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文明壕溝鑒賞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两个文明,相距四光年,在完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诞生并繁衍,拥有差异巨大的文化背景甚至生理结构,其技术路线、社会形态、思维方式都截然不同,当这样的两个文明突然建立了交流,那么对双方而言毁三观的事情就会一个接一个地发生。
毕竟即便以高文的想象力,他之前也没想到会有一个文明把自己的神明以百分之三光速发射进了太空,那么诺依人在听说了洛伦人的丰功伟绩之后必然也会有类似的惊叹产生——卧槽对面大哥这操作是咋搞的?
当然,诺依人激动之下直接发了一串问号过来也着实有点超出高文意料,不过这串问号之后没过多久,四光年外传来的消息便有了后续内容,打印机嘎嘎作响,纸带上的字母一行行映入高文眼中:“你们与自己的神明正面开战?!而且还打赢了?!”
随后机器安静了还没两秒,诺依人就又发来消息:“抱歉,我们可能没说明白——我们的意思是,你们至少曾经在部分领域已经发展到了不得不与神明爆发冲突的地步,甚至由此引发了一场正面战争,结果是你们不但打赢了,而且还在这场战争中总结出了经验,以待今后再用?同时在爆发过这种‘神战’的情况下,你们仍有信心完成与其他神明的‘共存转化’?”
高文有些意外地看着纸带上的字句,他预料到了自己说的话可能会让对方有些惊讶,但没想到对方可以惊讶到这种程度,这让他当场就寻思起来,开始怀疑自己带着帝国和联盟打的“神战”放在宇宙里的同级文明中会不会是件挺吓人的事情,不过这些寻思并没有影响他与诺依人的交流,很快他便拟定好了回复对面的文本:
“有一点需要纠正,我们其实不是打了一场,而是打过好几场神战级别的战争,遇上失控疯狂的神明或‘神灾’级别的自然灾害也不止一次。”
诺依人这次沉默的时间比之前几次加起来都久,过了半天,高文才看到对面的回复出现在纸带上:“难以置信……这个消息刚才在我们的领袖与智者间引起了巨大的冲击,请问可以告知更多细节么?我们……从未想过会有一个文明能像你们这样匪夷所思。”
“匪夷所思”这个词组下面有着两道明显的下划线,这是解星者在翻译过程中给出的记号,这说明这是一个难以翻译的、独属于诺依文明的词汇,解星者们只能尽量找到与之寓意相近的词组,高文的目光在那两道下滑线上停留了几秒钟,这才开始进行回复:
“首先声明,洛伦联盟并非好战族群,我们与神明陷入战火是一场悲剧,这并不是任何人期待发生的事情——如果可以,我们更希望能拥抱和平。
“其次,关于发生在我们这颗星球上的几次神战,这并非机密,可以告知。
“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击杀或‘无害化’了复数的神明和伪神。近年来的第一场神灾爆发在自然领域,由一个失控的‘伪神’引发,我们以机动火力将其牵制并击杀;
暖伊芯 小說
“第二场神灾爆发于两个国家的边境,由失控的战神引发,我们以凡人军团的血肉之躯组成阵地,并利用远程炮火将其击毙,同时也正是由于回收并分析了这位神明的遗骸,我们在关于神明的研究上才能更进一步。
“第三场神灾爆发于我们星球的北极国度,与第二场神灾几乎同时发生,它的起因算是个历史遗留问题……过程不多赘述,最终该北方国度独立完成了击杀,但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第四场神灾爆发于联盟腹地,也是目前为止的最后一场,这场战争的最后阶段极为混乱,联盟面对的是疯狂的上古之神与人造的类神生物,我们一度陷入险境,但好在一切最终平安结束——这场战争所产生的余波其实你们并不陌生,当时我们的星球上出现了一道强度极高的魔力震荡,该震荡以超光速扫过宇宙,这间接促成了两个文明间的互相定位和交流。”
高文把目前为止在这颗星球上发生的几场神灾大致提了一遍,但他隐去了其中的不少细节,一来是这些细节对于两个文明的早期交流而言并无必要,二则是他已经意识到了两个文明之间的巨大认知差异,在这种差异还未厘清的情况下,越多的细节便意味着越多的翻译成本和错误理解,他还不打算把精力过多地放在这上面。
诺依人的回复没有让高文等太久,片刻之后,打印装置便吱吱嘎嘎地吐出了一段新的纸带,上面写着一句话:“四次神灾?!你们已经与你们的神明爆发了四场战争?而且你们全打赢了?!”
夫贵妻祥 雅音璇影
高文想了想,以谨慎的措辞回应:“我们对此也很遗憾,洛伦人其实是个热爱和平的种族,然而无情的自然规律往往不会顾及凡人的和平意愿,在对‘思潮’规律缺乏认知所导致的一系列错误驱使下,我们与我们的神被命运推到了对立面上,为了生存,凡人只能选择奋力一战。”
高文这边刚把消息发出去,就听到琥珀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这怎么越看越觉得你这里‘热爱和平’几个单词别扭呢……尤其是刚才咱们还把四场神战的事儿给发过去了。”
高文一声叹息:“别说你觉得别扭,我都觉得别扭——但我这人真心热爱和平啊,你不热爱和平么?”
琥珀表情怪异,刚想再说点什么,诺依人的消息便又发了过来,俩人不约而同地朝那打印纸看去,看到诺依人又发来一个问题:“我们的智者之一对你们刚才发来的部分内容很感兴趣,你们提到了一个失控的‘伪神’,请问伪神又是什么?在我们的星球上并未出现过类似的概念。”
高文组织了一下措辞,耐心地对外星友人解释着爆发在塞西尔境内的最初那场神灾:“这是一场悲哀的人祸,当时我们尚未建立起团结且理智的联盟体系,同时也对神明运行的机制缺乏了解,以至于有一批黑暗教徒在极端思想与盲目冲动的驱使下尝试人工制造一个神明,结果这个人工制造的神明无法控制,我们只能将其击毙……这件事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透视之眼 星辉
把这个消息发出去之后高文犹豫了一下,又在魔网终端上编辑了一句:“我必须强调,黑暗教徒的行为是被我们的公序良俗所唾弃的行径,我们既不想搞什么人造神明,也不想和神明主动开战,洛伦是个爱好和平的文明,我们的联盟由数个不同的智慧种族组成,而联盟成员之间从来都是以共同的诉求和互助的准则团结在一起的。”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把这段话发出去了,”琥珀在旁边看着,这时候忍不住又来了一句,“有种越描越黑的嫌疑。”
高文想了想,一边叹息一边把刚编辑好的内容又给删掉:“我觉得也是。”
片刻之后,超光速通讯阵列再次收到信号,打印装置咔咔作响,新的纸带从打印口中徐徐吐出:“我们非常震惊。星海对岸的朋友,你们可能不理解你们所做的事情对我们而言是怎样匪夷所思——诺依人诞生在先驱族群留下的遗产中,我们在很早以前便接过了宝贵的知识传承,并在‘神明’成为一种难以抗衡的天灾之前破解了其中关于……用你们的词汇,破解了其中关于‘思潮’的奥秘。我们从未经历过你们所经历的那些极端情况,而是在极其和平安全的情况下完成了与众神的共生。
“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知道和神明正面对抗是怎样危险的情况,先驱族群遗留的知识传承中详细描述了这些可怕的事情,他们曾明确指出,凡人与众神正面作战极端危险,而且文明越是发展到较高阶段,其危险性也会倍增,在这种情况下凡人能赢一次都是侥幸,而你们……赢了四次。
“我们的智者们正在紧张讨论,讨论这是否是因为你们与我们有着截然不同的生命形态以及思维形态,从而导致了你们先天具备战胜神明的特质,而我们的领袖则迫切希望知道一件事——洛伦真的是个热爱和平的文明么?”
在这种通讯情境下直接询问对方是否是个热爱和平的势力,这件事听上去似乎有些滑稽,毕竟你当面问一个不那么熟的人是不是好人,那正常情况下对面肯定要表示自己是个好人,最起码也没有一见面就说自己热爱监狱一日游的,可是高文却很理解诺依人现在的心态——毕竟,除了这么问一句之外他们也干不了别的。
而且考虑到刚才交流的劲爆内容,诺依人只有这么询问了才是正常反应,他们要是一点波澜都不起,那该担心的反而得轮到高文自己了——这就好比你突然知道了隔壁住的是个连环杀人狂,冰箱里塞一堆人头,床底下全是手脚,地下室里整的跟屠宰场一样的那种,然后你去隔壁串门的时候还亲自参观了一圈,结果回来的时候你愣是一点反应没有,甚至还能连干三大碗杂碎汤,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你地下室里的东西劲儿更大……
当然这个比喻放在这儿可能不太合适,但高文也实在想不到合适的比喻了——主要是他还得把真正的脑力用在和星际友人的交流上。
“洛伦当然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文明,”他以极其认真郑重的态度回应着诺依人的疑问,“既然现在两颗星球之间的超光速通讯条件已经得到改善,我们将很乐意向朋友分享我们的文化和传承——正如我之前所述,洛伦联盟是一个由复数族群以及大量独立国家组成的联合体,而暴力与恐怖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让如此庞大的联合体维持稳定的。
“这之后我们会整理并向你们发送一批有关历史与文化的资料,或许有限的资料无法让两个文明真正了解彼此,但我们仍希望诺依人可以从我们的艺术作品、历史典籍中了解到洛伦是个怎样的文明,了解到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
说到这高文停了下来,在片刻的思考与斟酌之后,他又在魔导终端内键入新的内容:“另外,我们刚才所讲述的关于‘神灾’的事情可能会让你们产生一些误解,但我们认为这正是两个陌生文明早期接触时的必然情况,而且就像你们对洛伦联盟数次战胜神明一事感到震惊,当我们得知诺依文明竟然可以将自己的神明送上飞船发射到数光年之外时,我们同样大受震撼。”
将这条消息发送出去之后,高文轻轻呼了口气,他不知道对方是否真的会因这些回应而对洛伦联盟建立起更清晰、更准确的认知,但无论如何,在共同面对魔潮这件事上,洛伦和诺依两个文明必须做到更深入的了解才行。
在之前通讯断绝的日子里,诺依人已经朝这边发送来了大量的资料,这些资料让解星者们对诺依人的社会与历史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而从某种意义上,这也可以视作是诺依人在双方交流中主动抛出的善意与诚意,那么洛伦联盟也有必要做出对等的回应。
不管是关于数次神灾的情报,还是洛伦人暂时未能和神明实现和平共生的现状,这些都可以视作是洛伦联盟对诺依人诚意的回应——同时也是双方后期合作能够顺利的基础。
百生 小說
当然现在高文有点担心自己这边透露出去的情报是否还产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影响,因为从诺依人的回应来看,对面在得知了洛伦这些年来的艰辛岁月之后第一反应好像并不是觉得这边命途多舛坚韧可敬,他们第一反应是觉得你盟(洛伦联盟)从上到下天生战狂……
这还幸亏高文向对面透露消息的时候留了个心眼,没有把塔拉什战役最终阶段他借助起航者遗产判定机制上的漏洞把哨兵摧毁的事给说出来,也没有把伪神之躯的击杀细节(被海妖生吞活剥)告诉对面,否则他再怎么强调“洛伦人爱好和平”恐怕都不顶用……
在片刻的等待之后,高文等来了诺依人的回应,不断吐出的纸带上是解星者们翻译过来的通讯内容:
“我们已知晓并认可两个文明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的现实,并将在此基础上抱持最大的善意,争取以这样的善意为出发点,来积极理解洛伦联盟向我们发来的各种信息——我们也希望你们同样做到这一点。
“或许我们生活在遥远的异星,或许我们经历过完全不同的历史,或许我们彼此还缺乏了解,并且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到很久以后,但我们必须坚信星海彼岸是坚定可靠的盟友,因为在这寒冷的群星之中,不管是诺依还是洛伦,都已经找不到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