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3kb精品都市言情 搶救大明朝 愛下-第2139章 燧發槍的用法分享-v53jl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代善的好儿子兼大清皇阿玛的继承人爱新觉罗.满达海很小心的操控着胯下的战马,一路小跑着向前。
他可不敢跑得太快,因为在他的前方地面上很可能有陷马坑,要掉下去没准就是一个头破血流。
另外,他也得看着点前面,如果前头埋伏了大股的明军精锐,一下把那八十个打头阵的巴牙喇兵都打没了,那他可不能再上敢着去送死。福宁的阿玛不当就不当了,可不能把大好的性命白白搭进去。
前方的交战似乎进行的非常激烈,喊杀声、兵器的碰撞声、火药的轰鸣声、受伤的人和马的惨叫声,一股脑儿的传了过来。
交战激烈,说明还有的好打!
满达海稍稍松开了一下缰绳,放开了胯下的战马就向前奔去。他战马没有代善所骑的那匹西班牙种的良马那么神骏,但也是满洲军中难得的好马。现在撒开蹄子还跑得挺快,碗大的蹄子在海边松软的平地上刨起一片片的泥土。很快就载着满达海当靠近了前方已经打成一片的战团!
明军的防御比满达海想像的要虚的多。接着月光和火光,满达海发现在那几十个白甲兵打出来的破口处,并没有多少守军。而且守在那里的明军应该也不是什么精锐,要不然也不会被数量不多的白甲兵一顿猛打猛冲就乱了阵脚。现在连个阵列都没了,只是一群人在那里混战。
不过满达海再一仔细观察,一颗心又悬了起来。那些乍看上去不大精锐的明军的近战能力居然不弱!而且还人人有甲,装备了铁鞭、铁简一类的打击钝器,配备了挺扛打的藤牌。最后,他们的士气也很高,一点都不害怕白甲兵。虽然场面上面占上风,但也不算难看。
而那些满洲白甲的本领也不过如此,一时间也拿不下数量没比他们多几倍的明军步兵。
只看见挥舞着斧子的白甲兵和挥舞着铁鞭铁简的明军,在那里互相击打,但是被打趴下的人却不多。
照这个打法,这些满洲白甲兵即便最后能赢,一定也伤亡不轻,而且没有伤亡的人也会累得不轻……
看到这一幕,满达海就有点犹豫了。眼前这帮明军的战斗力真的不弱啊……当然了,满达海这一届的奴贼,只是在小时候听大人吹嘘当年之勇的时候,才知道有战斗力很弱的明军,反正他们长大以后是没见过。
他们无论在朝鲜还是在辽西、辽东,遇到的都是非常扎手的明军,有时候满达海都怀疑那些砍明军如砍瓜切菜的事迹,是他那个不靠谱的阿玛编出来骗小孩的!
所以眼前这伙明军的表现,倒也是正常的……
另外,这处破口附近的明军人数少得有点奇怪,除了正在和白甲兵们混战的那些人,满达海只瞧见一圈有点稀疏的长枪兵围成了一个弧形,勉强封堵住了破口。再远一点的地方,就是黑乎乎的一片,他也看不清了。
满达海已经知道日军偷袭旅顺口的事儿……如果日本人得手了,明国皇帝最快在昨天傍晚就该到军报了!
也许明军的主力已经撤退了,此处的军阵根本就是虚设的。
一想到这个事儿,满达海的心头就火热起来了——要真这样,他虽然没机会打死朱由检,但是却可以稳拿一场胜利了。而大清的国运,至少也能再延续个几十年。
他满达海今年才21岁啊,才刚刚出道没几年,还没捞够好处呢!
这大清要是眼见着就亡了,他往后怎么办?
一想到这里,他就下定了决心,大吼一声道:“奇袭已经得手啦,兄弟们跟我冲啊!”
吼完这一声,满达海就从马背上翻了下去,也一手持斧,一手执盾,慢慢的往前冲——可不能快快的!他三哥萨哈璘六年前出兵朝鲜去打“李大头”,结果就因为冲得太猛,被李大头手下的黑铳兵一铳了账……
在他的带领下,七百多个满洲白甲兵也都跟在一起下了马,嗷嗷叫着往上冲!
这可是一下加了十倍的兵力,前方的明军马上就顶不住了!不过他们也没一哄而散,仍然保持着良好的秩序。先是在一旁“围观”的长枪兵冲杀了一波,掩护那些和白甲兵占成一团的火铳兵(这些人其实是配备了板条甲和铁鞭、铁简的火铳兵)后撤,随后还投出了一轮手榴弹,炸出了几十个火球。
但是无论如何,明军阵线的破口,在满达海“身先士卒”带着白甲兵冲击的情况下,还是被扯得更大了。
可是他们依旧没有崩溃!
而是在组成了一个更大一些的弧形防线,继续努力抵挡清军白甲兵的突防。双方的兵将,就在这条弧形防线两边,用盾牌、斧子、铁鞭、铁简互相捶打,或者用长枪突刺。
两边都是“全甲”,满洲白甲兵是一层棉甲、一层锁子甲、一层垫在最里面的衬甲。而明军则是一层板条甲加一层衬甲。
乍一看似乎白甲兵的甲更多,防御效果却差不多,而明军的甲相更轻一些,有利于保持战士的体力。但是能选上白甲兵的满洲人都有一把子力气,也知道怎么在战场上保持体力,所一时半会儿也累不着。所以优势仍然在清军这一边……只是这个优势有点小,只是将那个“弧形破口”又撑大了许多。
“轰轰轰……”
就在双方围绕着“弧形破口”进行激战的同时,3斤炮发射的声音响起来。
开火的三近炮不是瞄准那个弧形破口的清军打的,而是朝着在弧形破口北面空地上正在列阵的代善所部8000骁骑军和保科正之的10000日本本在开火。
摸黑开火当然打不太准,但还是给代善和保科正之提了个醒,不必死顶着一个点打,明军的战线长着呢!
于是代善就跟保科商量了一番,由他自己指挥8000骁骑军继续打那个破口,而由保科正之指挥10000日本兵去打明军炮兵阵地及其周围——开火的3斤炮没有几门,所以代善和保科也判断明军的主力可能已经撤走了。
保科正之马上就立即带着他的10000余人,分成10个千人番队方阵,向着明军的右翼缓缓的压了上去。
“万岁爷……日本兵好像往咱们的右翼压上来了!”
弧形破口后方,黑文韬接过了一个参谋送来的军报,借着油灯看了眼,又对朱由检道:“人数至少有好几千,都是步兵!”
朱由检哼了一声:“日本步兵,满洲骑兵……他们配合的倒是挺好!”说着话,朱由检就站了起来,“给朕披甲……让帐前骑兵第七团、第八团携带燧发枪随朕出击!再命炮兵营调6门3斤炮给朕!”
“陛下,”黑文韬被朱由检的话惊了一下,“您是万金之躯……不如让臣替您去吧!”
朱由检笑了笑:“你可替不了朕……你知道燧发枪怎么用吗?”
“臣知道,”黑文韬回答道,“还是陛下手把手教会臣的。”
朱由检哈哈笑道:“那你就把这里交给吴三桂,和朕一起去……亲眼看看朕怎么用2000支燧发枪打败几千上万的日本兵!”
黑文韬还是有点担心,“万岁爷,不如再多调两个团的骑兵吧……”
“不必,”朱由检摆摆手,“2000燧发枪兵足够了,朕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