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htw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三國末世錄 txt-第1084章 有出無進看書-1g9ha

三國末世錄
小說推薦三國末世錄
实际上,亚历山大确实和这些贵族事前就勾兑过。一旦冷场,这些贵族就要出来救场。但这也算不上是托。因为这点钱对这些罗马贵族而言实在算不上什么。他们买了就是买了,没有什么私下退款。
在这些贵族带动下,总算有几十个稀稀拉拉平民富户也下场各自买了一定份额的国债,少则十几金币,多则上百。总算将这面值一万金币的首批国债债券售空了。
观众席上继续喧闹着,有人说道:“还真有傻子上当受骗啊。”
“那是当然,这么多人,总能找出一些傻瓜。不过,还有些人就是钱多,花点小钱跟风玩玩。”
平民席中,某个公民对周遭闲言碎语满含愠怒的说道:“你们少胡扯八道,我大哥也买了。我大哥可不贪图这点利息,而是为了罗马。这钱就算完全拿不回来,也无所谓。”
“嗯嗯…,你们家爱国,你们家有钱。咱可不能和你比,回家去带孩子啰。”
平民席上,已有大批的人开始陆续离开座位,向场外退去。而贵族席上还没人离开。其中一个包厢是大法官奥古雷斯的位置,他悠闲的靠坐在宽大铺着昂贵皮毛的躺椅上。脸上却浮现出一丝说不清楚的笑容。
“买了多少?”他对自己的管家简单的问了一句。
管家连忙回道:“回老爷的话,按您的吩咐。我们买了面值一千五百金币的债券。是所有人中买的最多的。”
奥古雷斯满意的点点头道:“很好,明天就将这些债券中的两百拿市面上卖掉。就按面值的九成卖,后天再卖五百,按八成面值的价格卖,第三天剩余的全卖掉,按七成面值卖。注意,我说的不是委托交易所卖,而是直接拿市场上卖掉。而且不要暴露你们是我府上人的身份。”
管家吸了口凉气道:“老爷,这是为什么啊。这样一来,我们可亏大发了!大几百金币就丢水里了!要卖可以直接卖给交易…”
他话未说完,奥古雷斯就愠怒的打断他的话道:“你懂个***里只盯着钱。老爷我可不是只为了钱。再说也不一定亏,真要放到十年后,说不定一个子都拿不到。哎呀,总之要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见奥古雷斯发怒,那管家只好唯唯诺诺的退了下去。管家走后,奥古雷斯捋着他花白的胡子喃喃自语道:“塞维鲁家族占据皇帝位置也太久了,该换换人了。”
第二天上午,太阳到城墙墙头那么高时。与角斗场仅有一街之隔的债券交易所开门营业了。因为是第一天营业,所以财务官尤里乌斯也专程赶来探察。
只是开门后,交易所门外冷冷清清,并没有什么人来买卖债券。柜台前那块价格板上的成交价写着一百,意味着今日牌价是面值的百分之百。
到了太阳三竿高的时候,方才有个瘦的如同竹竿般的人走进大厅。他将三张五金币面值的债券往柜台上一放道:“这有三张五金币面值的债券,卖掉。”
店员验明债券真伪后,很爽快的支付了十五个金币收了这叠债券。那人喜滋滋的拿着钱往外走去,口中还小声念叨着:“没想到钱这么好赚。”
此时,就在与交易所隔着三个街区的市集上。一些人正三三两两的向人们兜售着崭新的债券。
“大姐,债券要吗?一百面值的只收九十。”
“就是昨天亚历山大陛下亲自出面兜售的那个东西啊?”
“是啊。”
“不要,没钱。让开,我还有要紧事。”
……
“老兄,国债债券要吗?十金面值的一张只要九金币。”
“我买这玩意有什么用,放家里十年?”
“什么用?钱生钱啊!十年后官家可是十七个金币赎回,你用九金币净赚八个还不满意。若你想赚快钱,现在就拿到官方交易所去卖掉,今天牌价是一比一,你马上能多赚一个金币!”
“咦?那你自己怎么不直接拿到交易所卖掉?凭白送我金币赚?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你这东西是伪造的吧?”
“嗛!我在这转悠大半天了,已卖出好几张了。若是假的,我还能待这等人发现了来抓啊?反正是真是假你自己凭眼力看!这个钱你爱赚不赚。至于我为什么要在这卖不直接卖给交易所,没必要跟你解释吧。”
“哎,别走啊,那…那就先买张十金币的试试吧。”
交易所中。自那第一笔交易后,尤里乌斯发现光顾交易所的人就逐渐多了起来。但奇怪的是只有卖家没有买家。每笔交易的额度虽然不大,都是十几二十几个金币一单。但还是让尤里乌斯焦灼起来,这金币只有出没有进的状态可是维持不了多久。太阳偏西时,到了交易所关门时间。还是没有一个人来买债券。交易所倒是花费了近两百金币回购债券。
尤里乌斯安慰自己道,也许正如冯宇在信中所说,开始时就是这样,人们信心还不足,等大家能长期在交易所顺利的将债券兑换成金币,便会建立起认同手中债券价值的理念。那时交易所收支就会平衡了,而且每天还有稳定的手续费进帐。
但是第二天交易所开门后,情况并没有好转。今天上门来出售债券的人更多了,尤里乌斯清楚的记得在角斗场首发债券时,购买债券的平民百姓并没多少。怎么现在多出如此多持有小额国债债券的人?
尤里乌斯正疑惑时,一个非常特别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正是昨天完成交易所第一笔交易的那个“竹竿”。因为他的身材太有特点了,又是第一笔交易,所以尤里乌斯记得很清楚。
那“竹竿”正在柜台上出售面值三十金币的债券,身着便服的尤里乌斯连忙挤过去套近乎的问道:“哟,老兄,今天又来卖债券了啊?”
那人看见陌生人靠近,立刻警惕的将身体往一侧躲了躲,口中随意的嗯啊应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