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iqb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天唐錦繡 txt-第九百零五章 借題發揮展示-mk0lq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马周瞪眼道:“开什么玩笑?若有人当真勾结异族、祸乱京畿,便是皇亲国戚,吾也敢将其明正典刑!可那韦正矩与你不过是意气之争,你这般污蔑于他已是不该,吾又岂能与你同流合污,视国法律例为儿戏?此事绝无可能!”
他马周铁骨铮铮、性情秉正,岂能做下这等构陷之事?
房俊岂能不知马周的脾气品性?
便笑了笑,道:“不过是吓唬吓唬他而已,又岂能让兄长为难?”
言罢,他冲着走廊尽头的一群纨绔招招手,道:“都过来!”
“喏!”
一群纨绔大多在二十上下,其中不少甚至已经在朝中任职,不过今日只是好友们出来相聚,却陡然遇到这样的事情,而且对面的三位大佬一个比一个位高权重,再加上听闻房俊说什么“勾结胡族”的言语,登时一个个吓得面色难看,岂敢拒绝?
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见过郡王,见过越国公,见过马府尹……”
一众青年战战兢兢,上前鞠躬施礼,执礼甚恭。
房俊目光扫了一眼,见到都是一些生面孔,应当都是平素来往甚少的京兆韦氏子弟,便沉着脸说道:“韦正矩涉嫌勾结胡族、祸乱京畿,现已被解送京兆府予以调查。诸位与他同行,难免有所牵扯,为了证明各位之清白,还请一起往京兆府一行,待到调查过后,若无嫌疑之处,自当放行。”
“啊?!”
一众纨绔都傻了眼……
“越国公,吾等不过是寻常聚会,因何便于这等事牵扯上?”
“说的是啊,吾等皆乃京兆韦氏子弟,忠孝明义,岂能吃里扒外、委身事贼?”
“郡王,您可得替吾等说说话啊!”
大家全都慌了神。
自以为什么勾结胡族自然是不可能的,可是房俊这明显就是打击报复,想要狠狠的折腾韦正矩,他们难免池鱼之灾。那京兆府的大牢进去容易,可是看房俊这态度,不让他们经受一番皮肉之苦,如何肯放?
娘咧!
你们两个争风吃醋,犯得着将吾等也都给一勺烩了?
简直过分,不讲道理啊!
“闭嘴!”
房俊沉着脸呵斥一声,吓得这群纨绔齐齐收声。
这可是长安纨绔之首,万一发浑,棒槌脾气发作狠揍大家一顿,那可当真是自找苦吃……
房俊冷眼看着这一群人,淡然道:“来人,将这些人速速带去京兆府,一个个验明正身,调查清楚有无勾结胡族之处。任何人前来说情,就让他们来找本官,谁也不许私自放人!”
“越国公开恩,此事与吾等无关啊!”
“您乃朝廷命官,堂堂国公,岂可这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房二!你以为京兆府是你家开的不成?马府尹,恳请为吾等做主啊!”
一众纨绔纷纷惊叫,其中倒也有几个破局骨气,奓着胆子跟房俊横眉立目。
马周心底叹气,却毫不犹豫的摆手,道:“速速带走,严加查问!”
他的确觉得房俊意气用事,这等事岂能动用国家公器?不过他与房俊不仅是政治上的盟友,私底下更是好友,既然房俊当众说了这样的话,那他就必须给房俊这个台阶下,稍后私下劝一劝,那又是另一回事。
待到将一群鬼哭狼嚎的纨绔都带走,三人回到雅间,萧瑀无奈道:“二郎何必这般暴躁?不过是寻常争执而已,连争风吃醋都算不上,却还要这般大动干戈,怕是要落人口实。”
平素纨绔一些也就罢了,可是这般动用国家公器以为私用,这就大大的不妥。
马周也蹙眉道:“二郎有些草率了,京兆韦氏虽然素来安分,但这几年陛下起用之意已显,何必为了区区意气而触怒陛下?”
他也与萧瑀一样的看法,房俊与韦正矩不过是意气之争,但是却闹到朝堂之上,这就有些公私不分,过分了。
房俊笑呵呵的也不着恼,在一旁的水盆中洗了手,他岁数最小所以亲自给三人泡茶,淡然说道:“若非那韦正矩乃是韦氏子弟,某还不屑如此。呵呵,凭他也配与某争风吃醋?差得远咧。”
嘴里说着话,将茶水斟入各自面前的茶杯,然后放下茶壶,拈起茶杯呷了一口,品了品滋味。
且不说长乐公主迟早是我囊中之物,绝不容许旁人染指,即便是晋阳公主也是他时分宠爱的小姨子,只需他在晋阳公主面前诋毁韦正矩两句,以晋阳公主对他的信任,定然闹到李二陛下面前也要搅黄了这门亲事。
何需他这般大张旗鼓?
马周愕然,旋即心中一动,迟疑道:“二郎之用意,难不成是针对韦家?”
萧瑀与李道宗也都看向房俊。
房俊放下茶杯,啧啧嘴,轻声道:“韦家与晋王走得太近了。”
历史上,京兆韦氏正是在高宗朝开始崛起,并且奠定其大唐顶级门阀之根基。有唐一朝,京兆韦氏出身之高级官员不知凡几,尽皆占据朝堂高位,宰辅都出了好几个。李承乾被废一案,其中便有太多京兆韦氏的手尾。
其与关陇门阀一在明、一在暗,相互勾结利益共享,结果事到临头却反咬一口将关陇门阀出卖,致使后者分崩离析,长孙家更是遭受重创。
隐患实在太大。
萧瑀不知房俊居然在皆备京兆韦氏,不过他素来信任房俊的政治远见,沉声道:“若是二郎认为有打压京兆韦氏之必要,那就放手去做吧,御史台那边,老夫会知会一声。”
他是清流领袖,虽然并不兼管御史台,但是在那些个御史言官当中的影响力却是极强,这是想要事先通知一声,免得到时候此事闹开,御史台那边群起而弹劾。
休要小看御史言官的能量,这些人虽然官职不显,但是操纵舆论的本是却是极强,搞不好就是沸沸扬扬的一件大案,万一惹得李二陛下不满,一纸诏书从辽东传回严惩房俊,那可是连面圣求情的机会都没有。
大家的职责都是协助太子监国,且吐谷浑蠢蠢欲动之当下,谁敢擅离京畿前往辽东?
太被动。
房俊却笑道:“宋国公莫非以为在下是那等惧怕言官弹劾之人?哈,他们想要弹劾,那就尽管去弹劾好了,此事闹得越大,到头来京兆韦氏便越是灰头土脸,陛下纵然不满,可到底远在辽东,必不会责罚于某。”
如今李二陛下已经显然不大愿意太过介入储位之争,或许依旧对晋王抱有幻想,认为更胜过太子,可毕竟太子根基既然稳固,且最近这一两年的表现也有目共睹,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将储位之争掀起波澜,动摇社稷之本。
这等情况之下,就算房俊当真将京兆韦氏折腾得狠了,李二陛下大抵也是冷眼旁观。
如今的京兆韦氏,还不值当李二陛下为其责罚一个心腹大臣……
萧瑀有些不爽,哼了一声,道:“古往今来,似你这般整日里被御史言官弹劾却习以为常,且依旧屹立不倒者,堪称绝无仅有。老夫亦不知是应当夸你一句脸皮厚,还是赞你一声圣眷优隆。”
好心当作驴肝肺,原来人家另有算计,只能说两句酸话自己给自己找台阶。
不过话说回来,那韦正矩也是倒霉催的,先前便有传闻其觊觎长乐公主,之后又请人入宫向晋阳公主提亲,这本就触到了房俊的逆鳞。结果非但不远远的躲开这个棒槌,反而自己送上门来……
真真是自作自受。
马周和李道宗对视一眼,均苦笑摇头。
都以为房俊与韦正矩乃是意气之争,孰料这厮却实在借题发挥……
几人一边饮茶,一边谈论着朝中局势。固然眼下太子获得监国之权,李二陛下似乎也于越来越对太子予以认可,但是晋王聪慧精干,李二陛下对其极为宠爱,始终对储位有着巨大的威胁。
太子一日未曾登基,东宫一系便一日不能安枕。
正说着话,忽然外头有京兆府的衙役求见,入内之后一脸慌张,禀报道:“府尹,刚刚带回去的韦家子弟,其中一人在公堂之上撞柱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