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iid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蘭若仙緣-第三八八章 天香骷髏鑒賞-fgyqd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北疆异族到京城议和的使团使节在祭天大典之后,在京城驿馆被杀,北疆问讯大怒,兴兵南下,七日时间,于雍州、冀州连破六城,所过之处烧杀抢掠,尸横遍野。京城之中却迟迟没有动静,并没有及时调兵遣将,只是派遣了一个侍郎领着百十个兵士北上。
自从祭天之后,京城先是下了七日的大雨,接着又是鹅毛大雪,听说到现在也没停。江宁也是同样,冰雹、大雨、狂风,自从祭天之后也没见到个晴天。根据武鹰卫所搜集的情报,大晋各地几乎都是如此,倒是杨州这边反倒是好些。
为此,武鹰卫大统领几乎是将大部分的武鹰卫都派出去,查看各地情况,防备宵小作乱。
此时的大晋就好似外面的天,风雨飘摇。
哎,开始了!空虚叹了一口气。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
“沈施主此次是专程来金华的?”
“不是,江宁城的武鹰卫派出来不少,也是巡视、搜集情报,以三人为一组,我带着两人路过金华,安排他们去了别处,特地过来看看几位大师,可有什么需要沈烈去做的。”
“沈施主上一次已经帮了我们大忙,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空虚和尚道。
“大师,您说这大晋到底是怎么了,圣上在京城祭天之后为何发生这般连绵不断的灾祸,现在各地都有传言,说是当今圣上一心求道,无心治理天下,导致民怨沸腾,获罪于天。”
“这个就要去问京城之中的那位圣上了。不过他这一次,可能真的是获罪于天了。”空虚望着外面,风雨依旧。
沈烈在天黑的时候离开了兰若寺,孤身一人消失在风雨之中。
“师父,您说那京城之中的皇帝借了万民的一丝气运,可是成了人仙之上?”
“这种事情为师如何知道,不管成功与否,这般做法,定然有反噬,而且不轻。”
“明日我再入伏魔大阵,去消融那些血雾。”无生想了想,现在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想办法解决掉兰若寺下面那个巨大的威胁。
“好。”
第二日,无生又入了地下的伏魔大阵之中,在阵法之中炼魔,一呆就是五天。
出来之后,外面还是阴沉着天,这雨虽未停下,但不似前几日那般连绵,淅淅沥沥,时断时续,只是天气却是一下子寒冷了很多。
无生在寺院里转了一圈,无恼师兄在后院练习棍法,手中“平山”在他手中舞动,洒下一片清辉,貌似用着十分的顺手,看来这件法宝还真是和他有缘。
空空和尚在寺院里面溜达,走走停停,看上去也是心事重重。
这师伯可别再犯病,无生心道。
空虚和尚在自己的禅房之中看画,很是入神。
棒棒棒,无生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空虚和尚闻声抬起头来,脸色微微有些发白,额头上有几滴汗珠。
“师父,你脸色有些难看啊?”
这一次无生并不是取笑他,而是实实在在的关心,他上一次进空虚和尚的禅房,看他好像也是这般模样,当时无生并未太过在意,可是这次又这样,他可就上心了。
“师父,你看的这是什么画?”无生伸手就要取那幅画,却被空虚和尚一下子挡开。
“你现在的修为不够,看不得。”空虚很认真道。
“什么画啊,这么神秘?”
“一副观想图。”空虚和尚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吐出,坐在椅子上。
“什么观想图这么厉害,能把你祸害成这样?我识海之中有大日如来坐镇,应该不惧。”无生想了想道。
他在识海之中斗过罗刹王、斗过长生道君,这图再怎么邪门,能比那两位还厉害?
“这幅图名为天香骷髅,那是一副连神的法门,为师看了几次,每一次都是极为凶险,险些无法从这画境之中出来,并非是神识强大就可确保无虞的。”空虚和尚自己看过这幅画,练过,因此知道其中的厉害。
“天香骷髅?听这名字,有些门道。”
“我修的乃是入梦之法,大罗心经,于梦中修炼,最是磨炼心境,如此这般尚且险些把持不住。你所修的大日如来真经虽然乃佛门无上神通,但终究是火候尚浅。那罗刹王乃是凶与恶,为极凶极恶之大妖魔;这天香骷髅却是色与欲,最是考验定力和心性,凶恶可抗,色/欲难挡。”
“啊,师父,你说的我越来越想看了。”无生听后盯着空虚手中那副画。
“不行,真的不行!”空虚和尚收起了那副画。
“不给看就算了,师父你也悠着点,可别和师伯一样,走火入魔了,现在可是关键的时候,少不了你出谋划策。”无生道,自己这位师父别的不说,这脑瓜子绝对不是一般的好使,毕竟也是曾经的状元郎。
看的书多,智谋也多,一肚子弯弯肠子。
“放心吧,为师心里有数。”
这雨一连下了二十天,还是淅沥沥的,并未彻底停下来。
这一日,寺庙震颤了一下,天上的细雨被一下子荡开,水怀天来到了兰若寺中,面色凝重。
“龙君怎么了来这里了?”见他来了,几个和尚都出来。
对于这位水怀天,虽然和兰若寺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很多,但是他们还是不太放心,毕竟对方修为太高,如果在这里出个乱子,那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我这几日有些心神不安。”水怀天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心神不安,所为何事啊?”
“就是感觉没来由,因此过来看看,你们兰若寺这边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水怀天道。
“没有,寺中一切正常。”空虚摇了摇头。“不过,大晋出了大事情。”
他将大晋皇帝祭天的事情告诉了水怀天。
“这件大事,龙君可知道?”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黑龙潭静修,不曾耳闻,照你所说,那皇帝真是胆大包天,这是以江山社稷、万民福祉来做赌注,换自身修为的提升,只是天道岂是那么容易欺骗的,如此这般,他定遭反噬!”
“正是!”
“帝王的心思最是难测!”水怀天叹道。
“如此说来,我心有不安,当是因为此事了。”
事情弄清楚了,水怀天也没在这里停留太多时间,这其中的阵法隐隐然让他有些不舒服。
“师父,这种异常他身在黑龙潭中,也能感受到?”水怀天离开之后,无生好奇的问道。
“有可能,毕竟他修为高深一些,对天地之间气息的变化更为敏感。”空虚望着外面的小雨,隐隐有些不安。
当天夜里,突然轰隆一声,好似山崩一般。
几个和尚闻声都从禅房里出来。
空空和尚双眼血红,这是要犯病的征兆。
“师兄稍安勿躁,无生,你去看看。”空虚和尚见状立即吩咐无生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生踏空而起,出了兰若寺,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转遍金顶山,却未发现异常,然后又去了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