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在亮劍當戰狼 起點-第362章 堡壘環壕戰術相伴

我在亮劍當戰狼
小說推薦我在亮劍當戰狼我在亮剑当战狼
好半晌后,宫野道一才幽幽说道:“现在虽然知道了八路军已经在浮亮山乃至于整个晋西北修了地道,避免了在扫荡时被八路军打个措手不及,可问题是,面对八路军的地道我们也是无计可施,几乎找不到破解之策。”
说此一顿,宫野道一又恨声说道:“冀南、冀中的八路军也是疯狂挖掘地道,搅得整个地区不得安宁,皇军多次扫荡都因此折戟沉沙。”
新井恒雄深以为然道:“地道战确实很麻烦。”
停顿了下,忽又说道:“师团长,要不然把潘桑叫过来问一下?”
“潘桑?”宫野道一黑着脸道,“就是浪费了你十万大洋的那个潘仁?”
“呃,师团长,十万大洋的经费也不能算是浪费,毕竟还是有收获的。”新井恒雄有些尴尬的道,“不光是打听出了地道的存在,而且潘仁还利用这十万大洋发展了超过一千人的内应,等到扫荡开始之时,这些人将会发挥关键作用。”
“哦?”宫野道一这下来了兴致,“发展了超过一千人的内应?”
“是的。”新井恒雄道,“一千人,平均下来每人不到一百大洋,这在情报战线已经是很低廉的价格,我们不能再苟求潘桑了。”
听到这,宫野道一的火气消了大半。
因为新井恒雄说的没错,这个价格确实十分低廉。
当下宫野道一又道:“你觉得潘桑能想到破解之策?”
“不不,师团长,我没有这么说。”新井恒雄忙道,“我只是觉得,潘仁的脑瓜子十分灵活,遇到难题经常会有许多新奇而又管用的神奇法子,所以不妨把他叫来问问,或许能有意外收获,即便没有收获也没什么损失。”
“好吧。”宫野道一道,“叫他来。”
新井恒雄赶紧给平安县侦缉队打电话。
几个钟头之后,潘仁就搭乘卡车来到安化。
“宫野太君,新井太君。”潘仁一脸谄媚的道。
“潘桑。”宫野道一道,“新井君说你脑子很灵活。”
“不敢不敢。”潘仁道,“我就是有点小聪明,跟两位太君万万不能比。”
宫野道一懒得多说废话,直接挑明道:“潘桑,现在皇军遇到了难题,无法破解土八路的地道,你有破解的办法吗?”
“破解办法?”潘仁道,“这个简单啊。”
“纳尼?”宫野道一忍不住跟新井恒雄对视了一眼。
让他们两个无计可施的地道网络,却只换来潘仁一句轻飘飘的简单?
新井恒雄道:“潘桑,须知军中无戏言,如果只是胡乱夸口而拿不出实际对策那是要受处罚的,你的懂?”
“我懂,我懂。”
潘仁道:“但是我真有办法。”
顿了顿,又道:“就是这个办法有点费时费力更费钱。”
因為你喜歡聽廣播嘛
“费时费力更费钱?”宫野道一眉头微皱,又道,“你说,什么办法?”
潘仁便捋了捋衣袖,说道:“宫野太君,新井太君,我的办法是这样的……”
……
赵家峪,村口空地。
“站好,都站好了!”
“娘的,耳朵塞驴毛了?”
“都给老子站好了,站好了!”
维持秩序的民兵嗓子都快喊破,可是聚集在空地上的一千多个二流子却还是站得歪七扭八毫无队列。
“娘的,装聋是吧?”
沈泉闷哼一声,当即子弹上膛。
周围的民兵便也纷纷推动枪栓,推弹入膛。
那一千多个二流子见状便赶紧双手抱头趴倒在地上。
有些胆大的还在那里大喊大叫:“八路杀人了,八路杀人了!”
然而这次不会再有人同情他们,因为这一千多个二流子都是人赃俱获,都从家里搜出了来历不明的巨额财产——人均超过五十块大洋!
只是这一宗,就给浮亮山根据地创收六万大洋!
对于这些出卖根据地秘密的叛徒二流子,老乡们恨之入骨,民兵更是恨之入骨,因为这极可能导致他们民兵面对鬼子的时候吃大亏!
“王参谋!”沈泉黑着脸道,“都毙了吧!”
听到这话,不少二流子顿时吓得簌簌发抖。
王野却摆了摆手说道:“这可是免费劳动力,毙了多可惜。”
“啥?”沈泉闻言一愣,有些不高兴的道,“你的意思是不杀?”
“不杀,当然不杀。”王野道,“送去浮亮山要塞,让他们劳改,挖地道!”
……
两天后,太原。
岩松义雄一边拄着拐杖往外走,一边问花谷正道:“花谷君,怎么回事?大将阁下怎么突然就来了太原?事先也没个通知?”
“我也不知道。”花谷正苦笑道。
一藏轮回
“我也是刚刚才接到方面军司令部的通知。”
“说大将阁的专列已经过了寿阳,马上就到太原了。”
“奇怪。”岩构义雄皱眉道,“大将阁下这时候来太原做什么?”
想嚇人的貞子醬
两人正说话间,便看到一辆轿车缓缓驶进司令部大院,车门打开处,近卫第二师团的参谋长龟川清先下来,然后打开后座车门再遮护住车门上沿。
紧接着,近卫第二师团的师团长宫野道一低头走下来。
看到这,岩松义雄和花谷正便一下反应过来,冈村宁次为什么要来太原,显然,是为了给宫野道一站台的。
“司令官阁下。”
宫野道一和龟川清收脚立正敬礼。
“宫野君。”岩松义雄回了记军礼,又道,“你也是来拜见大将阁下的吗?”
“哈依。”宫野道一微一顿首说道,“我也是今天上午刚刚接到方面军司令部的急电,让我携带D号作战计划前来太原,接受大将阁下的亲自指导。”
岩松义雄心说果然,表面上却笑道:“那就一起去迎接吧。”
当下两人分别上车,又驱车从后宰门出了内城,再穿过拱极门来到火车站。
这时候,拱极门的城墙已经修葺好,但是缺口处城墙与两侧城墙存在着明显的色差,一眼就能看出。
岩松义雄、宫野道一一行等没多久,冈村宁次的专列就到了。
车门开处,冈村宁次在华北方面军参谋次长有末精三等几个参谋的簇拥下,缓步下了火车,又与岩构义雄、宫野道一等人见礼。
“岩松君,你的腿好些了吗?”冈村宁次问道。
“多谢大将阁下挂念。”岩松义雄道,“已经基本恢复了。”
“好。”冈村宁次目光转向宫野道一,又说道,“宫野君,辛苦了。”
“卑职惭愧。”宫野道一有些愧疚的道,“到现在才制定好D号作战计划。”
“欸,你不要这么想。”冈村宁次摆了摆手说,“好饭不怕晚,只要D号作战计划是一个行之有效的计划,晚几天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到这,岩松义雄一脸无语,有必要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冈村宁次对宫野道一是真信任。
见礼过后合影,然后一行人奔第一军司令部而来。
第一军司令部早已经准备好,沙盘上已经做好了浮亮山模型。
不过宫野道一自带了幻灯机,近卫第二师团参谋长龟川清带着两个作战迅速在作战大厅摆好幻灯机和幕布。
作战大厅里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
冈村宁次脸上也露出期待的神色。
用幻灯片来展示作战计划,倒是挺新颖的。
宫野道一将第一张图片放在幻灯机镜头下,一幅地图便立刻投影在幕布上,虽然不是十分清晰,但是所有的符号以及文字都能看清楚。
只见图片上以浮亮山为中心画了六个同心圆。
在相邻两个同心圆的中间,还有好多的小圆圈。
作战大厅里的窃窃私语声便变成了嗡嗡嗡的讨论。
最后只能由花谷正出面道:“肃静,诸君请保持肃静。”
直到作战大厅恢复了安静,宫野道一才指着图片说道:“浮亮山匪区,涵盖了平安县之大部分,河源县以及福安县之各一部分,纵深约六十公里,面积约三千六百平方公里,占有三个镇,十六个乡,大约两百个行政村。”
“匪区之人口总数大约为二十万人。”
“根据情报,八路军独立团之兵力约为两千人。”
“民兵之确切数字不可考,估计也在两千左右。”
“不过,浮亮山匪区之民兵装备较其他匪区精良,有一定之战斗力。”
“装备方面,八路军独立团大约有两到四门九二步兵炮,两到四门巩县造迫击炮,除此之外再无重武器,所以有一定之攻坚能力,但是不强。”
“另外,浮亮山匪区各镇、各乡乃至各村都挖掘了地道。”
“而且这些地道已经全部连接到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网络。”
“换句话说,若不加反制,八路军独立团的人员以及物资可以通过道地快速到达浮亮山匪区的任何地点。”
作战大厅里再一次响起窃窃私语声。
显然,在场的作战参谋都被震惊到。
所有乡村还有镇都用地道连了起来,这个就厉害。
八路军可以通过地道进行人员及物资的快速调配,这就更厉害。
要是不能破解掉八路军的地道战术,对浮亮山匪区的扫荡就是白费劲,瞎忙活。
冈村宁次也扭头对有末精三小声说:“有末君,看来这次我们真来对了,宫野君真是下了功夫的,且看他有什么高招破解地道。”
有末精三道:“是啊,冀中匪区和冀南匪区的八路军也是采用地道战术,搞得皇军多次扫荡都无功而返,反而损失了大量资源。”
停顿了片刻,宫野道一又道:“想必诸君都看出来了,”
“如果不能反制八路军的地道战术,那么对浮亮山匪区的扫荡就只能是瞎忙活,那么又该如何反制八路军的地道战术呢?”
“这就要仔细观察匪区的地道构成。”
“根据侦察,匪区的地道主要是依托村镇而挖掘的。”
“其主要用途也是用来转移并掩护本村本乡的人员以及物资,用于八路军人员及物资的调度反倒在其次。”
“这一特点,就给了我们破解之法。”
“我们的破解之法,就是环绕匪区的村庄挖掘深壕!”
“根据侦察,匪区的地道深度普遍在四米到六米之间,那么我们就挖十米的深壕。”
“通过十米的深壕,就可以将这个村庄从匪区的地下交通网络上隔绝出来,等到一个个村庄都被隔绝开,匪区的庞大的地下交通网也就不复存在。”
“索代斯奈!”冈村宁次还有有末精三顿时间眼前一亮。
其他人也是面露惊叹之色,便是岩松义雄也得承认这是个妙招。
只有坂本隆一提出了质疑:“问题是,八路军不会任由皇军挖掘环村深壕。”
宫野道一微微一笑,又道:“坂本君所言极是,八路军肯定不会任由我们挖掘深壕,所以环壕战术还需辅以堡垒战术。”
冈村宁次忍不住又跟有末精三对视一眼。
堡垒战术,这一构想就跟他的思想十分地接近。
“堡垒战?”坂本隆一皱眉道,“大量修建碉堡么?”
“不只是大量修建碉堡。”宫野道一笑道,“而且还要不断的往前修,依托碉堡还要再挖掘一道封锁沟。”
说此一顿,宫野道一又手指着图片说道:“诸君且看,这一个个的同心圆,便是一道道的圆形封锁沟。”
“第一道封锁沟直径六十公里,总长大约为两百公里。”
“每隔五百米就要修一座碉堡,最外围之壕沟一共需要修筑约四百个碉堡。”
“第一道封锁沟及碉堡修好后,扫荡部队推进五公里,再挖第二道封锁沟。”
“第二道封锁沟直径五十公里,总长度大约为一百六十公里,一共需要修筑大约三百二十个简易碉堡。”
“然后是第三道封锁沟,需要修碉堡两百四十个。”
“再然后是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封锁沟,需要修筑的碉堡分别是两百个、一百二十个以及六十个。”
“合计需要修筑简易碉堡一千三百四十个!”
“需要挖掘封锁沟约六百七十公里,当然,这还没有包括环村深壕。”
说到最后,宫野道一又拿手指了指那一个一个同心圆之间的小圆圈,这些小圆圈有大有小,分别对应浮亮山匪区的三个镇、十几个乡以及大约两百个的行政村。
“我反对。”坂本隆一大声说道,“这是打呆仗,拼消耗,费效比太低。”
“不尽然。”水原拓也算是跟坂本隆一扛上了,坂本隆一话音才刚落,水原拓也便站出来说道,“这种战术从短期看,费效比确实非常低,但是如果拉长时间线,仍不失为一种相对高效的战术,关于这点,支那历史上就有一个经典的战例。”
“哦是吗?”冈村宁次欣然问道,“是哪一个经典战例呢?”
水原拓也说道:“就是八十多年前曾国藩剿灭太平天国的战例。”
“曾国藩剿灭太平天国的战术就被后来的支那人诟病为打呆仗。”
“但是事实上,曾国藩却凭借这一战术在政治、军事甚至于外交上都不占据优势的情形下剿灭了太平天国,这就足以证明这是高效的战术。”
“年轻人还挺有见识。”冈村宁次微微一笑又道,“叫什么名字?”
“哈依,有劳大将阁下垂询。”水原拓也激动地道,“卑职名叫水原拓也,自幼喜欢支那历史,所以知道曾国藩这段故事。”
“八十年前的事太过久远了。”冈村宁次微微一笑,又说道,“十八年前,支那又有一次类似的战例,最终的结果也是堡垒推进战术取得了胜利。”
水原拓也说道:“大将阁下是说支那中央军对红军的第五次围剿?”
“咦?这你也知道的?”冈村宁次这下真有些意外,涉猎这段历史的帝国军官原本就不多,年轻军官那就更加少。
眼前的年轻人真是可造之材。
当下冈村宁次欣然点头道:“不错,就是支那中央军对红军的第五次围剿,最终也是支那中央军取得完胜,红军被迫转移陕北。”
说到这里一顿,冈村宁次又问宫野道一道:“宫野君,你这一堡垒环壕战术至少从战术层面堪称无懈可击,但是战略层面却存在一个致命的短板。”
“那就是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大量的时间。”
“所以,如果没有强大的经济基础,是无法取得成功的。”
“但是,好在,眼下皇军相对八路军仍然占据绝对的优势。”
“这其中就包含绝对的经济以及军事优势,所以这一战术可行。”
冈村宁次的这一句可行,相当于一锤定音,就是已经批准了这一战术。
岩松义雄便也不再多说,冈村宁次这一行径虽有越权之嫌,但是反过来讲,如果这次扫荡最终失败,那就跟他岩松义雄没有任何关系,也就不用负责。
“哈依!”宫野道一则是兴奋的猛一顿首,又道,“大将阁下放心,我会尽可能地节约人力以及物力,将方面军司令部所拨付的每一分经费都用到实处。”
“哟西。”冈村宁次欣然点头。
PS:继续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