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d0b5好看的都市小說 大唐第一村討論-第九О二章:世事波上舟,沿洄安得住(三)閲讀-9laf3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裳儿?”
“哦,我说嫂子。”
韦天真含着泪的眼神有种让人怜惜的冲动,席君买忍不住一阵揪心,若是这个时候让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她会不会认为自己从始至终都在在骗她,然后更加伤心了?
想到这里,席君买蹩脚的解释了一句,果然看到韦天真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我就知道你比那席家大郎小一些,憨憨傻傻的,外表高高壮壮的,其实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席君买从她的嘀咕中,竟然听出了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这一发现让席君买有些哭笑不得,感情自己还给自己戴了顶绿帽子?
不过,这个发现又让席君买心中激动不已,虽然接触不多,但小妮子为了救自己,竟然牺牲了自己的下半生给人做妾。
庆幸的是,自己就是她嘴里诅咒的席家大郎,若她要嫁的是别人,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疯。
“傻大个,你这么看我做什么,你以后别这样了,要是那席家大郎是个小心肠的人,你一定会被他打死的……还有你的腿,治不好了吗?”
发现自己一直被席君买盯着看,韦天真羞赧的低下头,看到席君买拄着的拐杖,又不自觉为他担忧起来,不管怎么说,他的腿都是因为自己的任性害成这样的。
席君买听到她的关心,心中突然有一股强烈的冲动,直接放开拐杖,抓住韦天真的肩膀,不顾一切的告诉她所有实情。
可是,想了想,席君买又冷静了下来,韦天真是个傲娇的姑娘,大庭广众之下发现自己被耍了,一定会恨死自己,倒不如……
“韦姑娘,既然你已经许了人家,那我如今也不便与你多待。”
“你什么意思?”
席君买话还没说完,韦天真一脸羞愤的看着他,本来已经止住的泪水又有决堤的风险。
自己好不容易说服姑姑追上来,这个傻大个还……还嫌弃自己,不想跟自己多相处一会儿?
席君买见状,知道她误会了,着急忙慌的解释道:“我,我的意思是,你不是要嫁到朔方了吗,以后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女子出嫁前也有很多讲究嘛,我,我……”
席君买骨子里是个很传统的人,女子出嫁前一般是不出门的,特别是未来的夫君,纳彩之后,要一直不能相见,直到洞房花烛夜掀开红盖头,虽然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用,但席君买觉得韦天真也应该这样,等着自己掀开她的红盖头,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想,他这样说话,却是让韦天真更加误会了。
“你竟然……呜呜呜,我恨死你了……”
说完,韦天真提起裙裾,在席君买不解的注视下跳上了一旁的马车。
临走前,还拉起窗帘,凶巴巴的丢出一个瓷瓶子。
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席君买将拐杖放下,捡起瓶子看了一眼上面的贴纸,随后嘴角微扬,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专治各种跌打损伤,朔方说品,必属精品】
···
···
公主府。
林允儿一家三口在国仇家恨的谴责中,寝食难安的度过了两天两夜。
当女卫青燕再看到他们的时候,都是被他们三人憔悴的容貌吓了一跳。
不过,想了想,也就释然了,任谁出卖了自己的同胞,肯定心里都不会好过。
好在,当初是疤眼中年和李光洙不仁在先,李允儿一家不义在后,多少还算有些心里安慰。
推开房门,任由阳光照进阴暗的客房,突如其来的强光,让林允儿三人无法适应。
看了一眼门口几乎没怎么动的食盒,女卫青燕叹了口气,道:“你们这样有什么意义吗,你们要是刺杀失败死了,他们可不会为了你们伤心得吃不下饭。”
林在石抬头看了一眼妻子和女儿,眼里神情变化间,仿佛想通了什么。
拉起跪坐在地的妻女,林在石起身朝女卫青燕躬身一礼:“让贵人见笑了。”
女卫青燕摆了摆手,指着自己刚刚提来的食盒,道:“刚刚从后厨拿来的饭菜,你身为一家之主,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女两日没有进食,果然是称职得很,废话我也不多说了,吃完饭收拾一下,你们可以走了。”
“走?”林在石三人神情一紧,终究还是到了卸磨杀驴的时候了吗?
女卫青燕见他们神情悲凉,马上就知道他们这是想太多了。
“你们不吃不喝,该不会是以为我家娘子会杀了你们吧?呵呵,你们也太高看自己了,那些该杀之人都是一些做不得好的细作内奸,类似你们这样的普通人,只要不作死,我家娘子,乃至朔方的小郎君都不会对你们出手的,出去后西市那间药铺还是你们的,娘子说了,就当是给你们将功补过的奖励。”
林在石没想到这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儿,再看女卫青燕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感激之情,面前这个女子,明显是个面冷心热的主儿,接连为自己一家三口带来了两个好消息。
不仅不用担心人头不保,还得了李光洙那间规模不小的药材铺,只要自己不犯忌讳,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的,一念及此,林在石心甘情愿的跪在地上,嘭嘭磕了两个响头。
一个感谢平阳公主大慈大悲,一个感谢小财神不杀之恩,还给自己一条光明大道。
吃过朝食后,一家三口也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
倒是林允儿,临出府的时候,浆洗房的一个小丫鬟匆匆跑来,送了一个荷包给她。
林允儿记得这个小丫鬟叫鸢儿,当初在浆洗房做工时,两人被分成了一组,小丫头有个毛病,就是嘴巴总是碎碎念停不下来,两人独处的时候,她以为自己不懂大唐话,便将少女怀春的心事对着自己都说了出来,当然,小丫头不知道自己听得懂,还一直以为是在对牛弹琴。
“哼,我知道你听得懂我说什么,你这个骗子。”
“抱歉,鸢儿小姐,我不是故意欺瞒你们的。”
“别叫我小姐,我只是个丫鬟,这个荷包送给你,好歹你也算我们浆洗房的一员。”
“谢谢……”
“别谢,我警告你哦,别把我对你说的那些话告诉别人,要是你敢乱说,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呃,什么话?允儿已经忘记了……”
“什么话,就是关于郎君的那些话,所有的话,反正你半个字儿不能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