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cq6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海賊之禍害 線上看-第十五章 邁向更高等級的一刻相伴-1b9vm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
广场上。
莫德一直都在广场。
他身姿挺拔,神情平静。
所有关注着莫德的人,并未察觉到什么异样。
哪怕是飘在莫德身旁的佩罗娜,亦是如此。
无人注意到,站在广场中央的莫德身后……是没有影子的。
与此同时。
王族陵墓的隐秘殿室内。
莫德踱步而来,倚靠在门沿之上,颇为意外看着倒地不起的路飞,以及仍有一战之力的克洛克达尔。
路飞战败了。
这个结果在意料之外。
兴许是因为他的到来,所以终究还是改变了一些东西。
比如,
让路飞少挨了一次克洛克达尔胖揍,以至于路飞没能多积累一次经验,所以没能完成打垮克洛克达尔的最后一块拼图。
不过,怎样都无所谓了。
“这地方,真是别有洞天啊,而且足够隐蔽。”
莫德的视线逐一掠过略显慌乱的克洛克达尔、昏迷中的寇布拉,巨大的历史原文,最终定格在一脸惊诧的罗宾身上。
“要不是我送给你的‘影标’,还真没办法第一时间找到这里来。”
“影标……”
罗宾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莫德所说的影标是什么东西,便是下意识摸了摸兜里的那一只斑纹壁虎。
莫德看着罗宾的动作,问道:“所以,为什么不向我‘求救’?我可不认为你能在这种情况下脱险。”
“……”
罗宾顿时沉默。
当最后的希望落空后,为了探寻历史真相而费尽心思寻找了二十年的她,已然没有动力再找下去了。
心存死志的她,自然就没想过要用掉莫德给她的一次求救机会。
“算了,东西是你的,用不用是你的自……”
莫德微微摇头,话到一半突兀止住。
眼中余光中的克洛克达尔所在的位置,此时仅剩下缕缕黄沙。
却是克洛克达尔趁着莫德和罗宾说话时,让身体元素化,旋即以最快的速度绕到莫德身后。
那内藏剧毒的金钩,已然蓄势待发。
若是偷袭成功,将会化险为夷!
电光火石之间,克洛克达尔眼神阴狠,挥动金钩刺向莫德的要害。
然而,莫德仿佛是后脑勺上长了眼睛一样,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只是反手向后一探,就精准握住了克洛克达尔那内藏剧毒的锋利金钩。
“嗯?”
克洛克达尔骤然一惊。
当钩子被莫德握住的那一瞬间,他就意识到钩子并没有刺穿莫德的肌肤。
历史原文前,罗宾心头一惊,失声道:“徒手……握住了……可那上面……”
话还没说完,殿室内就响起一下金石之声。
却是莫德徒手掰断了毒钩。
“挺果断的嘛,克洛克达尔,也对,这是你‘唯一’能翻盘的机会啊,但你显然没有把握住。”
话音一落,莫德便是转身。
没有拔刀,而是伸手朝着克洛克达尔探去。
克洛克达尔脸色一变,身体顷刻间沙化,向后疾退,欲要拉开和莫德之间的距离。
但莫德的手更快,直接掐住了克洛克达尔的脖子,以此遏制住克洛克达尔身上的元素化现象。
“这是……武装色。”
脖子被钳制住,克洛克达尔瞳孔一缩,在气管被蛮力挤压之时,毫无半点停滞的在掌心上凝聚出一团沙旋。
莫德又岂会给克洛克达尔垂死挣扎的机会,另一只手直接拔出秋水,径直刺向克洛克达尔的心脏。
噗嗤——!
缠绕着武装色霸气的秋水刀身直接从克洛克达尔后背透体而出,带起一阵血花。
“呃……!”
克洛克达尔身体一震,瞪着双眼,直直盯着近在咫尺的莫德。
生机正在飞快流失,克洛克达尔的目光无力下垂,落在刺穿自己心脏的秋水刀身上。
他的神情渐渐狰狞起来,似乎无法接受自己即将死去的事实。
那在掌心凝聚出的沙旋,却是不可抗力的烟消云散。
克洛克达尔眼中的光泽,随之慢慢黯淡了下来。
莫德平静看着克洛克达尔脸上的狰狞神情。
先是松开制住克洛克达尔脖子的右手,旋即利落抽回秋水,转身朝着殿室内走去的同时,挥动手臂甩掉了刀身上的鲜血。
咚——
莫德身后,克洛克达尔双膝跪地,随即缓缓向前倒在地上,渐起一阵沙尘。
这个在大海上驰骋多年的海贼枭雄,就这样死在了莫德刀下。
而当他生机断绝之后,能够留存下来的痕迹,就是化作丰富的经验值收益,顺着一条所有人都看不到的通道,结结实实反馈到了莫德的体内。
顷刻之间,代表着恶魔果实能力的第六颗星——亮起!
这也是,莫德四项能力值全部跨越六星级,真正迈向更高等级的一刻。
有那么一瞬间,接受了克洛克达尔经验值的莫德,深感自己离无敌仅有一步之遥。
但理智很快将他那不切实际的【观点】击碎。
真要无敌,恐怕最少也得四项需求达到九星半。
莫德微微摇头,甩净秋水刀身上的血迹,旋即将秋水归鞘。
罗宾怔怔看着克洛克达尔的尸体。
就这么死了……
像是轻轻一口气吹灭蜡烛般轻易。
令她恍若身置梦中。
直至莫德的脚步声来到近处,罗宾这才回过神来,仰头默默看着面前这个令人兴不起半点反抗之意的男人。
莫德扫了眼罗宾胸膛上的伤势,道:“你伤得很严重。”
罗宾苦笑一声,艰难拿出解毒剂,声音微弱无力,道:“这是解毒剂,能解草帽小子体内的蝎毒。”
莫德接过解毒剂,偏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路飞。
原来是中了蝎毒……
莫德没有第一时间给路飞解毒,而是看向身前的罗宾,问道:“你在求死?”
罗宾眼帘低垂,再一次沉默。
而沉默,即是默认。
莫德看着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的罗宾。
“对现在的你来说,求死固然容易,但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死了,奥哈拉存在过的痕迹将会彻底被世人遗忘,然后消失在无人能知的历史长河中。”
“你……”
罗宾猛地抬头,直视着莫德。
莫德神色平静如水,淡淡道:“我对八百年前的历史真相毫无兴趣,但不论什么事物,只要是有幸能留存下来的‘火种’,往往都是弥足珍贵的。”
“只要活着就一定会遇到好事。”
“所以,别让自己死得太廉价了,妮可罗宾……”
说着,莫德看向历史原文上的古代文字。
而罗宾,则是低着头,眼眸剧颤不止,显露着她那不平静的心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