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scdf精华都市小說 次元法典討論-第2193章 COSPLAY一把(雨一直下,氣氛不再融洽)分享-ews2t

次元法典
小說推薦次元法典
“………………呼啊………”
方正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
昨天晚上可算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在那之后,小兰她们去找喝酒的毛利大叔了,而方正则带着米拉回到房间休息。反正只要远离柯南,服部平次和毛利小五郎,那么什么事都落不到自己头上。方正不是侦探,对天上掉下来的案件也毫无兴趣,所谓春宵苦短,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死人身上,还不如浪费在女人身上呢。
“叮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手机铃声响起,方正伸出手去,随手拿起手机打开。
“喂,是我………哦?小兰?什么事?”
“方正先生,没打搅到你吧。”
“还好,我刚起来,你有什么事吗?”
“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服部出事了!”
“哦?什么情况?”
虽然小兰的语气很焦急,但是方正却显得很平静,反正服部平次也是主角团成员,命硬,死不掉的。
而小兰也是很快把事情对方正说了一遍。
简单来说就是,昨天晚上方正带着米拉回房间休息,而其他人则去找毛利小五郎,于是不出所料的又出事了,在她们刚到之后不久,和毛利小五郎一起喝酒的人就被杀害………好吧,对此方正表示基本操作,得亏他聪明没去。
然后自然就是柯南侦探脑上身和服部平次一起到处找线索,只不过和平时的“犯人就在我们之中”不同,这次倒是没直接当场解决问题,反倒发现被杀的也是源氏萤盗窃团伙之中的一员………
在那之后,服部平次带着和叶回家,途中遭遇到了神秘人的狙击,服部平次和对方单挑,结果反被打伤,然后被送到了医院………
“没事吧。”
“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但是需要静养………那个,米拉姐呢?”
自从米拉决定认毛利兰做妹妹之后,这两人就以姐妹相称了。
“米拉啊………”
方正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身下不住蠕动的被子。
“她在吃棒棒糖。”
“哎?这么一大早就吃甜食,对牙齿不好吧………”
“没关系,富含营养的牛奶棒棒糖,吃了对身体只有好处的。”
“哎?有这样的好东西吗?我也想要尝尝………”
“呵呵………”
听到小兰的说话,方正呵呵一笑。
“麻烦把电话给服部。”
“啊,好的。”
很快,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充满朝气的大坂音。
“哟,方正先生。”
“没死啊,听你这声音还挺活蹦乱跳的。”
“哈哈哈,我还没那么容易死的……………”
“那么我就不去看你了,今天我打算带米拉去逛逛京都影视城。”
“这么绝情的吗?”
“是你自作自受。”
听到服部平次搞怪的尖叫,方正冷哼一声。
“具体情况我已经听小兰说了,你说你是不是个智障?你爸生了你这个智障儿子是干什么吃的?你在大街上遭到袭击,你不想着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居然还跟着犯人去单挑?得亏犯人只有一个人,换了我就埋伏几个帮手,等把你引开之后再直接把和叶绑了,到时候不是让你脱衣服就脱衣服,让你跳脱衣舞就跳脱衣舞…………”
“呃……………”
听到方正的说话,服部平次这边也是一头冷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过他还是努力辩解道。
“那个………我也不是我爸生的。”
“你还顶嘴?自己在医院乖乖待着去吧。”
方正说着,直接“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直到这个时候,只见被子里才露出了米拉的脑袋,她的喉咙耸动了一下,把热热的牛奶吞咽下去,这才好奇的望向方正。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大事,小屁孩自己求仁得仁。”
方正一面说着,一面伸出手摸了摸米拉的脑袋。
“好了,起床吧,今天我们两个人去玩个痛快。”
“OK!”
京都影视城说白了其实就和国内的那些影视城没什么区别,主要就是拍摄日本古装剧的电影布景。由于京都可是日本古都,本身就充满了古代日本风情,所以这里给人的感觉也是仿古似的平静柔美,而且每个进入影视城的客人都可以打扮成忍者之类的角色,前来享受一下古代的日本特色。
方正和米拉自然也入乡随俗,玩起了角色扮演,只不过………
“这个衣服感觉好难受啊………”
穿着和服的米拉皱起眉头,按住胸口。
“给人的感觉把胸勒的好紧………我可不习惯穿这种东西,古代日本女人都是穿这个吗?这可比什么束腰束胸难受多了!”
“因为日本女人大多胸小嘛。”
方正倒是对此显得很淡定。
“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传统特色,你们欧洲那边的女性大多都是身形凹凸有致,那么穿展现身材的礼服自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日本女人可没这么好的天赋本钱,按照你们那个穿法的话她们可就是一马平川了。没有谁会蠢到把自己的弱点主动暴露在别人面前吧,因此比起展现身材的礼服,彰显气质的和服就是很好的选择了。”
说道这里,方正也是呵呵一笑,再次望向米拉。
“要不你去试试江户艺伎的衣服?我可告诉你啊,正规的艺伎花魁穿的衣服可足有二十公斤重,民间还有‘花魁走路比牛还慢’的说法呢。”
“那种衣服真的能穿吗?”
听到二十公斤,米拉感觉脸都白了。
这叫什么花魁,这是特种兵吧!
“不过方正你穿的衣服也很古怪啊,而且旁边的人好像都很害怕你似的。”
一面说着,米拉一面好奇的打量了一下方正身上穿的衣服,而方正则是呵呵一笑。
“当然了,既然说要体验古代日本,肯定就要穿这个啊,我给你讲,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呢………”
“哦?”
就在方正带着米拉在京都约会的时候,柯南和服部则还在苦苦的思考和推理,小五郎从寺庙那里得到了一个委托,来解开一个谜团,而小五郎却解不开,现在柯南和服部则和这个谜团杠上了,还有那些杀害“源氏萤”盗窃集团成员的凶手,以及服部平次被追杀的事情,一连串的谜团都迫切需要解决!
本来医生是让服部平次静养的,但是他自然是闲不住,就带着柯南两个人偷偷跑掉了,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还真是找到了一个线索。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服部平次却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表示他们已经绑架了远山和叶,让服部平次一个小时之后单独到鞍马山的玉龙寺去,不然的话,他们就杀了那个女孩!
“没想到还真被方正先生给说准了………”
看着手中的手机,服部平次也是咬住牙关,之前方正还曾经提醒过他,只要把他引开,再把和叶抓住,到时候还不是让他跳脱衣舞他就要跳脱衣舞………当然,这一次对方显然不会这么好心只是跳舞就算了。
“现在怎么办?”
“对方不让报警,不然就会杀了和叶………可恶!”
“那么就给方正先生打电话吧。”
听到柯南的提议,服部犹豫了一下。
“好的!”
于是很快,服部再次拿起了手机。
“……………你看我说啥来着?”
而在另外一边,接到服部的电话,方正也是无语了。
“行了,我知道了,交给我吧,你们要想去可以去,但是别勉强,我也会很快赶到。”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合起手机,望向身边的米拉。
“和叶出事了,好了,我们走吧,嗯……………”
说道这里,方正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正好,我让你看看什么叫专业的COSPLAY。”
当夜幕降临时,服部平次和柯南也来到了鞍马山的玉龙寺,与幕后黑手对峙。果不其然,和他们推理的一样,凶手正是源氏萤盗窃集团中的最后一个人,他之所以袭击服部平次,是因为服部平次手里那颗玻璃珠。事实上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玻璃珠,而是他们数年前偷走的佛像额头上的珠子,而当他在杂志上看到了关于服部平次的初恋专访和对方拿出来的那颗玻璃珠之后,才制定了袭击服部平次的计划,为的就是拿回那颗玻璃珠。
阴谋暴露,接下来自然就是战斗了,对方有备而来,当然是把所有人手全部集合,而这边只有服部平次,柯南以及和叶三个人,其中和叶被绑,服部重伤未愈,柯南的战斗力也不够———平日他面对拿枪的歹徒还成,但是这些人可是拿的真正的刀剑和弓箭,根本不怕柯南的足球攻击,于是三人也是被这群凶手你追我赶的躲进了寺庙的一个房间里。
而在那个房间里,和叶告诉平次有一把预备的刀放在抽屉之中,但是眼前这个柜子足足有上百个抽屉,两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开始寻找。
与此同时,和叶则为服部平次和柯南唱了一首歌,那是按照京都的街道所改编的童谣……………
“在这里!”
“快抓住他们!!”
与此同时,外面也传来了喊叫声,随后三人就看见人影从纸门的另外一边浮现。
“可恶,还是没有来得及……………”
看到这里,柯南也是蹲下身去,急忙调整了自己的鞋子功率。
真是的,方正先生到底在干什么啊!
“呜哇!!”
就在柯南内心腹诽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猛然浮现,伴随着惨叫声,门口的凶徒顿时倒地,接着众人只能够看见纸门上的那个人影再次挥起刀刃,很快,又连续几声惨叫声响,接着外面顿时一片平静。
怎么回事?
三人疑惑的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和叶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拉开了纸门,向着外面张望,接着她大吃一惊。
“服部,柯南,你们快来看!”
“怎么了怎么了?”
听到和叶的招呼,其他两人也急忙上前,看到外面的景象之后也是大吃一惊。只见在走廊上,三两个戴着面具之前还追击自己的凶徒此刻已经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服部急忙走到其中一个人的面前,拿掉他面上的面具,伸出手去在鼻前放了一下。
“还好,只是昏迷………是方正先生来救了我们吧。”
“应该是,但是他为什么不说话啊?”
而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凶徒首领的怒吼声。
“你究竟是什么人!!”
听到这声怒吼,三人也急忙凑到窗前,向着外面望去,随后,他们大吃一惊。
只见在火炬的照耀下,一个穿着蓝白色的山形羽织的男子正背对他们站在那里,而在阴影与火焰的光辉交织之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背后一个白色的“诚”字。
在男子的面前,凶徒首领也是手握着利刃,惊恐不安的盯视着他。而在凶徒和柯南等人的注视下,男子缓缓开口。
“为了维护首都的治安,斩杀一切勤王志士………”
一面说着,男子一面举起手中的日本刀。但是他拿刀的样子却很奇怪,与普通的姿势不同,此刻的男子左手握着刀柄的末尾,翻转刀刃将其缓缓举起,放在身侧平指向前,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举起,向前伸出压在剑刃前端,整个人像一张弓般拉开。
看到这一幕,服部平次大吃一惊。
“那是………………!?”
“装神弄鬼!给我上!”
伴随着首领的怒吼,很快就看见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举起手中的刀刃,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而就在他高高举起手中的利刃,还没有来得及砍下的时候,就看见男子忽然动了。
这一刻,他仿佛绷紧的弓弦中飞射而出的箭矢一般,一剑向前刺出,毫不留情的刺中了眼前剑士的胸口。下一刻就看见剑士惨叫一声,整个人像是被卡车撞到了一般倒飞了出去,直接“砰”的一声装在了寺庙的木墙上,甚至连木墙都被直接撞到了凹了下去!
“嘶……………”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而为首的凶徒首领面色也是变了数变。
“给我上!躲开他的直刺!”
在首领的怒吼下,另外一个剑士立刻出列,再次朝着男子冲了过去。而这一次,面对对方的进攻,男子只是默默的再次一剑刺出。而有了首领的提醒,在男子一剑刺出的瞬间,那个剑士也是立刻向着侧面移动身体,躲开了这致命一击。
然而………
就在这时,只见男子手中的剑刃猛然一转,接着顿时化为横扫用力的向着剑士砍去,直接一剑砍中了躲避不及的剑士脖颈,伴随着一声惨叫,那个剑士也飞了出去,在木墙上撞出了一个破洞之后不见了踪影。
“就算没有刺中也能瞬时变化为横斩,战术鬼才新撰组土方副长研究出的平刺剑法没有任何死角。”
一面说着,男子一面再次举起手中的利刃,向着凶徒首领瞄准。
“而我的牙突更是如此。”
“……………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新撰组羽织的男子,此刻的凶徒首领满头大汗。他能够感受到,对方不是在装模作样,那股死气,那股战意,那是只有砍杀了无数人,从腥风血雨的战场中生还的刽子手才会拥有的恐怖气势。
而眼下,在这座深山,废弃的寺庙之中,在火把的照耀下,甚至让人以为自己并不是身处现代,而是回到了幕末那个血雨腥风的时刻。
不仅仅是凶徒首领,他手下的弟子这会儿也是惶恐不安起来。实在是对方的实力太过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了,这简直不像是人类的工夫,而更像是鬼魂………难道说,这座废弃的玉龙寺是供奉新撰组亡魂所在,而因为他们打搅了亡灵,所以现在人家出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无论什么时代,新撰组都是新撰组,壬生狼就是壬生狼………刽子手也依旧是刽子手。”
男子缓缓抬起头来,眼中露出了一抹冰冷的寒光。
“恶即斩。”
“……………”
听到这句话,凶徒首领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握住刀剑的手也微微开始颤抖起来。
“那么,准备受死吧!”
伴随着男子话音落下,下一刻,闪耀的寒光顿时出现在了凶徒首领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