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踏星 ptt-第三千三百五十二章 機會鑒賞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起初,天上宗瞒着边境战场,没让其他人知道,但随着战争蔓延,尤其梦桑屠杀第十院,消息渐渐走漏。
如今,边境战争胜了,陆隐不希望其他人无谓猜测,便将发生的战争通告全宇宙。
尽管所有人震撼于其它宇宙的入侵,但随着第一场战胜的消息传出,众人同样振奋,不管战争结果如何,他们都会打到底。
惧怕,肯定会有,但在无法避免的情况下,只能死战到底。
陆隐将战舟内那些灵化宇宙精英天骄扔去了第五塔,成为传承的一种,任何进入第五塔的人都可以去挑战他们,熟悉灵化宇宙的修炼。
这些精英天骄也就这点价值了,从他们那里不可能得到太多灵化宇宙的事。
陆隐压根没打算审问这些人,他还有更简单的办法,就是让这些人修炼独特的力量,然后摇骰子,融入,直接读取记忆,就跟对毛球青仙一样,这些记忆不会有假,远比审问效率高得多。
瑶宫主就不同了,这个女人软硬不吃,不怕死,也不会修炼任何力量。
相比她,原起老怪听话的多,问什么答什么,用他的话说就是,天元宇宙肯定会败,他希望能活到那个时候,至于这期间泄露的关于灵化宇宙的情报,会给灵化宇宙带去多少麻烦,损失,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灵化宇宙虽然有一统的修炼模式,但正因为这种模式太过固定,资源也早已固定,争取资源比天元宇宙修炼者还难,相互之间的利益争斗也就比较激烈。
之前詹言为了得到桑天之位,直接放弃救原起老怪,那一刻陆隐就看清了灵化宇宙某些事。
正如王文说的,这是宇宙修炼文化属性不同,要想取得战争的胜利,不仅仅在实力,修炼文化属性也是必须要考虑的,往往可以有奇效,他称之为–思略打击。
逃走的灵化宇宙修炼者,天元宇宙不断分出高手追捕,这些修炼者,陆隐不担心他们滥杀无辜,他们之所以逃,就是为了等待增援,在此期间会尽可能隐藏,不想被围杀。
而今陆隐他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些人揪出来。
“很难呐,都是些高手,漫无目的的抓比大海捞针还难。”王文头疼。
陆隐坐在石桌旁发笑:“我一直觉得没什么事能难倒你。”
王文翻白眼:“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连星使都不是,勉强突破启蒙境,而现在要面对的至少都是祖境,我哪有办法。”
“你该去找维容,那家伙的阴险是出了名的,虽然实力不强,但在天上宗还真没人敢得罪他,没人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阴你一把。”
陆隐想起与灵化宇宙遭遇战时,维容的布局,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说实话,他都不知道维容怎么想到的,布局很简单,非常简单,难就难在为什么要在那时候做这种布局,意义在哪?为谁准备?准备了有什么用?
这些问题都得不到答案,但维容偏偏就做了,自导自演来了一场戏,这场戏或许永远都没人看到,但他做的很认真。
“维容最阴险的地方就在于他的布置,不是应对当前,而是应对未来。”王文看向湖面:“一个人要钓鱼,他只会在想钓鱼的时候钓鱼,或是因为兴趣,或是因为饿,维容什么都不是,他对钓鱼毫无兴趣,也不饿,但就是去钓了,没人看得懂他为什么那么做,直到有一天来了个无聊的人,许下承诺,可以用那个湖里的鱼换财宝。”
“事先没人知道会发生那种事,也不可能想到会发生那种事,维容最终会成为财宝最多的人,几乎将那个无聊的人财宝全部掏空,就因为他早就钓鱼了,为了一个空白的未来。”
陆隐目光闪烁:“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但机会太渺茫了,谁知道机会在哪?维容就像把一个个机会当成鱼,广撒网,总能钓到,付出的不过是无聊时间的无聊行为罢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王文:“那你呢?你会怎么抓住机会?”
王文笑的灿烂:“我喜欢等机会找我,愿者上钩。”
陆隐失笑:“那就让维容抓老鼠吧。”
抓老鼠,三个字突然出现在天元宇宙。
这是自天上宗传出,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天元宇宙各个平行时空,无数人振奋,老鼠,指的就是灵化宇宙那些逃跑的强者。
堂堂祖境,乃至祖境之上的序列规则,甚至桑天层次的高手,却被称为老鼠,天元宇宙无数人呐喊着陆主之名。
仿佛看到天元宇宙完全击溃灵化宇宙的那一天。

深邃宇宙,漫天繁星,戈壁的沙漠中有一座座石屋不规律排列,看似不规律,但若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些石屋恰好对应夜空繁星,如同将那些繁星平移了下来。
以夜空与戈壁为两个面,从戈壁这边看到的繁星是什么样,从繁星那边看到的戈壁,也是什么样。
这里是一颗处于古代文明的星球,位于不知名时空内,这里的人信奉繁星,无论房屋布局还是战争阵法,都要与繁星对应。
石屋屋顶上,一个流转着金色与暗红色光芒的人影仰头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的,星空扭曲,有人降临。
周围好几个石屋内都亮起,一道道目光看来。
“为什么不帮忙?”来人开口,赫然是天赐。
他自天元宇宙边境战场逃离,辗转找到了这里,望着面前的唯一真神。
至尊丹王 真庸
唯一真神依然望着夜空:“我不是你们灵化宇宙的人。”
“可我们在合作。”天赐道。
唯一真神没有说话。
天赐脸色阴沉:“战争溃败,桑天都逃离,你可知道天上宗怎么说的?他们说要抓老鼠,天大的笑话,我灵化宇宙的人竟然被称作老鼠。”
唯一真神转头看向天赐:“难道不是吗?”
天赐目光陡睁:“永恒,别忘了,重启天元宇宙不仅是我灵化宇宙的事,也是你的事,你要踏入永生境就必须重启天元宇宙,为此,我灵化宇宙如何帮你的?原起桑天,詹言,黑白无神皆帮你对付这片宇宙的人,你永恒族自己对付不了陆隐的天上宗,那不是我灵化宇宙的事,如果边境一战,你能出手,结果不会是那样。”1
唯一真神淡淡开口:“你也说了,如果能出手的话。”
天赐这才发现唯一真神体表流转的光华,皱眉:“这是?”
乾隆 令 貴妃
唯一真神淡笑:“太鸿给的礼物,如何?”
“这就是你失败的原因?”
“太鸿不容易对付,她用自己的命给我下个这个封印,还不至于轻易被打破。”
天赐不太相信:“太鸿那个女人会愿意牺牲自己?”
唯一真神语气平淡:“你太小看太鸿了,也可以说,你太高看她了,她的执着远比你想的更深。”
天赐无奈,唯一真神不能出手,这方宇宙没有能对付始祖的强者。
“灵化宇宙半数实力在意识宇宙,即便支援这里,来的高手也不会很多,那个陆隐以区区百多年修炼到当今境界,谁知道再给他一段时间能达到什么层次,还有那些三界六道,三阳六主,随时可能突破,更不用说天元宇宙比灵化宇宙最大的优势,就是时间,这里存在流速不同的时空,更有蜃域。”
“哪怕只是数十年,给天元宇宙带来的蜕变都将令灵化宇宙无可奈何,这种时候青草大师就应该出手了,他。”1
忽然的,他顿住,不敢再说,唯一真神目光笼罩在他身上,看得天赐一阵发寒。
“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你明白的吧。”唯一真神声音在天赐耳边响起。
天赐扫了眼四周,黑无神等人都不在,他与唯一真神的对话需要支开这些人。
“若无法破局,曾经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天赐不甘。
唯一真神目光一冷:“灵化宇宙的损失并不大,至今为止也不过死了一些祖境与序列规则,桑天一个都未战死,等你们的增援赶到,我解除太鸿的封印,不管天元宇宙实力如何增强都没用,最好那位御桑天能来。”
天赐牟定:“御桑天一定会来。”
“哦?”唯一真神不解。
天赐冷笑:“陆隐聪明反被聪明误,边境一战,他以瑶宫主威胁灵化宇宙修炼者送死,如今瑶宫主的命在他手上,是死是活也不知道,为了瑶宫主,御桑天肯定会来。”
“那就好,御桑天,我,再加上几个桑天,还怕一个天元宇宙?”唯一真神道,说完,看向一个方向:“炎刚,青王,出来。”
天赐顺着唯一真神目光看去,看到了两个男子走出,一个平平无奇,修为跟没有一样,另一个却让天赐目光一凛。
他看着青王,这是永恒族尸王?但给他的感觉却有些不同,怎么说呢?比永恒族那些尸王多了一分飘逸,也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傲气,这种傲气他从未在永恒族任何高手身上看过,包括三擎六昊,那是一种另类的傲气,就像,就像他第一次来天元宇宙,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算计这方宇宙,在他眼里,天元宇宙肯定会被重启,这方宇宙的最强者也要被他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