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監獄討論-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 直面上位熱推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感受着临时王座带来的增幅感,一股股从未体验过的强大不断涌入体内。
『这便是成王后的借神?
完全出乎意料,竟然以我的王座雏形为基础,构建出化身的王座,从而发挥出化身的真正实力。
而且,我对于化身的统御度极高。
相当于将化身的优点与我自身特性完美结合,从而完美表达出我自身的「攻击性」。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吧?』
完成借神时,
韩东即便感受着从未体验过的王座,以及其中蕴含的强大感,但自始至终都没有为自己增添任何「信心」。
面对古德曼这样的人物,攻击性再强又如何?能做到击杀上位吗?
这种情况下,保命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更别说,韩东整条左小腿缺失,目前依靠拐杖呈独腿站立,行动力也受到一定限制。
『灰色前辈应该能感应到我这头的危机情况,
「借神」在客观层面虽属于随机事件,
但主观层面可由灰色前辈干预……为什么要借给我这样的化身?
最佳选择不应该是「安息日男爵」吗?』
就在韩东思考期间,
一朵玫瑰于肩铠表面盛开,温柔的女声由花蕊间传出:
“尼古拉斯,你既然能从外面进来,自然能从内部逃离……你赶紧走吧,我会尽可能拖住他的。
就算你再如何展露出越阶的能力,甚至连王座都能临时伪造一个出来,
但这样还远远不能触及到【上位】,我们两者联手的最终结果依旧是死路一条。
在世界遭到封锁的一刻,我就没想过要活着,花园即是我的一切……死在这里是我最好的归宿。”
然而莉莉雅的主动献身,却被韩东一口拒绝,
“不!莉莉雅小姐,情况不同。
我已被对方锁定,想要逃出去可没这么简单……如果鲁莽接触世界封锁,大概率是被活捉。
眼下唯一的办法仅有「联手」,拼尽一切来争取时间。
只要我们能撑到黑塔的最高意志突破黑帐,他们必会第一时间就会来找我!这是我们活下来的唯一机会。”
韩东说到这里时,稍微停顿了一下,改为一种低沉且更加认真的口吻:
“当然,如果我们没能撑住,确认「必死无疑」,麻烦莉莉雅小姐用最后一口气将我完全杀死而化作花园间的肥料。
我可不想被对方活捉回去,成为对方登上更高位的垫脚石。”
这样提议被莉莉雅接纳,生在于肩膀的玫瑰‘轻吻’于韩东脸颊。
“~好啊,你愿意和我死在一起也是挺好的。”
霎时间,
浓郁的煞气于花园间弥漫开来,大量玫瑰相继盛开……某种特殊的领域正在展开。
韩东在这时还注意到一个细节。
刚才借神引来的灰色光柱,让古德曼先生有些忌惮,没有第一时间攻上来。
借此机会,韩东完全不顾魔眼可能会被反噬,透视对方全身……很快便察觉到古德曼先生的左脚有问题。
『嗯!?那是我切断出去的左腿,这么快就已经据为己有了吗?甚至还表达出相应的死灵属性?
而且,
我一直都没有感受到《脑部》的主动亲和感,反而嗅到一种想要吞噬、同化我的感受。
难道说,《脑部》已与他发生了一种特殊融合,能反向捕食我这位死灵集合体……或许《脑部残页》已完全独立。
失控者的数量众多,他们决定将《脑部》单独交给这家伙,必然是有原因的。
不愧是学习、接纳能力最高的失控者。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在Original-009的档案记录中,古德曼先生本属于一种‘世界集合体’,可将其视作特殊超级世界-《半衰期》的人型表达(失控)。
如果《脑部》与他发生进一步融合,
或许能化作一种更高层次的东西,同时在他的大脑间还保存有操控「世界魔方」的方法。
一旦被我回收,所有的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前提条件是……这次我得活下来。』
想到这里,韩东的手掌轻轻落于莉莉雅的肩膀,一种黑涡特性于掌心间传递,好似要将两人的一些特性进行融合。
“莉莉雅小姐,我们上吧!”
随着黑涡属性被创始人W.沃尔特激活,
韩东最初虽感受不到任何变化,但随着之前施展出黑涡与虚空的融合技巧,
像是打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韩东慢慢挖掘出「黑涡」的真正用法。
不同于其他直观展现的能力,黑涡更像一种‘工具’。
「王域融合」
将黑涡作为中枢连接。
两者的王域重叠、覆盖在一起,
当花海铺开时,缝隙间也插满着各种残破的污秽刀剑,每一柄刀剑上端都站着一只正在吮吸腐液的死亡乌鸦。
一条条用于禁锢的锁链也悄悄在花海间窜动。
杀戮与鲜红,
战争与禁锢,
此时此刻完美交织在一起。
当玫瑰花于古德曼先生身上盛开时,一条条足以拽动大型世界的锁链迅速缠绕,缠住手足、脖颈。
每一条世界锁链,均由韩东体内世界的狱卒合力拽动(类似于拔河的场景)
同一时刻。
嗡!
两道传送作用的黑涡出现于古德曼先生的前后,
【前门】:红发倒立,肉体由内向外翻出,展露血腥世界的莉莉雅小姐由前门现身。
无数红色的玫瑰荆棘于手臂间缠绕、长出,形成两柄较大的荆棘长枪,伴随着无数死者的惨叫,朝着目标身体贯穿而下。
这一击携带着屠戮半个世界的煞气,不可被阻挡。
【后门】:「借神-惡心影」,身披极恶甲胄,呈双刀流姿态的韩东,以独腿踏出。
感悟着恶斩传承,双剑以截然不同的路径、不同的挥斩速率,斩向古德曼先生……期间,真实魔眼也是100%全开,随时准备修正斩击路径,尽可能规避对方的反击。
给出斩击时,韩东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顺畅、强大以及力量充盈。
领域的完美覆盖,
以及准确无误的前后夹击与发挥,
而且,这个过程中,古德曼先生就站在原地,根本就是破绽百出。
眼看攻击即将临近……异常却发生了。
【时间缓速】
一切都慢了下来,本应该落下的攻击被减缓10倍、100倍、1000倍、10000倍……直至完全静止。
减缓过程中,
古德曼先生还抽空做出一个上班族常有动作-「看手表」。
紧跟着,
他慢吞吞地打开手提箱,取出一件不能被称作为兵器的工具-「撬棍」
不知为何,
明明是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工具,韩东却感受到一种直观的死亡感。
噹!
一记敲在莉莉雅的脑袋上,
血肉绽开、骨头碎裂……
随着敲击命中,居然有一根类似于游戏中的「血条」出现在莉莉雅的头顶~这一敲直接消去1/5的总血量。
遭到敲击时,时间限制也随即解除,重重向后飞出。
接下来。
古德曼先生慢慢转向韩东这边,露出极度诡异的狰狞笑容。
收起撬棍,他并不打算杀死、破坏韩东的肉体。
帝婿
取出一双干净的黑皮手套……似乎准备现场拆分的韩东身体,回收《死灵之书》。
就在他戴上手套的一刻。
沙沙沙~黑沙于韩东左臂间流动。
独属于韩东的时间属性完全激发,暂时抵消掉古德曼释放出来的‘时间静止’。
左臂在这一瞬间恢复正常,全力斩出【真理魔剑】,附带完全感悟的「恶斩」,直击古德曼先生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