,只要你们不反抗,就不会没命,你们要是敢反抗,呵呵……”
快艇的高音喇叭传来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