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t2熱門都市小说 蒼青之劍-第五十二章 重複的套路?看書-dautt

蒼青之劍
小說推薦蒼青之劍
“谁啊?”阿斯克问。
“你的妻子。”美狄亚说。
阿斯克:???
我老婆多了您是哪个?
听声音特有的柔媚,应该是美狄亚吧?或者佩姬伪装的美狄亚。
于是阿斯克就给她开门。
“你的床好像有点大啊?”跟着阿斯克进来,美狄亚好奇说道。
“嗯,诺菈好像是按照婚房的大床来布置的。”阿斯克无奈说道。
这几年炉火岛庄园在诺菈的手里,做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装修和调整,其中阿斯克卧室就换了一张无比巨大的床,几乎将整个房间都占满了。
长2米,宽3.5米,墙上还有家庭影院的投影仪,可以边躺着边看电影。
美狄亚这边脱了鞋袜便跳上床去,蹦了几下,露出感兴趣的表情来:
“这超大床还真的挺有意思的,我们以后的卧室里也装一个吧~”
“干嘛要这么大的床啊?”阿斯克无语问道。
“可以在床上摔跤。”美狄亚说道。
“你那身板跟我摔跤?”阿斯克忍不住乐了。
“我可以摔得你爬不起来,你信不信?”美狄亚眯起眼睛。
阿斯克:???
哦,此摔跤非彼摔跤,那没事了,告辞。
正要说些什么的阿斯克,突然便注意到美狄亚翻起皓腕,心灵之线向他疾射而来。
战争法则.反叛!
即将击中阿斯克的心灵之线突兀倒卷回来,反过来刺中了美狄亚。
美狄亚连忙催动灵性打算开启领域,抵抗自己心灵之线的效果,结果阿斯克再次开了下一个大招。
战争法则.挑衅!
在挑衅的作用下,所有防御和逃跑的心思都会转为攻击,于是心灵之线再次疾射而出,被阿斯克的反叛控制,反过来又扎进了她的体内。
“心灵术士跟我武器大师近身单挑?你是傻吗?”阿斯克莫名其妙地说道,“这六年里,教过你的战斗课程都忘得差不多了吧。”
美狄亚没有说话。确切地说,她已经被她自己的心灵之线给控制了。
首先,被心灵之线控制的目标,身体是无法动弹的,只能按照施术者的命令来行动。
其次,美狄亚自己就是施术者,只是技能失控了而已。她的身体由于被心灵之线控制,所以无法动弹,处于等候命令的状态。
然而她本人又因为心灵之线失控,无法给自己发出命令,因此也就软趴趴地倒在了床上,完全不能动弹。
就像是傀儡师用傀儡线把自己绑起来了似的。
阿斯克顺手掠夺了她的心灵之线技能,然后解除了失控心灵之线对她眼睛的束缚,于是美狄亚立刻开始眼珠乱转起来。
“我问你几个问题,根据你的答案,我再考虑要不要放了你。”阿斯克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笑着说道:
“第一个问题,你刚才袭击我干嘛?”
美狄亚没有说话,只是动了动眼珠子,然后直勾勾地看着他的胯下。
“哦。”阿斯克心说果然如此,还好我对你防着一手,不然今天真的要被你榨干。
“第二个问题。”阿斯克好整以暇地道,“这六年来,你是不是把我教你的东西完全荒废了?是的话眨一下眼睛,不是的话眨两下。”
美狄亚盯着他不说话。
“不眨眼,也就是没有荒废,但是练习次数少了很多,对不对?”
美狄亚眨了一下眼睛。
“好吧。”阿斯克心想她毕竟也是当妈妈的人,放在职业圈里早就退役了,总不能要求她还像以前那样每天练习。
“第三个问题……”阿斯克正要说话,突然便听见外面响起希德莉法的声音:
“阿斯克,我来找你啦!”
他迟疑了下,连忙将美狄亚塞到被子里去。
刚才之所以只让她动眼睛,却没解除她的喉咙束缚让她说话,也是出于相同的原因:要是被外面的姑娘们知道美狄亚来夜袭,然后一个个有样学样,今天晚上他就别想好好睡觉了。
“阿斯克,你快开门呀!”希德莉法的声音有些怪,似乎是迷迷糊糊的,“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要不开门我就砸门了啊。”
阿斯克无奈,只能出来将门打开。
白发的诺曼姑娘站在外面,门开后立刻扑进了阿斯克的怀里,忍不住打了个酒嗝。
“你又喝酒了?”阿斯克将她抱住,拍了拍她的背部。
“稍微喝了几瓶。”希德莉法随手关门,然后把头埋到阿斯克的怀里,突然便难过地哭起来,“团长!对不起,我没能抢回阿娜莉,我被埃莉诺击杀了!”
阿斯克:???
哦,她在刚才的游戏里输了。
希德莉法还在他的怀里拱来拱去,眼泪吧嗒吧嗒直掉,看表情也是委屈坏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平时说话做事大大咧咧,跟个威猛的女汉子似的。但一旦闭嘴不说话,立刻就有美人儿的模样了。
此时哭得梨花带雨的她,更是完全扫去了那股子傻气,反而多了几分柔弱娇媚的女性气质来。
阿斯克也只能哄她几句,让她在床边坐下,又拿来纸巾给她擦眼泪。
“你这床好大。”希德莉法总算停止了抽泣,脸上还带着泪珠,失落地拍了拍床铺。
“嗯,诺菈装修的。”阿斯克说。
“够你我和美狄亚一起睡的了。”希德莉法说道。
一提到美狄亚,阿斯克立刻打了个激灵,以为希德莉法已经发现了被子里的美狄亚。
然而希德莉法只是呆呆地看着她,似乎并没有什么额外的意思。她脸上还带着微醺的淡淡红晕,配上白皙的肤色和柔顺光泽的银发,显得极为魅惑可人。
还是那句话,在安安静静的情况下,这姑娘的魅力不比诺菈她们差,只是一开口就毁立绘了。
“你有看到美狄亚吗?”希德莉法叹了口气。
“没有,可能是照顾小莉莉丝去了。”阿斯克心虚地道。
“莉莉丝还在那边主持游戏呢,美狄亚反而一个人离开了。”希德莉法摇了摇头,失落说道,“那孩子,我一直想让她叫我妈妈,她却从来只肯叫我小姨……果然,我还是得自己生一个才行。”
她这样仿佛下决断般地说着,突然就抱住了阿斯克的腰,然后一把就将他放倒在床上:
“亲爱的,你看美狄亚都有孩子了,诺菈和埃莉诺也都怀孕了,接下来该轮到我了吧?”
“你先冷静一下。”阿斯克按住她的肩膀。
“我冷静不了!”希德莉法拼命摇头,“我本来就是最后一个得到你的,总不能连怀孕也最后一个吧?我们的小孩……如果出生后也是所有孩子里年纪最小的,肯定会受人欺负的!”
“今天晚上,今天晚上我们再努力一下,好吗?你要是不愿意,我就要用暴力……”
她不由分说地开始扒阿斯克的衣服,突然身体就无法动弹了。
“希德莉法啊。”用掠夺来的心灵之线,将希德莉法制住的阿斯克,推开她的身体并坐起身来,整了整凌乱的衣领,“用暴力?这么多年没被我揍过,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肥了。”
他呵呵冷笑了声,顺带解除了对希德莉法的眼睛的束缚。
于是希德莉法眨了眨眼,露出有些惊惶胆怯,又有些莫名其妙的、暗含着兴奋期待的眼神来。
“今天我就要教教你,一个妻子应该如何尊敬他的丈夫。”阿斯克故意恐吓她道,“听明白了你就眨眨眼。”
希德莉法拼命眨眼。
“哼,你……”他话音未落,突然又听见外面传来佩姬的声音:
“阿斯克阿斯克阿斯克!”
阿斯克:???
糟糕,怎么佩姬又来了!
于是他连忙将希德莉法也塞到被子里,让她和美狄亚大眼瞪小眼,自己则是连忙去给佩姬开门。
咦,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