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劍仙在此 ptt-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你做大,我做小推薦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哈哈哈,可怜,可笑……不知死活的人是你。”
【血帝】农斯狂笑,震得空气簌簌乱荡。
他是一个狠人。
否则,也不至于在知道儿子死后,竟然能够第一时间从千寿居撤离,在那样的情况之下,都忍着没有出手。
同时,他又在暗地里疯狂地布置复仇。
参与当日围杀农龟忝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这时,大殿周围脚步声响起。
花家的侍卫强者们纷纷现身。
他们手中的破君弩,碎星箭拉满弓弦,缓缓地对准了大厅之内。
“哈哈哈,看到了没有。”
林北辰大笑,道:“这里乃是我花家的主场。”
【血帝】笑了笑。
这时所有的箭簇,都指向了林北辰。
林北辰故作惊讶。
他看向花舞剑,眼神中带着询问的神色。
花舞剑笑了起来,道:“哈哈哈,没错,兄弟,又是我出卖的你。”
“大哥,你这是为什么?”
林北辰看似难以置信,一脸不解地道。
花舞剑道:“其实我也想要拒绝的,但是农世叔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林北辰平静,然后开始马景涛咆哮。
他大吼道:“我为花家立过功,我为大哥流过血……大哥,你就算是亲自杀我,也好过将我交给农家这帮杂碎。”
花舞剑惋惜地道:“没有办法,农世叔想要亲手折磨你,唉,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也很痛苦,但是农世叔给出的条件,实在是太高了,我不得不答应。”
“大哥,你糊涂啊。”
林北辰痛心疾首地道:“农家开出的条件越高,就越是说明他们忌惮我,说明我对你的重要性,你杀了我,必定是亲者痛仇者快啊。”
花舞剑道:“你错了,是亲者快仇者快,毕竟我拿到的东西和条件,足以支撑花家的崛起。”
林北辰道:“所以到底是什么条件?”
花舞剑道:“兄弟,别问了,你死了自然知道,呵呵……你这会儿,是不是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体内真气已经开始溃散啊?”
林北辰脚步一虚浮,面露惊色,旋即恍然大悟地道:“ 那酒中……”
“不错,宴会的酒中,下了‘帝泣散真散’,就算是帝者喝入体内,也会真气溃散,心神恍惚。”
花舞剑淡淡地道。
“大哥为了对付我,真的是费尽心机啊。”林北辰无语地摇头。
花舞剑道:“没办法,你的实力太强了,强的我无法掌控,不能安心,你又不是我花家的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不能任由你这跟藤蔓,借着花家这棵大树,不断地滋长壮大……”
终究难免功高震主吗?
林北辰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其实,他也知道,当自己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战力和修为,一定会引起花家的觊觎,所以他之前才苦心演戏,让自己表现的如同一个愚忠的舔狗一样,希望这样可以避免花舞剑的猜忌,能够让自己借助花家的壳子,不断地发展壮大。
嫡親貴女 小說
就和借壳上市一样。
但没想到,【血帝】农斯如此决断,直接以重利诱惑花舞剑,使得这位本就多谋寡断的新家主,终究还是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唉,我这个长老正要死战,家主你为何背叛花家?”
林北辰很遗憾地道。
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叛国?
花舞剑:“???”
这是什么鬼话。
“好了,别废话了。”
【血帝】农斯踏入大厅,道:“李少非,今日没有人救得了你,老夫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为我儿报仇。”
林北辰看向花舞剑,道:“大哥,一步错,步步错,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好好做我的工具人不好吗?
我可以带你装逼带你飞,为什么要作死?
花舞剑摇头:“兄弟,你既然愿意为我而死,那就不要反抗,就当是帮为兄最后一次。”
“唉。”
林北辰摇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花舞剑,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说着,蝶刃瞬间召唤在手中。
出剑。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茫茫思虑瞬间弥漫整个大厅。
银色的蝶刃薄如蝶翼,化作一抹剑光,在虚空之中一闪。
对面。
【血帝】农斯整个人瞬间无法遏制地沉浸在丧子相思之中,一瞬间竟是全无戒备。
等到剑光扑面,他这才猛然警觉过来,大骇之下,于千钧一发之际施展秘术,向后急退……
“你这是什么剑法?”
他冷汗簌簌,厉声问道“不对,你为何……还能挥剑?”
不是中了‘帝泣散真散’吗?
刚才这一剑的威力,岂是一般帝者所能击出?
他看向花舞剑。
花舞剑也是一脸意外。
‘帝泣散真散’乃是花家的独门秘药,是未陨落之前的老祖留下的遗产之一,花家身为毒剂道始祖一脉的传人势力,对于这种药物的调配,绝对不会出现问题。
他更是亲眼看到了李少非将掺杂着‘帝泣散真散’的酒液喝下,按道理来讲,此时的李少非应该已经真气全失,神智恍惚才是……
哪怕是圣体道帝者,也难以幸免。
但刚才那一剑……
花舞剑正要说什么。
突然——
嗤。
一抹血线,从【血帝】农斯的肩膀迸射出来。
他错愕地低头。
整个左肩连同左臂,早就被剑光斩落,此时才感觉一丝痛楚,然后在血压的作用下坠地。
“我……我中剑了?”
【血帝】农斯惊骇无比。
他刚才明明避开了那一剑,为何却……
而且更为可怕的是,身为第八血魔道的传人,农斯堪称是有不死之声,就算是普通星尊都难以伤及他,哪怕是肉身被剁碎成为肉酱,也可以瞬间恢复。
但这一剑的伤,竟然不但未曾察觉,更是无法愈合?
林北辰眼中闪过一丝明悟。
这就是【相思入骨】的威力吗?
果然这世界上,想死无药可医。
刚才这一件,是为了试验【相思入骨】剑道的威力,让他很满意。
他直接收剑。
接下来,必须速战速决。
于是,心念一动。
召唤分身。
“恶贼,还我女儿命来。”
一声呼喝。
黄色紧身衣的披风男出现了,标志性的卤蛋光头,怪异的着装,却展露出了恐怖的实力。
一拳打出。
轰。
【血帝】农斯当场饮恨西北。
便是有着血魔之躯,但是在新祖级的力量面前,亦无法再生,当场就死的不能再死。
同时,拳风所过之处,数十名农家的高手强者,尽数化作齑粉血雾消失。
“什么?”
花舞剑瞳孔骤缩。
“这……”
“坏了。”
三长老花阳和五长老花正盛瞬间也反应了过来。
这个光头卤蛋男,又出现了。
他是李少非的人。
果然,就听李少非道:“杀了。”
拳风再起。
无形无相。
不刚猛,反而如和风细雨般轻柔。
但拳风掠过之处,大厅内外的花家高手,也在瞬间化作血雾齑粉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这就是新祖级分身的威力。
灭帝,只在一拳之间。
而帝者之下,灭杀只在一念之间。
整个大厅之内,只剩下了花舞剑和三长老、五长老三人。
三人面如死灰,瑟瑟发抖。
他们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一直都在演小丑——不,准确地说,在李少非的眼中,他们是真的小丑。
“大哥啊大哥,你说你,非要搞事,你说我现在是杀了你,还是留着你呢?”
林北辰看向花舞剑。
后者瑟瑟发抖,喉咙干涩,道:“好兄弟,你……我可以认错,就这一次,你放过我,好不好?”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他后悔的肠子都要青了。
“大哥,说真的,你让我很难办啊。”
林北辰的确是有些纠结。
留下花舞剑是个隐患,但真的全杀了,到时候也不好交差,何况花家到现在为止,的确是有点儿作用。
“大哥,你是我大哥。”
花舞剑能屈能伸,第一时间噗通就跪下了,道:“从今以后,你做大,我做小……大哥,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敢有任何的反悔。”
林北辰看向三长老花阳和五长老花正盛。
两人也都是老狐狸,根本不用花舞剑说什么,直接噗通噗通就跪在地上,道:“李长老,我们两人有眼无珠,实在是该死,还请您恕罪,我们愿意配合您做任何事情。”
如果能活着,谁想死呢。
林北辰想了想,道:“既然这样,那就请小花,连同两位长老,一起对花家的其他人,好好解释一下这里发生的事情吧,农斯之死,各方必定会追查,看你们的了。”
“放心,大哥,我一定可以解决。”
花舞剑一拍胸脯,道:“花家如今小弟我说了算,死了这些人很好解释,至于农斯……这次他的行动是对外保密的,知道去向的人不多,何况他带人入侵我花府,本就是违反规则之事,死了也怪不得谁。”
林北辰点点头。
他突然扭头看向大厅之外,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呢?”
花舞剑几人心中一惊。
却见一抹倩影,从厅外石柱后缓缓地走出来。
———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