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钟文又怎么可能长时间待在长安?
就不要说长时间待在长安了,就连龙泉观,钟文都不一定能长时间待着。
自己女儿的事情,大过一切。
如真有空了。
钟文到也会去长安看看,或者去唐国与高句丽国边境走走。
可当下嘛。
一切以九儿为重。
就好比此时,钟文就得带着九儿,先去见一见自己的外祖母,好让外祖母好好看看九儿。
重生莲亭追东方 衣落成火
然后再带着九儿好好逛一逛利州城。
随着那宁飞已是离开后。
钟文继续牵着驴,带着九儿,往着利州城方向走去。
慢。
用这么一个定来形容,很是贴切。
驴的步伐,可真不快。
而九儿坐着坐着,早就起了困意。
哪怕有着自己父亲一路上的讲话声,或者讲解各种动植物,这丫头坐在驴背上,早已是困顿不已,开始闭起了眼睛,睡了过去。
此刻的钟文。
正抱着九儿,手里牵着叫驴,一路急步的往着利州城方向走去。
天色渐晚。
终于在太阳落山之际。
钟文这才到了利州城。
而此时的九儿,已是醒来。
邻家女神爱上我 三尺君子
“父亲,这里就是利州城吗?”九儿坐以驴背上,看着一座并不大的小城,眼中开始有了一些期待。
钟文轻轻的点了点头,“是的,这里就是利州城了,不过,现在太阳都落了山,我们先要通过利州城,先去你外曾祖母那里。明天,我再带九儿来好好看看这利州,好不好?”
“好,父亲。”九儿虽有些意动,可见自己父亲这般说了,她也只得点头同意。
而此时。
那守着城门的将士,早已是瞧见了钟文。
当他们见到钟文带着一个小女娃出现在城门外后,就已是有一人奔向州县两衙去了。
随着钟文牵着驴,步入这利州城后不久。
就迎来了利州两衙的官员们。
而这打头的,正是时任利州刺史的许敬宗。
“许某见过郡王,不知道郡王驾临,有失远迎,还请郡王担待。”许敬宗一见到钟文后,先是一愣,随后紧张的向着钟文作揖行礼。
钟文这也算是时隔好几年,这才见到这位许敬宗了吧。
这几年里。
钟文可谓是一次都没有来这利州城。
而今日,要不是因为九儿的原因,钟文都不一定能想起要来这利州城。
钟文见许敬宗如此紧张,心中有所思道:“我只是带女儿去我封地,你们也不用如此大张旗鼓的来迎接我,况且,我早已不是这利州的刺史了,都散了吧。”
————
钟文话一说完后,就带着好奇的九儿,往着城西方向走去。
而随其后。
许敬宗他们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却是一路紧随于后,似有要把钟文送出这利州城不可一样的态势来。
钟文也不回头,只是小声的向着九儿介绍了一下街道两边都开了些什么店铺等等。
不久后。
待钟文坐了船只,过了江对岸。
许敬宗这才擦了擦脑门上流下来的汗,带着众官员回城去了。
“父亲,刚才的那些人是干什么的啊?”往着塔沟村去的路上,九儿探问道。
“他们啊,他们是这利州城的官员。”钟文看着远处的塔沟村,看着天色有些偏黑了,心想着一会自己外祖母见到九儿后,会不会又是哭,又是笑的。
而此时的九儿,又是问道:“父亲,官员是什么啊?”
九儿的这话一出口,又是让钟文一愣了。
官员是什么。
这如果让全天下的小娃解释一下,估计会有不少种答案。
但所有的答案,基本都会类同于一个。
可是。
对于九儿来说,官员是什么,可能真没有什么概念。
在进入塔沟村之前,钟文这才向着九儿解释完了官员是什么来。
这让九儿也渐渐明白了,这官员原来是为民做事的人。
钟文的介绍。
放在当下,这样的介绍,或许真不能这般解释。
可钟文却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得有一份善心,得有一份正确的理解方式。
亲亲狐夫,彬彬有礼 公长尊
至于未来如何。
钟文左右不了。
入了塔沟村,见到了自己外祖母一家。
当徐氏一见到九儿之后,那真叫一个亲啊。
又抱,又亲的。
每个人都是围着九儿,一会这个抱一下,一会那个抱一下。
就连双麻的孩子,也都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表妹来。
徐双麻。
早已成了亲。
孩子都有好几个了。
小英她们也都嫁了。
不过好在嫁得比较近,而且,也在帮着钟文一家打理着一些田地什么的。
就钟文一家。
每个人的手上,都有着不少朝廷所赏的田地。
要是没人打理,这可就得请人去打理了。
好在有着这些人在,到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小文啊,九儿可有大名?都这般大了,我这个外曾祖母还是第一次见到九儿呢。”抱着九儿的徐氏,一脸的疼爱。
或许是因为钟文的原因,才会如此疼爱九儿吧。
毕竟,隔了这么多代了,又在这个只疼男子不疼女子的年代。
“外祖母,九儿目前还没有大名,我和曼清商量了,待九儿三岁后,再给九儿取个大名来。”钟文笑着解释了一番。
“那好,你们有了主意那是最好不过了,年前,你母亲过来的时候,还说起你的婚事呢,可没想到,这一转眼,你都有了这么大的女儿了。”徐氏很是感慨的说道。
至于原因,她却是不好问了。
有些事情,能不问最好不问,她这个外祖母,哪里会不知道。
自己的外孙在龙泉观这么多年,她又哪里会不知道这个外孙身份早已是不同往日了。
吃过晚饭后。
钟文带着九儿休息去了。
一夜过去。
钟文带着九儿离开了塔沟村,径直的往着利州城而去。
此时的利州城。
比起昨日傍晚时分所见的那般模样,可谓是两个天地了。
一大清早的,哪怕就是在江边的码头,都有着不知凡几的船只。
船只之上,上上下下不少的人。
要么在运送货物,要么运送行人。
看得过了江的九儿大眼都不带眨的。
钟文又是介绍,又是解说。
好半天下来后,二人这才入了利州城内。
随着一入利州城后。
九儿的眼睛,再一次的收不回来了。
钟文到像是一个合格的导游一般,一会指着这边说上几句,一会指着那边说上几句。
而一路之上。
碰到一些利州城的老人,都会前来与钟文打声招呼,甚至交谈几句。
这也是让九儿问东问西,问个不停。
而此时。
离着钟文远处,却是跟随着几个衙差。
史上最強祖師 書生吃包子
从这些衙差的行为之上,就能看出,他们这是在保护着曾经的利州王。
是的。
在他们的心里,前面远处的那位年轻人,就是利州王。
而钟文带着九儿,买些吃食,让九儿先垫垫肚子。
龙噬天下 网络黑侠
喪命遊戲
对于后面跟随的衙差。
钟文又哪里会不知道。
只不过他不想点破,也不想轰走罢了。
“父亲,父亲,那里是什么,那里是什么。”当来到南城这边,一个若大的坊市出现在九儿的眼前。
“那里是利州的坊市,专门售卖一些东西的,走,我带你去看看。”钟文随口说完后,就带着九儿入了这南城坊市中去了。
坊市内人不少。
而且。
钟文还要跟一些认识自己的利州人打招呼。
这更是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郡王,这是你的女儿吗?你看我都没有准备礼物,郡王你稍待,我这就去给县主拿礼物来。”一位与钟文相对熟络之人,一见到钟带着九儿进到坊市后,就前来见礼。
着实。
在利州。
曾经的利州刺史,那可是谁都可以见得到的。
根本不像别的州一样,想要见刺史一面,那你得有大背景才行。
而在利州。
你想见刺史,甚至在大街上,都可以随意拦下来,说上几句话。
而且。
钟文以前连个随从都没有,出行一般也都是一人而已。
这不。
认识他这个刺史的人,只要是利州城内的老人,没有谁不认识的。
而当下。
这坊市内,就有不少利州的老人,一见到钟文后,就奔上前来,行个礼,攀谈上几句话,这也算是熟络一回了。
“老程,这礼物就算了,你也别忙活了,要不你送个小玩意给我女儿玩耍吧。”钟文喊住那准备回家去之人。
“这怎么可能,县主乃是尊贵的身份,就我卖的这些,可真配不上县主的身份。”那被钟文叫住的老程,连忙摇头。
“你看我这女儿很是喜欢呢,算了,就这样吧。”钟文哪里好意思收人家的礼物,要不是因为自己女儿的问题,指不定钟文转头就走了。
从坊市内出来后。
九儿手上就抱着一堆小玩意。
有绣花的,有荷包的,有这有那。
这让九儿抱着这一堆小东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看着自己的父亲,像是在向着钟文显耀着她的收获来一般。
而此时。
坊市外,郑之和吕林栋带着不少原来的利州官员,却是在等候着。
当他们一见到钟文父女从坊市内出来后,赶忙向着钟文行礼,“见过郡王。”
“你们这是?”钟文也没想到,郑之这个别驾,都这么多年了,还依然在利州。
甚至。
连吕林栋这个折冲府都尉也还在。
“听闻郡王带着县主逛一逛利州,所以我们就想过来给郡王和县主请个安,问个好。”郑之到像是个老熟人一样,看着钟文身边的九儿看个不停。
说来。
郑之在这几年里。
可没少去龙泉观。
便是。
他每一次去龙泉观后,都是高兴而去,败兴而归。
想见的人,一直未曾见到过。
而当时的钟文。
却是一直处于闭关的状态当中。
李道陵又怎么可能会因为郑之的到来,来打扰到钟文的闭关呢?
这不。
郑之几年之下,去了不下于十回龙泉观,可一直未得见钟文一回。
而今。
突然是听闻钟文来到利州城,他又怎么可能会不前来见一见钟文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