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花豹突擊隊-第五千六百六十一章 真氣的顏色鑒賞

花豹突擊隊
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
两只花豹看到万林眼中冒出的精光,它们兴奋的发出一声低吼,蹿起就跃上了万林的肩头。
它们跟着就竖起身后粗粗的尾巴,用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抚摸着万林的脸颊,神态显得十分兴奋。两只聪明的花豹已经明白,万林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万林看了一眼周围山间耸立的岩石,他跟着扬起按在丹田上的双手,做出了一个收功的动作。他随即垂下双手,轻轻一按身下的岩石,身子好像是凌空飘起,转眼间已经从岩石下蹲起。
小和尚瞪大眼睛望着万林蹲起,他惊愕的低声叫道:“豹……豹头,你……你你好像能……能飘起来啦,你……你怎么做到的?”
小雅也欣喜的望着蹲起的万林,她跟着一把抓住万林的左手手腕,迅速将手指搭在他的腕脉上。
阵阵强劲的脉搏跳动,跟着从万林的腕脉中传出。小雅瞪大眼睛松开万林的手腕,一把抓住万林的手臂惊喜的叫道:“豹头,你完全康复了,而且体内的气息比原来更强劲了!”
万林轻轻推开小雅的手回答道:“对,我没事了,已经完全恢复。”他跟着看着旁边脸色惨白的邹涛和张娃,伸手抓住两人的手腕,一股强劲的内力直奔手上经脉中涌去。
宦海爭鋒 天星石
一股股雄浑的真气,迅速涌入邹涛和张娃的体内。片刻之后,邹涛和张娃同时睁开眼睛,两人惊愕的看了一眼身前的万林,随即推开万林攥住自己的手。
万林看到邹涛两人神色恢复正常,他看着正张嘴要说话的邹涛和张娃低声说道:“赶紧调息,把我输进去的真气与你自身真气融合!”他跟着又扭身,一把抓住了成儒和风刀的左手,运起真气向两人体内涌去。
帝國
张娃和邹涛调息了片刻,两人跟着睁开双眼,两人的眼中都隐隐透着一抹精光。张娃扭头看着蹲在旁边的小雅和玲玲,惊愕的低声说道:“怎么回事?豹头气息紊乱,怎么在瞬间,功力好像又突然变得深厚了许多?”
邹涛也低声说道:“对呀,豹头气息紊乱,怎么恢复这么快!功力也在突然之间变得深厚了许多。对了,刚才我看到豹头大力挤压金属球的时候,他手上溢出的粉红色真气,突然之间变成了透明色。我记得我师父说过,这是功力突破原有境界时出现的突变!”
张娃听到这里大喜,他望着邹涛惊喜的问道:“邹大队,你说刚才豹头逼出体外的粉红色真气,突然变得透明了?”刚才他和一组的包崖、宇文风在前面山脚下警戒,他并没有看到后面山间发生的情况。
邹涛听到张娃的问话,看着正协助成儒和风刀调息的万林,低声回答道:“好像是,刚才豹头全力捏住金属球,他手上逼出的粉红色真气突然变得透明,金属球随即就变成液态般从指缝中流出。不过,豹头随即就张开了手,金属球也随即恢复了原状,只是速度太快,我确实没看清楚。”
张娃听到邹涛的描述大喜!他低声笑道:“哈哈,你这个自然门高手的眼里绝对不会看错,豹头又上了一个台阶!”
“上……台阶,什……什么意思呀?”旁边蹲着的小和尚瞪着眼睛问道,邹涛也不解的向张娃望来。
张娃还没来的及回答,蹲在旁边的玲玲已经惊喜的说道:“哎呀,太好了,没想到豹头居然突破了第六层功力!”
她跟着看着邹涛和小和尚低声解释道:“爷爷说过,万家功夫总共有九个层次,据万家族谱记载,万家从没有人将功夫达到过这个最高层次,最高只练到六层,后面几层的练功心法早已失传,爷爷也只练到六层。”
张娃跟着低声说道:“玲玲说的对,我们都是万家子弟,听爷爷说过,万家功夫后面几层的练功心法早已失传,达到六层后一旦力求突破,就会出现极为凶险的走火入魔征兆,我们万氏的几位前辈,都是在这时出现过意外。”
他跟着看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继续说道:“不过,豹头已经找到了万家失传的练功心法,爷爷现在已经突破了第六层功力。爷爷说,万家功夫的功力越高,身上涌出的气息颜色就会越淡。”
张娃说着,看着邹涛兴奋的说道:“邹大队,如果豹头身上逼出体外的真气,已经出现了透明的颜色,这说明他的功力已经突破了第六层,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呀!”
小和尚听到万林的功力发生了质的飞升,他惊愕的瞪大眼睛叫道:“啊,豹……豹头这么高的功力,已经比……比我师傅的功力还高,他……他还……还能突破,那我……我要是招惹了他,他……他还不一巴掌拍……拍死我呀!”
樑家三少 小說
说着,这小子畏惧的看了一眼万林,跟着悄悄向玲玲身后挪去,他随即又拉住张娃的手臂低声说道:“娃……娃师哥,你……你的功力也……也厉害着呢,你练到几层啦?”
周围几人看到这小子害怕的样子全笑了,张娃抬手拍了一下这小子的脑袋,低声笑道:“臭小子,我也能一巴掌拍死你。”
他跟着看着依旧望着自己的邹涛,苦笑着摇摇头回答道:“我和老成虽然也是万家子弟,可跟豹头这个嫡传弟子没法比,他是自幼习练的童子功,无论习武的时间和天赋远超我们。而我们几人都是半路出家,到现在也只练到三层境地,与豹头差得太远了!”
“三层你们就具有这么深厚的功力?你们知足吧,我也是自幼习练自然门的武功,可到现在还没你们功力深厚,你们知足吧!”邹涛惊愕的低声叫道。
小和尚也瞪着眼睛,望着张娃嘀咕道:“你……你们功夫那么深……厚,才……才练到第三层?我……我什么时候才……才能练……练到,你们那么深厚的功力呀?”
邹涛听到这小子的嘀咕声,扭头看着他说道:“你小子才练几年,就达到现在的境界,你已经不错了,还不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