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入冬后,温度越来越低;越往北走,温度也越来越低。
两者结合起来,让方长北上的路途,成为了见证百姓们穿的越来越多的旅程。
而且不止百姓们,两旁的草木也枯黄的越来越透彻,清晨草尖儿上的露水渐渐变成白霜,白霜又越来越厚。
树上的叶子越来越少,树枝也越来越光秃,直到某天温度骤降,出现了美丽的树挂。有顽皮的小童,经常会趁着同伴走到树下时候,抬脚给树干猛地来一下,然后双方在纷纷扬扬降落的枝上冰粉中,嬉戏打闹。
地上也铺了一层皑皑白雪。
房屋、田野、远山近水,统统被盖在柔软的白色毯子下面,偶有挂不住雪的立面,对照之下显得有些黑洞洞的。
人们减少了活动,雪面上却多了各式各样的脚印,那是兔狐麻雀之类留下的痕迹。
这里尚未出中原,但风光风俗和南面区别不小,倒是口音依然接近。
名门嫡女:神探相公来过招
深海 主宰
远近的村落小镇里,民居的建筑方式也有变化,似乎更少使用木材石块,更多用砖瓦、稻草、泥胚,若是春过雪消,大地上的色调一定比南面更接近大地的颜色。
方长摘了斗笠,将其挂在背上,继续朝前走。
路上的雪已经被踩结实,滑溜的紧,当然他偶尔不走正路的时候,柔软的雪面上也留不下痕迹。
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周围没有多少行人,偶尔从路上走过的,统统将自己包裹严实,互相也不说话。看了看周围空旷的原野,方长准备找个村子,问问附近的地理和行政区划之类的讯息。
毕竟,他手上虽然有地图,但是精度着实有些感人,更是没有明显地标可以确认位置。
不远处有个不大不小的村子,里面隐隐有吹打声传来。
方长下了官道,朝那个方向走过去。
四周的路上,也有几个人正往那边走,似乎是为了同一个目的。
走进村口,里面的情形和外面不同,相比外面冷冰冰的旷野,村里人气顿时旺盛起来。虽然现在气温低,但是大人孩子都穿着尽可能厚的衣服,站在外面看吹打。
而旁边搭着棚子,里面停着棺木,旁边有些人头上围着白布,直系子孙穿着孝衣,正做白事。
每当有宾客前来吊唁,他们便出来回礼,棺木两边的人则齐声呜咽,还有专人在逝者儿女旁边劝扶,以免其痛哭而无法继续进行葬礼,众人行为皆有,倒也因此秩序井然、哀而不伤。
附近搭起了个普通台子,上面有从附近村里雇来的锣鼓队,正在那里用笙、鼓、笛、木琴、唢呐、镲之类,碰碰咔嚓呜哩哇啦的演奏。
方长看到有人正用一种看破凡事的语气,和旁边的说:
“也是这几年年景不好,不然的话,谁家办事不请两个锣鼓队。两边斌着劲儿吹打,都想把对面压下去,那样的场面才好听好看。现在么,有的看就不错嘞,别挑了……”
旁边人的表情,似乎在说“谁挑了?!倒是你在喋喋不休”,不过最终还是没敢说什么,点点头继续看台上吹打。
空气中有着鞭炮爆炸后的淡淡硝烟味,还有烟气和食物的香味从某处院子飘过来。
想了想,方长翻了翻双肩包,转身朝一处贴着黄纸的院子走去。
屋里小炉子烧得很旺,正有村里能写字的人充作账房,磨墨蘸笔在大册子上,书写来人的名字,还有随礼的账目。随礼的额度,都是来人根据自己的远近串联商议的,越近越多些。
方长看了看,册子上都是姓云的,于是放下两串铜钱,说道:
“云长,长短的长。”
写账册的人抬头看了看,感觉面前人很是感觉亲近,而且看起来眼熟,于是没有多问,点点头在账册上写下“云长三十文”的字样,接着旁边人给了方长一根短布条,便示意下一个人上前。
方长没有去吊唁,走了几步,旁边已经有人开始组织宾客们吃饭,这是接待仪式里面的重要项目。
在两条较为宽敞的巷子里,用竹竿和粗布搭了棚子遮风。这棚子也可以在雨天挡雨、雪天挡雪、夏日挡阳光直射,还能在有扬尘的日子里挡灰尘,算是红白事招待宾客必备的物件儿。
棚子里面放了些桌子,形态各异,包括桌子四周的长凳,也是高矮材质形态不一,还有些写了字迹或者做了记号,明显是左近乡邻们凑起来的。天下较为贫瘠,办这种大事的物件,往往都需要到处借才能凑齐。
大唐贞观一书生 张围
方长被人安排到一张做工粗糙的黄漆桌前面坐下,桌子上面很是斑驳,漆面剥落严重,虽然看起来其主人常常擦拭,但依然有层层污渍相叠,给桌面加了层油光。
马上有青壮扛着长条托盘,端来四个碟子压桌。
里面是两盘八块酥点心,一盘在沙土里面炒的花生,一盘炒南瓜子。
办事这家人虽然是小康之家,但依然没啥条件讲究,听周围人所说,更为殷实讲究些的人家,压桌碟会用四干四鲜四冷荤四点心,并诉说自己参与那等宴席的经历,让周围人尤其是小娃娃,一时间食指大动羡慕不已。
邪徒寻仙 醉尤生
接着是凉菜,却是皮蛋豆腐、萝卜拌干丝、切得极薄的猪头肉、猪皮冻。大家已经吃了些压桌碟的东西垫肚子,这时候旁边有村里年轻人捧了酒壶过来,给每桌里喝酒的人倒些浊酒。
猎 虾
这种事上是喝不起高粱酒的,那是大量粮食酿造,对普通人家来说有些贵重,所以此处流行劝酒,即让客人多喝些这种好东西。
棚子里的气氛热烈起来,粗碗交错,互相也开始聊天。
接着热菜便端了上来,醋溜白菜、肥肠烩猪肝、鸡蛋炒木耳、肉丝炒豆芽、羊肉炖萝卜、油渣雪里蕻,还有一盘撕烧鸡和一碗炖鱼,似乎因为价格和获取难度问题,鸡和鱼都不是整只整条的,甚至碗里鱼肉的品种都不相同。
方长和旁边人一起喝了两碗,聊了些年景和周围逸事后,混的熟络了,便开口问周围地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