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aoq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乘龍佳婿 愛下-第八百七十七章 出人意料-1h5xf

乘龍佳婿
小說推薦乘龍佳婿
责无旁贷你个鬼啊……我又不是理工科的!不对,就算我是理工科的,我又不像那位太祖皇帝似的,毕业论文就是武器系统,而且还是真身穿越,不但带着弓箭,玩得一手好速射,甚至连参考书都带着!
张寿简直是一肚子的槽想吐,尤其是楚宽此时那狂热的样子,简直和某些钻牛角尖的中二少年如出一辙,可要说这家伙怀疑错了吧……那还真的没有怀疑错,他顿时再次深深叹了一口气,紧跟着却又笑了一声。
“原来楚公公不惜折腾出眼下这场面,只是为了这个。”
这一次,楚宽还没说话,赵国公朱泾却直接沉下了脸:“军器局的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而且,张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只是?军器局如果有问题,那些使得我朝能够凌驾于北虏之上,甚至乱过几次都没有酿成大祸的神兵利器再也做不出来了,那……”
没有等赵国公朱泾把话说完,张寿就气定神闲地打断道:“岳父大人,容我反驳一句,做不出来又如何?所谓神兵利器,从来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人。”
“就比如打仗,再好的精兵,如果让一个只看过几本兵书,只会耍嘴皮子功夫的文弱书生去带,那么就是丧师辱国。然而,哪怕是一群从来没有上过战阵的农人又或者矿工,由一个精通带兵之道的名将去带,那么甚至不用三五年,也许三五个月就能肃然成军。”
“神兵利器也一样,如今就是因为没有真正懂得其中原理的人,所以图纸没了,会装配的人没了,于是就有失传的危险。可要是有人懂得如何才能画出这样的图纸,每个构件都有什么样的作用,装配的时候,怎样才能把误差做到最小,神兵利器岂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而且因为有人不断钻研琢磨,最初的那些神兵利器很快就能更新到第二代,第三代,甚至于第N代。”张寿也懒得理会面前这两位是否能听得懂所谓的N是什么意思,嘿然一笑就一字一句地说,“否则,固守老祖宗的东西,只会一不留神就失传。”
这一次,朱泾虽说被抢白得面色有些不好看,但却不得不承认张寿所言确实有理。然而,楚宽却非但没有被挤兑的恼火,面上的某种神色反而更浓烈了。
“我就知道,能解开太祖皇帝那个密匣的人,自然不会像那些庸碌的凡夫俗子一般。怪不得你这两年一心一意都扑在各种学校上,果然是早就能明白太祖皇帝的心意。”
“天下人都以为太祖皇帝平生最得意的是那驱除鞑虏,定鼎天下的不世功业,都以为是军器局里的那些神兵利器,却不知道……”
“太祖皇帝最得意的是当年那国子监中百花齐放的各大学堂。可现如今,九章堂倒是重开了,那些杂科却湮没无踪了。太祖皇帝甚至连木匠铁匠都想要开学校来培训,却因为反对太烈而不得不暂时偃旗息鼓。就连他当初退位之后扬帆出海,也有另外一种说法。”
“传说他是痛恨某些人食古不化,冥顽不灵,他又不可能大刀阔斧一路把那些读书人全都杀得干干净净,然后推行自己这一套,于是一气之下传位太宗皇帝,带着一大批拥趸,打算在海东寻找一片净土,在异域他乡开疆拓土,重新开创基业!”
醒醒,那是徐福的剧本,不是本朝那位太祖!除非失心疯的人才会这么干!
虽说知道太祖皇帝在某些人,甚至包括皇帝和朱莹的心目中,那都等同于神明,但张寿此时此刻还是忍不住哂然笑道:“庸人只知道陆上开疆拓土,却不知道海外尚有无主的肥美之地无数,所以太祖皇帝扬帆出海,探索宇内之举,当然是旷古烁今,但是……”
“但是,昔年秦始皇帝年间,徐福扬帆出海,借口寻找不死药而消失无踪的时候,带去了三千童男童女。如今的日本,号称便是当年他留下的后人。但那也只是传说,毕竟秦朝时那个孤悬海外的岛屿到底是个什么光景,并没有人知道。”
“可有一个道理却很明白,那就是人口繁衍。徐福当初带去了三千童男童女,去除一定的死亡率之后,彼此婚配,那么至少能生下不少孩子,然后一代一代繁衍下来,至今一千余年,确实能够积攒下相当可观的人口。当然前提是在海上不曾损失过太多船只和人口。”
“而海东大陆相比日本,距离之远何止十倍,有多少船,多少人能够安然抵达?抵达之后,如果真的想要繁衍生息,在海外开疆拓土,奠定邦国的话……那么,随船跟去了多少女子?最重要的话,这么多年下来,大明各地可有大规模人口流出的迹象?”
“如果没有不断补充人口,在遥远的异域他乡建邦立国这种事,除非一口气出去二十万大军,就犹如我曾经说过的商末攸侯喜那二十万大军失踪故事,那么还有可能在异域建立一个有些规模的邦国,因为有休养生息的基础。否则,纵使是圣君明主,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故而,太祖皇帝若是真的有准备而行,当年振臂一呼,不说百万军民愿意随同他出海,至少十万二十万总有的吧?可是,这么大的事,怎么会到现在才有所谓太祖后裔现身?”
楚宽眼神意味难明地看着张寿,心情简直是复杂到乱糟糟的。
而和他相比,朱泾的反应相对冷静而克制,毕竟,他算得上是被人挟持到此的,哪怕他也向来推崇太祖,可他对海东建国之说其实嗤之以鼻,而且此时张寿所言确实有理。
有哪位开国天子会愿意丢下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然后到异域不毛之地去继续开地图打仗?太祖皇帝当年退位的时候固然还算年富力强,可要知道,那也和他现在这年纪差不了太多,半生戎马带来的损伤,那是从表面看不出来的!
因此,朱泾当机立断地说道:“楚宽,张寿该说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现在还想如何?他算学固然精通,杂学也有所涉猎,但就如同他丝毫不懂天文星象,二十八宿之类的星星都认不出来,甚至连帝星紫微都有些懵懂一样,他对火炮火铳之类的东西也一窍不通。”
“你难道还要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着他给你当场梦天帝吗?想当年王荆公也曾经有过一篇《伤仲永》,那也不是神童生在寻常民家?只不过区别是一个因为父亲愚鲁而最终泯然众人,张寿却因为自身好学,再加上又有葛老太师言传身教,当然能大放光彩。”
张寿很少听见朱泾对人夸他,尤其此时还是在楚宽面前,因此他不禁笑吟吟地站在那里,等朱泾说完之后,他还非常真挚地说:“多谢岳父大人夸奖。”
我不是夸奖你,我这是在暗示楚宽悬崖勒马!
朱泾为之气结,可偏偏还不能这么说出口。他虽说自负武艺,可如今这白云观中里里外外全都是楚宽带来的御前近侍,他也不是没试图以大义相责,可这些人就好似耳聋一般选择性无视他的话,所以他当然不会指望能够带着张寿冲杀出去。
哪怕知道张寿应该把阿六带来了,他也不敢更不能冒这样的风险。否则张寿要是出现任何损伤,他怎么对得起宝贝女儿!更何况,按照张寿的说法,朱莹和朱廷芳说不定也被楚宽算计在内!
因此,见楚宽面上更加阴晴不定,他心下一急,又厉声喝道:“更何况,我当年让吴氏带着张寿在融水村,确实调了旧部过去就近照看,却也只是让那些昔日老兵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并不曾让人时时刻刻盯着他,他母子二人又不是囚犯!”
“说不定就真的有海外贤士探知了他的身份,于是觉得有可趁之机,所以才特意教导他呢?你应该知道,太祖皇帝固然退位之后飘洋出海,而当后来他失踪,太宗皇帝为他发丧之后,又有曾经在国子监治学的贤士也坐船远洋海外!这么多年了,他们未必就没有学生弟子!”
这就是背后有人的好处了……
张寿轻轻吸了一口气,心想自己也就是在乡下那三年吃了点苦——甚至都称不上苦,因为那只不过是勤俭节约小地主的生活——自从有了老师,多了婚约,固然多了些风刀霜剑,有时候也莫名其妙被人针对,可却也时时刻刻有了大树撑腰。
因此,他也就无辜地回望着楚宽,直到看见对方轻轻一翻手腕,亮出了一柄尖刀,他这才面色渐冷。下一刻,他就听到背后传来了朱泾的声音。
“张寿,到我身后来!这家伙疯了!”
几乎是在朱泾这头两个字话音刚落之际,张寿就想都不想地往地上猛然一扑,压根不顾形象地往旁边一个翻滚,果然接下来就是砰砰连声炸响。他并没有因为朱泾的话而贸贸然去靠近自家这位岳父,直接就瞅准了一旁那根顶天立地的柱子。
直到后背撞上柱子,整个人也随之停下,耳边听到正中央那分明正在激烈交手的声音,张寿这才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朱泾都看出楚宽是疯了,更不要说阿六这个眼明手利的人了。只不过,这么一打起来,白云观中其他那些家伙还不是瞬息就到,双拳难敌四手,这小子难道还能把一堆御前近侍全都扛下来不成?
就连花七赶到,估计也拦不住那样一批人!果然,下一刻,他就听到了楚宽那游刃有余的笑声。
“张学士,刚刚赵国公说你不懂得火炮火铳,说你不懂得天文形象,就差说你只是个懂得算学的书呆子了。可刚刚那一声声犹如火铳炸响,火光四溅的东西是什么玩意?你敢说你那天工坊中,就只做什么座钟纺机之类的吗?就没有做过这样精妙的火器?”
知道楚宽是想要分阿六之心,然后伺机靠近自己,耳听得炸响依旧在不断响起,这偏殿中依旧烟雾弥漫,刚刚在翻滚之间已经用随身玉葫芦中浸湿丝巾捂住口鼻的张寿,却依旧没有说话。
然而,一贯沉默的阿六却开口说道:“少爷要说那是毒火弹,你相信吗?”
已经退到大殿一角,正打算靠近张寿所在的赵国公朱泾不禁微微一凛。可他正在手忙脚乱撕下衣袖捂住口鼻,随之阿六说出来的下一句话,就让他差点为之气结。
“骗你的,那是过年的时候给小孩子玩的摔炮,扔在地上就能炸开,还能发出烟雾,声音还挺响。少爷也就弄了一点火药,让人做了一盒子,生怕做太多把地下的天工坊给炸了!”
朱泾平时对阿六倒是谈不上什么好感恶感,这么个小子做护卫是最够格的,但做管家……张寿胡闹,朱莹却也跟着一块任性,他就懒得说什么了。可现在人还没占到完全的先机,就竟然直接捅破了刚刚那炸响的玄虚,接下来还怎么打?
然而,楚宽的动作却禁不住稍稍一顿,一个失神之下,肩头竟是挨了一下,随即却是怒斥道:“摔炮?张寿,你那天工坊中做出来的东西或是新奇巧妙,或是能有益民生,你居然不去琢磨更有用的东西,而是做这等无用之物?”
觉察到身边脚步急促,已经半坐起来的张寿侧头一看,恰是发现朱泾已经赶到了他的身边,他就摆手阻止岳父拉他起身,而是坐在那儿呵呵笑了笑。
“怎么,楚公公认为阿六捧着的那个匣子里是什么?一打开就迸出无数暗器的神奇匣子,能够飞出飞刀取人首级的神秘机关,又或者可以扬手一击取人性命的神兵利器?”
没好气地丢出一连串嘲讽之后,他就懒洋洋地笑道:“我的能力就止于此,顶多只能惠及民生而已,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的学生当中,将来也许有人能胜过我,然后在神兵利器的领域有所突破,就算他们不能,他们的学生,学生的学生,一定有人可以做到。”
“学无止境,只要学校一直在,传承就一直在,不断代的结果就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将来总有人能够根据存留的实物把那些神兵利器复原,然后再更新迭代,造出更好的。楚公公,阴谋有时尽,学海无止境,你还没老,有那动脑子耍阴谋的功夫……”
“不如学一学那些更有用的东西,别太钻牛角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