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夜的命名術 起點-534、洪流與鐵幕分享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走,走快点!”神代士兵戏谑的驱赶着囚犯们,让他们排成一条长龙,往荒野上的雪原上走去。
庆尘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神代云直在监区遥遥朝猪圈望去,嘴角微微翘起。
他喜欢欣赏庆尘无力改变现状的样子,哪怕自己杀掉再多的囚犯,对方也只能老老实实待在猪圈里。
神代云直没注意庆尘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正低头思索着什么。
来到A02基地门口,巨大的闸门缓缓抬起。
这座完全用两米宽、四米高黑色石墙垒砌出来的监狱,就是一座小型堡垒。
里面是地狱,可外面也未必是天堂。。
监狱中巨大的探照灯投射出白色光束,雪花在光束里飘荡,像是浑浊的浮尘。
神代云直高声对囚犯们强调着:“记住,我只会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用来逃跑,这是你们最宝贵的机会,逃掉的能活,逃不掉的就得死!”
囚犯们面面相觑,零下四十多度的寒冷冬夜,他们在外面奔跑两个小时,先不说能不能逃离,也许没有人追杀就会让他们冻死在雪地里。
当神代士兵追上他们的时候,便会面对手无寸铁的他们、筋疲力竭的他们。
所以,这神代A02基地的毕业典礼,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检验受训者的能力,而是要受训者残杀掉那些弱者,割去弱者的头颅,杀掉受训者们心里最后一点同情心和人性。
据说在另一个秘密基地中,是专门培养女性间谍的,她们的毕业典礼则是由神代士兵帮她们抹掉最后一丝廉耻。
这样的组织,培养出来的情报人员,本就暴虐。
所以在表世界,那些接受过训练的时间行者,连神宫寺真纪都不想放过。
此时,神代云直从腰间抽出自己的佩刀,那佩刀上捆扎着金色的流苏,是神代财团里象征着身份与地位的东西。
他高举长刀,高声道:“开始吧,奴隶们。”
神代士兵们在囚犯们身后一排一排的朝天空扣动扳机,枪声惊的囚犯们纷纷往外跑去。
有人低声说道:“这次我们会死多少人。”
老李想了想说道:“可能都会死,如果铁蛋没有欺骗我们,那么那位庆尘督查一定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会有人来救他,所以他才一反常态的吃下东西,保存体力。神代也一定知道这一点,即将到来的大战会毁去这座A02基地,为了不让我们三千人碍眼,所以要提前将我们全部杀掉。”
听到老李如此说,许多囚犯惊慌了。
往年冬狩起码还会有不少人活下来,今年怕是都要死了。
老李看了一眼身旁的庆氏情报人员,那些人面色凝重却坚决,他看向一位年长的:“喂,庆凌,你们不想想办法吗,说不定来救他的人,也可以带着你们一起走。”
庆凌看了老李一眼:“你有办法从这里带走九百多人吗,这是哪?这是神代财团的后方,神明来了也带不走我们,所以不用想那么多,坦坦荡荡的去死,别给别人添麻烦。”
“你他娘的说什么胡话呢,”老李没好气道。
庆凌带着队伍往前跑去:“你不是庆氏的人,你不懂。”
这句话给老李气到了:“我们李氏的人就比你们庆氏的差啊?在这寒碜谁呢?”
说话间,他回头看了一眼A02基地方向,那少年此时正站在猪圈里,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老李转身带着李氏的人朝西南方向逃去,这十九年来,他年年都参加冬狩,外面的情况早就摸清楚了。
他要去一个地方。
李氏情报人员看到老李带他们走的方向不对劲,突然有人问道:“老李,你特么想清楚了吗?”
老李平静道:“想清楚了。”
……
……
A02基地里,神代云直冷冷的看着那些囚犯逃进冰天雪地,逃进黑色的树林。
仅仅过了半个小时,他便对等候着的1600名神代士兵说道:“出发,一个不留。”
神代士兵们似乎早就知道出发时间会提前,于是这三个营的士兵接到命令后,立刻朝三个方向进发。
士兵们身穿保暖自热军衣,踩着缝制精良的军靴,拿着黑色肃杀的自动步枪,与那些狼狈的囚犯形成鲜明对比。
这种训练有素的军队,别说杀掉三千手无寸铁的囚犯,就算是再翻两倍也轻而易举。
这就是一场不平等的屠杀,从这里走出的士兵将失去自己身上那本属于“人类”的东西。
这个民族最神奇、也是最卑劣之处在于,他们拥有成熟的手段,可以将原本温顺的绵羊变成豺狼。
神代云直缓缓走向猪圈,他手握腰间的刀柄,姿态高昂的像是一个已经获得胜利的将军。
他来到猪圈外,笑着问道:“今晚之后,他们所有人都会因你而死,有何感想?”
庆尘站在猪圈里,低着头说道:“我一直在等,等一个时机。”
神代云直愣了一下,他突然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情绪笼罩了自己,仿佛自己面对的并不是一个阶下囚,而是一个等待胜利曙光的战士。
可是,对方明明已经屈服了。
“我等你将囚犯们赶出军营,这样我就不怕会伤及无辜。”
“我等你让神代士兵追杀出去,这样A02基地里就会防务空虚……”
庆尘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在这寒风中微不可闻。
神代云直为了听清庆尘所说的话,不由自主朝前面走了两步,但很快又停住。
他微笑道:“你想把我勾过去杀了泄愤?没有那么容易。还有,你以为A02基地里防务空虚?你看到那黑色围墙上的24台金属风暴了吗,它们早就锁定了你的生命体征,一旦你跨出这个猪圈,它们就会开枪射击。还有这24架‘天照-1型’战争机器人,各个都可以媲**级基因战士!”
神代云直继续说道:“当然了,你被镣铐束缚着,也没法走出猪圈。”
就在这一瞬,庆尘笑着抬头:“是吗。”
却见那猪圈里突然响起金属镣铐脱落的声音,锁链掉进了泥泞里。
神代云直内心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庆尘身上的镣铐已经尽数打开!
直到这时,神代云直才注意到庆尘手指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枚黑色尾戒。
那枚名为“权力”的尾戒在北美传说中,可以打开世间所有门。
但这个形容是不准确的,因为它还可以打开世间所有的锁!
庆尘平静道:“我上学时虽然成绩好,但是读那些诗词的时候,其实还没法明白其中真意。但我在大阪安静度过七天黑暗时,不知怎么的就想起辛弃疾的那句‘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豪气冲天。”
神代云直也不知道庆尘为什么会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他恐惧的一步步向后退去,他面色狰狞道:“我劝你不要出来,不要自寻死路。”
庆尘突然问道:“我答应王宇超和赵明可,让他们来世生在一个和平年代,弱者再不受欺凌。也许他们很快就会转世投胎了,所以我得快一点。”
神代云直声色俱厉:“战争机器人,抓住他!”
庆尘揉了揉手腕笑道:“壹。”
却见那24台‘天照-1型’战争机器人同时转头望向神代云直:“我在。”
这一瞬,神代云直只觉得自己像是掉进冰窟一般,周身寒彻!
这24台他好不容易申请来的战争机器人,怎么会突然听了庆尘的命令!
下一刻,却见庆尘不再像曾经那般萎靡,而是骤然跃出猪圈,他疯狂的朝着神代云直冲去。
只是,他与神代云直之间,还隔着24台金属风暴。
虽然壹在外界找机会控制了24台战争机器人,可这金属风暴却隶属于A02秘密军事基地的独立军事防御系统,它们由电缆控制,不可以任何无线网络入侵。
除非用物理手段连接网络,不然壹没有任何办法来夺取它们的控制权。
就在此时,黑色围墙上的金属风暴上开始发出电流声,六根枪管快速旋转起来。
每分钟3600发子弹的重火力武器,让子弹如河如瀑。
联邦历史上,人类曾发明过每分钟百万发子弹的金属风暴,可人们最后发现,进行正面战场覆盖的时候,每分钟百万发子弹甚至比电磁炮更烧钱,而且无效射击也会占据火力值的99%以上。
其实每分钟3600发的金属风暴已经是最优解。
它在一个弹药基数内,足以完成4500米内全区域覆盖了。
黑夜里,由子弹组成的金属洪流拉扯出一副幕布,将整个监区外的广场覆盖。
可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那24台黑色身躯的战争机器人,竟精妙的组成一道黑色铁幕,将那金属洪流金属挡在外面。
壹用最强大的计算能力,让它们随庆尘而动,却又随时顶在金属风暴的弹道之上。
宛如24位壮烈之士,以身擎天!
子弹打在战争机器人身上叮当作响,它们身上的合金装甲不再那么光滑平整,被子弹打成了坑坑洼洼的模样。
有战争机器人的液压传动装置被打断,液压管里蓝色的液体流在雪地上,但这台战争机器人却依然坚持着,一瘸一拐的守护在庆尘身边。
百里玺 小说
有战争机器人的机械眼被击中,但是这战争机器人却可以与其他战争机器人共享视野。
有战争机器人胸前的合金装甲被金属洪流打碎,它便立刻转身,倒退着艰难行走,以后背装甲来硬抗。
二十四台“云瀑式”金属风暴所产生的毁天灭地之威能,竟硬生生被这24台战争机器抵住了。
它们倾斜的身姿就像是抗洪时的勇士,保护着庆尘快速逆流而上!
那神代最引以为傲的固若金汤的、合金身躯,此时却成了庆尘最坚固的移动堡垒!
这些战争机器人,不计代价、不惜损毁的保护着庆尘!
壹不需要与庆尘交流,那种默契是两个世间最精于计算的“人”在联手突围,这世间的最优解只有一个,所以他们知道彼此会做出什么选择。
能选择的只有一个。
神代云直疯了一般逃离着,他只觉得,自己明明被如此强大的火力保护着,却仍然感到恐惧。
他只觉得,自己今晚可能会死!
然而就在下一刻,庆尘心中默数着10、9、8、7……3、2、1!
这是云瀑式金属风暴的攻击间隔,这世上再强大的机械式热武器,都必须考虑冷却与装弹的问题。
再强大的冷却液,也是有比热容限制的,所以,每一台电磁金属风暴在设计时,为了保证机械不过热,都会预设一个最优的更换冷却液与弹匣的时间。
每一分钟,会有5秒钟。
当庆尘倒计时结束的一瞬间,这24台金属风暴是交叉射击的,所以当两台金属风暴进入冷却,剩余22台金属风暴还在喷吐着火焰。
可这对于庆尘与壹来说,就足够了。
有两台停止,这原本设计好的覆盖弹道里,就出现了一丝破绽。
庆尘仿佛又回到了18号监狱,那苍穹之上的金属风暴尽情泼洒暴雨,可一滴雨都不曾落在他身上。
这种神乎其技的计算,对于庆尘和壹来说都不是难事!
就在这漫天的金属洪流中。
当庆尘倒数结束的第一瞬间。
24台战争机器人骤然变换了阵型,其中23台战争机器人在即将损毁的边缘,再次组成新的铁幕,最后一台则与庆尘一起游走在金属洪流的弹道缝隙中,冲入了A02秘密军事基地的内部。
却见最后一台战争机器人冲入内部建筑的第一时间,便以手指插入一处电路。
0.1秒后,外部金属风暴尽数停止射击,那黑色的枪管犹如野兽头颅,低垂下去。
也正是这低垂的头颅,象征着A02基地那独立的军事网络,被壹彻底攻陷。
庆尘看向它,壹说道:“基地内还有180名士兵值守,神代云直正前往地底临时避难所,我可以给你打开避难所的合金闸门,但我答应过爸爸不杀人。”
“谢谢。”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