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ud0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第三百六十八章 新的標準相伴-ijki2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曹沫、周晗设下陷阱,就是想着进一步挤压陆家及泰华的资金压力,引诱居心不良的韩少荣、尼兹.奥本海默对陆家下手,但他们之前是有这样的部署跟预测,但韩少荣会具体用怎样的手段,眼前却是一抹黑。
程新能从上市公司泰华近半年来的海量交易数据里,看出不同资金对抗的蛛丝马迹来,这对推测韩少荣对陆家所用手段及布局,真就是太有用了。
“这路潜伏在泰华里的资金,十之八九来自韩少荣、来自华茂资本,你们就照这个进行充分的准备……”曹沫跟程新说道。
“韩少荣,我们要跟华茂资本打擂台?”程新震惊问道。
在熟悉韩少荣的人眼里,几乎都对韩少荣不怎么感冒,但在证券投资市场,在程新这些证券投资新手眼里,韩少荣却是一个传奇式的存在,却是他们默默立志要接近的一座摩天高峰。
虽说韩少荣很早就涉足股票交易,但他早年主要还是以做餐饮、批发市场承包摊位搞商品批发为主,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个体户,只是规模比一般人做得大而已。
韩少荣在证券市场真正发家,还是借助早年上市公司职工股流通改制的东风。
当时已经是证券公司营业厅大户的他,也在证券市场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积累一些经验,也在自新中国成立就是金融最重镇的新海结识一批手握重金的金融诸侯们。
看准机会后,韩少荣就不惜拆借巨资,大笔收购上市公司改制前的职工股,在改制流通后再找资金配合做高股价,抛售获取数倍乃至十数倍的超额利润,一下子就成为全新海有名的亿万富翁。
之后正式成立华茂资本,不仅在国内的证券市场,还进入港股呼风唤雨,手法风格极为犀利、大胆。
始于零五年的股权分置改革,韩少荣也是同样的手法,提前大规模收购暂时无法在证券市场公开流通的上市公司法人股。
虽然说这些法人股在改制后,要等到两到三年的锁定期过后才能分批在证券市场减持,虽然说牛市已经过去,上证指数跌落剩不到最高点的三分之一,但韩少荣收购上市公司法人股的成本更低。
至少在华茂资本的账户上,这一次的投资都有极其丰厚的盈利;而等到真正能减持时,掰着脚趾头都能想明白,韩少荣一定会调动资金将相应的股价炒高,以期收获得更超额的暴利。
不过,也恰是如此,韩少荣大量的资金也被锁在这些暂时还没有过锁定期的上市公司股票之中,手里能动用的资金,即便比他跟钱文瀚加起来都要多,但也有限。
不管程新多震惊,曹沫还是将一些基本情况跟他说清楚:“我这次计划通过公开市场吸纳泰华的股票,目的是要在某个时机重创泰华的股价,逼迫大股东质押出去的股票面临平仓的风险,当然同时也会争取从持有质押权的金融机构手里直接收购这些质押的股票——不过,这一消息,前天夜里应该已经传到韩少荣的耳中了。目前我们既然看到韩少荣有资金潜伏泰华之中的痕迹,差不多也能肯定他们有着同样的意图,但他们未必知道自己已经有所暴露——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要怎样操作才更为有利,这还需要你们好好琢磨……”
“韩少荣要是不知道我们的动作,就简单多了,现在这么多变数,就难说了——”佳颖大皱眉头的叫苦道。
“不是之前不知道你们这边能这么轻易就捕捉到蛛丝马迹嘛?要不然,我暂时就不会让沈济放出风声去打草惊蛇了,”曹沫却没有什么后悔的,笑着说道,“不过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变数多了,能给你们提供的选择以及操作的空间也就多了,也更考验你们的专业能力,这有什么不好的?”
“你说的倒是轻巧,对方可是韩少荣啊!”曹佳颖白了曹沫一眼说道,想要股票投资上跟韩少荣这样的人物正面交锋,天不怕地不怕的她还是感受到很大的压力。
一支股票里埋伏进三路资金,操作的复杂程度也绝对是呈指数级上升。
“韩少荣真要是靠技术吃饭,他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你们不要将他神话了,就象你哥,你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曹沫笑着问道。
“这么说,倒是不错哦。”曹佳颖咯咯笑道。
曹沫说道:“好了,天悦今天就能将资金转入专用账户,而照天悦的规章制度,会安排一名风控员加入你们的团队;你们完全可以今天就先操作起来,在操作过来当中,逐步的完善思路。”
这两天的大盘依旧是岌岌可危,随时有可能再次将泰华的股价再带下来,也就意味着建仓的机会随时就会到来。
曹沫看佳颖、程新所带的团队,看上去还很稚嫩,却有出乎他想象的专业——而他们也只需要做好专业的事情就够了。
曹沫决定现在直接就启动这个新的资金账户先运作起来,以防错过最佳的建仓时机。
曹佳颖却是无所谓的摊摊手,程新以及另外两名助理研究员却激动得多少有些情难自禁——在这个行业要摸爬滚打多少年,才能够接管两亿资金的专用账户?
“风控的事,那就赵成你亲自负责跟进——你不能因为佳颖是我的妹妹就放松要求,木象那边是完全以独立的投资公司进行运作,跟天悦没有关系,要不然我还不如将他们直接并入投资部……”曹沫看向投资部专管风险控制及合规的赵成,吩咐他道。
韩少荣在证券投资市场呼风唤雨多年,可以说是手眼通天的人物——韩少荣在泰华股票上搞什么手脚,不论背地里搞多少违规动作,甚至就算他们能抓到韩少荣的把柄乃至证据确凿举报到证监部门,韩少荣很可能就是被处罚三五十万了事。
而他们这边要有什么把柄被韩少荣抓住,则完全是另外一个概念。
为防止佳颖、程新他们年轻气盛,佳颖、程新他们也确实太年轻,曹沫决定安排赵成临时加入他们的队伍做风控——出身东江证券,从事风险控制多年的赵成,无论是在证券投资的经验,还是对相关法律法规的熟悉程度,都能给佳颖、程新他们提供到足够大的帮助跟指导。
…………
…………
佳颖、程新他们先回公司,赵成暂时还不能走;陈锋带回跟新鸿及东江证券初步约定的回购方案,还需要赵成这个专业人士把关。
看到钱文瀚一力要求主导的方案,曹沫都吓了一跳,情不自禁的问陈锋:“这个报价会不会太狠了?”
东盛及和熙在科奈罗能源及科奈罗食品的股份,钱文瀚都提出以原价回购;和熙基金在天悦工业的股份,钱文瀚考虑适度加点价,让东盛这两三年的投入多少有点收获,打算三家出资两千万人民币收购东盛所持天悦工业10%的股份。
这样的报价,倘若都是由天悦负责回购,相当于白用东盛如此巨量的资金几年,最后扔一枚硬币过去当利息。
“产业投资,甚至都是初创型的企业投资,风险都很高——和熙基金所投项目,有相当多都是颗粒无收的。他们现在紧缺资金,葛总那边了解到,和熙基金其实对很多手里现金都还算比较宽裕的投资项目,或多或少都提出回购的要求,但这年头谁手里现金真正宽裕啊?比起其他项目颗粒无收,东盛从我们这里还能收回本,在银根持续收缩近一年的当下,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陈锋说道,“今天葛军还透露一条很关键的信息,就是各大银行今天都暗地里统一执行了一条新的标准,要对所有负债及杠杆率超过一定限度的地产公司,一律中止放贷——就算是之前已经放出去的授信额度,只要超过内定的标准也都一律中止……”
“……是统一的标准,还是个别银行内控标准?”曹沫问道。
“葛军拿给我看的是央行的通知复印件,我带了一份回来——说是不对外公开,但我想东盛那边应该也知道这事了。”陈锋说道,从文件袋里取出一封复印函给曹沫。
听到这样的消息,曹沫都要替丁家倒吸一口凉气,但看央行通知,实际比陈锋说的还要严重,其中还涉及到各大银行清查地产商预售款专项账户等要求。
东盛地产的负债率及杠杆,肯定是超标了,这意味着在新的金融禁令解除之前,东盛地产只能按期归还从各大银行,却没有办法从各大银行多贷到一分钱。
这除了直接进一步收紧东盛的流动性外,所附带的副作用也不容忽视——这份通知必然令东江证券这样的金融投资机构变得更小心谨慎,甚至为保险起见,会直接执行这一标准。
曹沫真未必做得出趁火打劫的事情来,但钱文瀚、葛军他们完全没有心理压力啊。
曹沫不想在回购股份时消耗太多的资金,要拉上钱文瀚、葛军,报价方面自然要遵重他们的意见。
曹沫拿起手机,拨给沈济:“陈锋跑了一天的新鸿,初步拟定了一份回购方案,你要在办公室,我这边立即传真给你看一下——你要是不在办公室里,那最好直接找个借口出几天差吧……”
“压得很低?”沈济从昨天钱文瀚大包大揽想着主导回购谈判,就知道他们绝对会趁火打劫。
“央行内控通知的事,你那边知道了吧?”曹沫问道。
“刚知道,我人在外面,刚接到电话要回集团开会,没想到你这边又捅了一刀过来,”沈济苦笑道,“我现在真要考虑,是不是出去先躲上一阵子了。”
没有人能绝对保持理智,说生意归生意之类的话。
就连曹沫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好意思抛出这份回购方案,可想而知东盛众人看到这份回购方案时会有怎么的心情了。
特别是很多人都以为曹沫此时的成就,有相当一部分是东盛成就的,曹沫不用猜也能知道他在东盛必然能收获“翻脸不认人”、“忘恩弃义”诸多骂名吧?
跟沈济通过气后,曹沫就让陈锋照这个初定的方案,联合新鸿投资及东江证券的人找东盛谈判。
…………
…………
赵成、陈锋等人离开曹沫专属办公室所附带的会议室,曹沫坐在落地窗前,默默看着落在湖对岸林梢之上的夕阳。
虽说专业的事有专业的人去做,但韩少荣有资金已经潜伏到泰华的股票之中,甚至还在六七月份搞得泰华的股价垮塌过一次,接下来错综复杂的形势却需要他梳理清楚后全盘进行资金及应对策略上的部署。
然而想到韩少荣手里握有的现金流,以及所能调用的资金,可能比他所想象的还要多,曹沫也是暗感心疼。
“抛出这份回购方案,算是跟东盛撕破,而东盛当前所面临的形势,也必然会负气接受这样的回购方案——韩少荣自以为我们跟东盛彻底割裂,他应该要露出他的獠牙了吧?”
事涉家仇之恨,周晗心情比谁都要凝重,这一刻禁不住长吁一口气说道。
能感受到周晗内心情绪的激荡,曹沫说道:“韩少荣是很贪婪的人,泰华、东盛他两头布局,两头都不舍得放弃,我们跟东盛割裂关系,是会叫他先放手去收拾泰华,但还有两点,我暂时还没有摸清楚,总觉得心里不够踏实。”
“有什么事还没有摸清楚?”宋雨晴靠着会议桌而立,牛仔裤包裹的双腿长而丰润,她好奇的问道。
“虽然我们能肯定华茂大部分资金,都因为参与新钢联这样的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而被锁住,但他现在能调用多少资金,却是华茂最核心的机密,没有人能搞清楚,不像我们跟钱文瀚手里有多少资金,几乎是半公开的秘密,”曹沫说道,“第二就是韩少荣跟尼兹.奥本海默及斯特金.福斯特到底暗中达成怎样的协议,我们还不是特别清楚……”
从他们目前所掌握的蛛丝马迹,特别是泰华股价七月下旬被韩少荣暗中下阴手搞得垮塌,与随后泰华以新泰华炼油厂的股份抵押,从大西洋银行大笔拆借前后相承,大体可以确定韩少荣跟大西洋银行已经暗中达成瓜分泰华及科奈罗滨海新城的协议。
然而他们暗中达成的合作细节,却是谁都不知道,要不然他们采取策略时将更有针对性。
“能提前察觉到韩少荣已经对泰华有所动作,我们就已经占优了,别那么贪心不足好不好?”宋雨晴美眸含波的横了曹沫一眼,说道。
“……”周晗长吸一口气,看向曹沫问道,“你不会转回想去找斯特金.福斯特合作吧?”
“有什么不可以,”曹沫说道,“斯特金跟尼兹.奥本海默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新泰华炼油厂,但新泰华炼油厂想要很好的建成并运营下去,离不开科奈罗滨海新城的配套。韩少荣夺走泰华的控制权,只会想着将泰华作为他在证券市场牟利的工具,不可能有多少耐心,真正的去做好科奈罗滨海新城,相信尼兹.奥本海默、斯特金也应该能看到这点——这就有我们跟斯特金、尼兹.奥本海默合作的基础了。”
“科奈罗滨海新城的坑太深了啊……”周晗说道。
这个坑是他们为泰华挖的,她们当然知道这里面蕴藏的风险有多大。
特别是八月中下旬,国际原油价格也开始暴跌,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次贷危机无法再遏制往全球蔓延的危势,卡奈姆不可能独善其身,甚至因为其国内的经济结构严重不健全,受到的冲击会更猛烈。
这种情况下,他们利用好手里的资金,尽可能廉价的收割更多的天悦急需的资产才是关键,而不是轻易去涉及更深的坑。
就算是能侥幸夺得泰华集团的控制权,在周晗看来,也是要尽快放弃科奈罗滨海新城这个华而不实的项目;甚至在周晗看来,他们压根就不应该去争泰华集团这个注定难改的烂摊子,打趴下陆家,直接丢给韩少荣得了。
“没有谁会喜欢纯粹的搅局者、破坏者,葛军、钱文瀚也不例外。再者,我憎厌韩少荣,当然不想去做他那样的人,”曹沫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而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陆家可以败,但科奈罗滨海新城丢下一堆烂摊子,对我们也会非常的不利。”
“但资金要怎么解决?”周晗问道。
“这也是我想找斯特金的一个原因,”曹沫说道,“奥本海默家族作为科奈罗能源的主要股东之一,对东盛所持的那部分股份也是有优先回购权的——我想说服斯特金先支持奥本海默家族回购一部分科奈罗能源的股权。”
虽说钱文瀚将回购报价压得很低,就算东盛无条件接受,科奈罗能源30%的股权尤要六千万美元。
在危机还没有彻底到来之前,钱文瀚那边不想消耗手里的资金,曹沫自然也要尽可能减少资金的消耗。
能拉尼兹奥本海默家族承接10%的科奈罗能源股份,曹沫既不用担心科奈罗能源的真正控制权会旁落他人之手,也能最大限度节约他们手里的资金。
至于科奈罗滨海新城,在曹沫看来坑也没有那么大,他本来就有做湖湾新城的打算,后续真要接手过来,规划要重新进行调整是一定的,但并不需要砍掉。
当然,曹沫对国际形势的逆转,也没有那么乐观,毕竟当前国际一盘散沙,从各个方面上都体现不出国内的那种高组织性、高效率来,但越是如此,越要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要不然真是很难去预测负面影响会有多恶劣、多深远。
而斯特金既然贪图新泰华炼油厂,他也绝不会希望看到科奈罗滨海新城变成一堆烂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