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该去大夏的哪呢?”
计划已制定完善,现在就等找寻目标,然后开始行动。但这个目标城市并没有那么好找,因为现在人手不够,他们没法一个一个去调查,但夏萧作为大夏人,起码得定下大夏的目的地,至于其他三国,得他们边走边找。
计划十分简单,就是一共四队,分别前往大夏、南商、天蒙和勾龙邦氏。至于云国,之后再说,先专心令地面安定才是。
因为夏萧是大夏人,大夏当前人口又最多,南国和射列的人也皆在其中,所以他和阿烛亲自前去,连同小娜和铁武,以及十位化作人形的兽族人一起。
懒神附体 君不见
找寻目的地必须依照大夏中心且发达这两个原则,夏萧躺在床上半天,终于想到一座不错的城市。那几座城市中,也就那人最多,且位于诸城偏向中心的位置,不南也不北。因此,他吹灭床头的灯,于夜中安稳的睡一觉,第二日开始出发。
数多黑龙城堡围成一个半弧,其前有一广场。四队人加起来并不过百,但相当于人类秩序的新篇章。由荒兽建立人类秩序的新篇章,怎么听都有些奇怪,但就算有人反抗也必须如此。现在除了他们,没谁能在大荒上四处奔波。
结印,四道符阵亮起,彼此建立后,夏萧撤印道:
“一定要及时汇报情况,没有必要就不要出手,此次需要花费的时间很长,辛苦各位了!”
夏萧很相信诸位,扫视一遍后,当即展开双翼而走。
一队共十四人,实力最低在六阶荒兽,相当于人类的尊境生果境界。因此,他们动作迅速,朝东而去,其余三队亦然。
荒兽大森林中,天隆站在圣泉边,看着天空掠去的流光,微微摇了摇头,似极为不满,又满是无奈。
离大战已有五天,他们和大部队也失联五天。这五日,人类世界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兴许会像前段时间所见那样荒凉,也有可能野心重起,四处争斗,爆发斗乱。就这么点人,想建立秩序兴许有些痴人说梦,可夏萧那家伙,兴许又会创造出令人意外的奇迹事来。
赶路途中,偏远的村庄小镇过起以前的生活。每到饭点,便有寥寥炊烟飘起,于空中袅袅而动。对他们而言,大荒上的灾难只要不祸及他们,便能继续活下去。且只要地中不干涸,家中有粮,便能活下去。
只追求温饱的人最容易活,也最好满足,毕竟活着就好,有一日三餐便算不错的好日子。可对一些大地方的人而言,吃饭满足不了他们,反而那金银珠宝,美人佳酿,最令他们神往,甚至可以用自己的良心去换取。
好人规则
当前乃是战后,虽不明情况,可失去首领的众多人类,又暴露出各自的贪欲和私心,大多开始藏粮囤钱,欲为家族兴起不断积累,然后赶超以往的公爵大臣,成为乱世中的一方霸主。
这在以前只是痴心妄想,大夏已很多年没闹过饥荒,可谓国泰民安。但在此时的洛城中,成了赤 裸裸的现实!
洛城作为距离斟鄩最近的大城之一,拥有着庞大的城池规模,因此人口也很多。除了本地人外,还有大夏东部的人和不少南国和射列人,因此被挤得满满的。战争前,他们还算能和谐相处,可战后,毫无音讯的他们不知正魔道两道究竟如何,便面临起生死难题。
除了本地人还有些存粮,南国和射列人,以及原本大夏王朝东部的人,此时都出现极为严重的缺粮现象。战前他们就如此,可有大夏补贴,一日三餐虽无美食,可能填饱肚子。但现在城主将粮卡断不说,还要收掉曾经发给他们的米。这对他们而言,是雪上加霜,也是当头一棒。
今日,真是搜集粮食的第一天。洛城一个破旧简陋的小院中,住了三户南国人。南国人多柔弱,此时也都只有妇孺老人,年轻汉子们皆去了战场,可没回来。
看着城主派来的喽啰凶神恶煞,女人们眼中皆有畏惧,见他们进房间翻箱倒柜,发出噼里啪啷的声音更是抱住自己的孩子,站在原地不敢动。这些充当着恶人角色的家伙们只找到几张大饼,令女人和孩子们无比着急,一同上前,哀求道:
“官爷,您行行好吧,就只有这点粮了,没了这几张干饼,我们会饿死的。”
“那就拿身子来换!洛城城主府,要十六岁以下的女子,按相貌给粮。”
“这不是卖女儿嘛,这可不行啊官爷!”
女人们将自家女孩拉到身后,被带头的二愣子劈头盖脸的臭骂。
“怎么不行?你们这些外来人,能给你们房子住,给你们粮食吃已很不错,都过了这么久,还想白吃白喝?从现在起,要想吃饭,就找活去干,不想干活就卖身!”
“给我们个宽限的时限吧,就几张粗粮饼,官爷您也看不上啊!”
“就是啊年轻人,我们做事,都得讲道德,你将这些饼子收回去换不来嘉赏,但留下,我们定会跪拜你。”
“去你妈的!”
二愣子一脚踹在老者肩头,令其猛地倒地,摔了个底朝天。其余人一见,皆很不满,但气势皆不及他。
“道德?道德算什么东西?难道讲了道德我们就不用吃饭?我们放了那么多粮,本以为战后可以得到国库偿还,但斟鄩已经空了,懂吗?所有生灵,包括一根草,一片菜叶都随着数百万人一起归西,更别说粮!”
二楞子冷哼一声,注意到妇孺老人后的一位年轻女人,她有些姿色,身子似护着什么东西,当即吸引其注意。男人的目光令女人们匆匆对视一眼,赶忙向前挤,可男子抽出一把亮晃晃的刀,惊得众人尖叫。
当前这片聚集无数南国人,以及城中组成的十数个避难所中,皆有这样细长的叫声。其中还有哭声,因为这些粗鲁的那人,不会顾及情面,动不动就施暴。甚至起了坏心后,当即闩了门,强拉硬拽的将柔弱娇小的南国女子扔在简陋的床上,开始大发兽性,那水乡滋润出的皮肤极白且滑。
“滚开!”
撞开最后一名挡在身前的人,男人带着几位大汉,走到那年轻女人前。女子看起来二十余岁,可谓年轻貌美,但男人没有觊觎美色,只是在其眼瞳满是慌乱时惊道:
“让开!”
将女子推搡开,单薄的身子后,既藏着一个更小的丫头。男人见到,没好气的哼出声,更是白了一眼。
“什么玩意,老子可不喜欢这种毛都没长齐的!”
男人正准备走,众人则暗自松了口气。可见她们动作,男人总觉得哪不对劲,回头再看时,一把抓住年幼 女孩身上的衣服。
“这么热的天,还穿这么厚?”
“是她胖!”
“放屁!”
男人蹲在地上,没有站起,只是斜视,瞥了眼身边的年轻女子,笑容阴邪。
“以为这么点手段就能骗过我?”
男人猛地扯开女孩的衣服,从其中拖出一袋大米。其实也没多少,不过几捧,可他就是要拿走。因动作太过粗鲁,显得男人极为野蛮,也令年幼的女孩当即大哭,声音凄惨。
“要想吃米,就来城主府!”
男人说完,转身要走,可年轻女子以纤细的双手将其抓住,跪在地上央求道:
“求求你了,就这么一点,不够一人一口,就给我们留下吧!”
“滚开!”
男子甩动胳膊,又踢出腿,但女子依旧不松手。她知道,如果没了这袋米,他们可能真的会死,要么就沦为他人之物,被拿去交换,命轻如草芥尘埃。乱世中,女子就是这般低贱,而在隔壁院及其余处,也有类似的情形不断发生。
布袋被撕破一个小口,其中白花花的大米如块块银锭,可实际上比它们还要昂贵。乱世中钱不是钱,人不是人,命也卑贱的不像话,只值几斗米。现在有粮才是硬道理,有权且腰杆直才能活下去。但当前,他们这些人什么都没有,城中大多数人也都守着自己的粮,将它们藏好,生怕被发现。
不止洛城,周边城市也皆这般,真正陷入乱世中。像院中二楞子这样的狗腿爪牙数不胜数,仗着背后的人,当即将身边的女人踹开,不忘记住这个位置,晚上还要再来一次。
自命清高的南国人,现在也不过几升米,便可将其身子换来,甚至随意玩弄,都没有抱怨话。
洛城中一半的人都趴在地上活,这是夏萧极为熟悉的样子,令其来到这座城,且路过很多座城时,都显得有些火急火燎。城中扇扇窗户紧闭,所有人都做着最后的抵抗,可乱世又至,不将问题解决,他们永远都无法摆脱被掐住脖子度日的命运。
如果放任不管,不过半个月,这里就会像当初的龙岗,路有饿死骨,朱门酒肉臭。正因为不能再有那样的牺牲,夏萧才来到此处,气势汹汹的朝城主府走去。一路上,他见着无数大汉穿着统一的服饰,极为霸道,那他就更霸道些!
“喂,什么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