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第三千三百四十章 修煉盲區熱推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立刻让第二命退出战舟,失算了,战舟的防护出乎预料,如此,也不能让第二命白白送死。
他们绝对挡不住圆脸老者任何一击。
以圆脸老者的速度,第二命即便逃也逃不出,陆隐面对印之界,强行出手可能落入老者圈套,被天人倒转。
圆脸老者嘴角含笑,就要看陆隐如何选择,不出手,他杀了第二命,出手,自己可能倒霉。
陆隐出手了,圆脸老者嘴角扬起,小辈,与老夫斗,你还嫩点,印之界可不仅仅是这样,只需一次机会,他便可以重创陆隐,解决这个天元宇宙最大的威胁。
陆隐是出手了,但不是对圆脸老者,而是对–暴岐。
暴岐依然沉浸在苦厄之中。
渡苦厄,不是境界的蜕变,而是对自我认知,对未来的改变,他在这一刻沉浸于苦厄之内,等于让灵化宇宙失去了一个高手。
当然,珈蓝之洛他们也不敢对暴岐出手,渡苦厄不代表实力降低,恰恰相反,甚至可能是实力的提升。
陆隐没办法,对暴岐出手,才可以化解圆脸老者带来的危机。
圆脸老者给陆隐挖坑,等着陆隐跳,陆隐就把暴岐推入坑内,看是天元宇宙损失的起第二命还是灵化宇宙损失的起暴岐。
陆隐一掌打向暴岐,他拥有当前宇宙生物极限的力量,这一掌,若暴岐毫无反抗的承受,必然受重伤。
圆脸老者没想到陆隐居然对暴岐出手,毫不迟疑的阻拦。
桑天之间虽有竞争,但也不能任由暴岐被陆隐打死,否则他无法向御桑天交代。
陆隐能否打死暴岐,他也不敢保证,陆隐的力量太过恐怖。
金笔所向,一缕金色光芒掠过星空,挡在暴岐身前。
陆隐掌力轰在金色光芒之上,于暴岐不远处掀翻虚空,鼎钟都在震动。
趁此机会,第二命几人远离战舟。
当鼎钟晃动,暴岐眼珠动了,抬眼,看向对自己打出一掌的陆隐,转身就走。
陆隐一愣。
圆脸老者也一愣。
包括珈蓝之洛他们,都看着暴岐,原本狂躁疯癫的一个人,这是怎么了?面对陆隐的出手,别说是桑天,就算一个祖境修炼者也会还手的,因为陆隐摆明以他的命吸引圆脸老者注意,这是在利用他。
暴岐就这么忍了,朝着石门而去。
诡异,安静,令周边战场都寂静了下来,没人料到忽然渡苦厄的暴岐会这样。
不少人看向疯院长,明明只是个祖境,却立了奇功啊,不管暴岐怎么回事,至少目前来说,灵化宇宙少了一个绝顶高手。
圆脸老者大喊:“暴岐,出手。”
暴岐理都不理他,转身没入战舟。
圆脸老者神色怪异,这家伙的苦厄到底是什么?
每个人苦厄都不同,根据自身经历,思想,修炼方向等等,或许很奇葩,或许很悲壮,圆脸老者自身的苦厄就是从小立下的志向,那个志向伴随他一生,在他成就桑天之时,志向早已达成,却就因为这个志向的达成,成了他的苦厄,令他现在有苦难言。
那么,暴岐呢?他的苦厄又是什么?
没人会告诉别人自己的苦厄是什么,圆脸老者只知道这场战争或许指望不上暴岐了。
他只能朝着战舟而去,再打下去也是徒劳。
陆隐目光发亮,暴岐陷入苦厄,如果真不打算出手,灵化宇宙少一个绝顶强者,那他就不客气了,这场战争怎么说都要取得优势。
唯我一疯 小说
想到这里,陆隐周身,流光小船出现,挥手,岁月长河。
滚滚岁月长河而来,灵化宇宙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惊愕。
“那是岁月长河?”
“不可能,岁月长河怎么会出现,即便桑天大人都无法引出岁月长河。”
我和老師的幻獸診療錄
岁月长河的出现彻底震动了灵化宇宙所有修炼者。
圆脸老者瞳孔陡缩,岁月长河,蜃域果然在天元宇宙,可恨,竟将蜃域固定在了天元宇宙,原起为什么还没出现?不告诉他们此人竟可以引出岁月长河?这不是一般的力量,触及到了灵化宇宙的修炼盲区。
若非失去蜃域,他们怎么可能无法引动岁月长河,怎么可能没有时间领域的序列之法。
他虽可以看穿时间,令陆隐平行时间失效,但那是靠修为强行打破的时间领域,因为没有岁月长河,灵化宇宙在时间领域这一块的修炼极为匮乏,什么横渡岁月长河,垂钓岁月长河等等,一样都没有,包括也没有时间流速不同的平行时空,这些,是灵化宇宙缺少的。
始祖,木先生他们固定蜃域,虽然引来了杀机,让天元宇宙成为众矢之的,极为冒险,但仅仅这么一个行为,就将天元宇宙与灵化宇宙的差距抹掉了很多很多,如果天元宇宙没有时间流速不同的平行时空,陆隐如何达成现在的修为。
如果天元宇宙与灵化宇宙一样没有蜃域,在时间领域上匮乏,两者的差距将极为夸张,真如同灵化宇宙猜测的那般,一旦入侵,就是屠戮,天元宇宙不可能挡得住灵化宇宙。
蜃域,不仅仅因为其本身没有时间概念,可以进入修炼,更包含了岁月长河,可以令宇宙出现时间流速不同的时空,也包含了难以言喻的因果禁地,包括了即便永生境都看不透的奥秘。
不过随着蜃域出现的危机同样不小,除了引起灵化宇宙杀机,令始祖遭难,天上宗被摧毁,也引出了未女。
最终,蜃域究竟会为天元宇宙带来什么,谁也不知道。
至少目前来说,陆隐引出了岁月长河,让所有灵化宇宙的人都惊呆了,只能望着岁月长河迷茫。
流光小船进入岁月长河,陆隐脚踩小船,一幅幅画面闪过,来自岁月过往。
横渡岁月长河,他看到了灵化宇宙战舟,一步踏出,身形穿梭,出现在战舟甲板上,眼前赫然是三刺客击杀弃路人的画面。
陆隐无法改变过去,他只能出现在这里,周围画面不断穿梭,暴岐发狂,战舟后退,第二命杀来,三刺客身陨,噬天罗伞出现,暴岐返回。
随着画面静止,陆隐已经站在战舟甲板上,后面,是巨大的噬天罗伞,眼前是矗立星穹的石门,以及石门之外的圆脸老者。
圆脸老者转头,骇然看向战舟,这是,横渡岁月?
远方,瑶宫主,天赐等一众灵化宇宙高手皆骇然,横渡岁月,此人居然可以改变自身过往,这是何等的伟力,这就是蜃域带给他的力量。
“暴岐–”圆脸老者大吼。
此刻,陆隐在战舟之上,唯有暴岐在此,也唯有暴岐可以阻止陆隐。
今天開始當首富
陆隐一掌打在噬天罗伞之上,令战舟晃动。
战舟内,暴岐闭着双目,毫无动静,眼前,鼎钟晃动,引不起他任何波动。
一众灵化宇宙精英天骄骇然,近距离感受到了陆隐的恐怖力量。
所有人都被这股力量掀翻,原灭狠狠撞在墙壁上,抬头,面色煞白,怪物。
紫色长发女子,猫,藏在被子里瑟瑟发抖的人皆被掀翻,整个战舟都差点被翻过来。
碧色剑光掠过虚空,斩向陆隐。
陆隐一指点出,指尖呈现黑紫色,与碧色剑光碰撞,碧色剑光定格虚空,随之消散。
瑶宫主脸色微变,好强的实力,好恐怖的力量,怪不得能与总会长一战,此人绝对是桑天层次的高手。
圆脸老者极速冲向战舟,印之界序列粒子暴涨,不断囊括虚空。
陆隐根本没时间,距离本就不长,圆脸老者可以瞬间赶到,他刚刚出手竟无法震碎这把伞与战舟,他看出来了,这把伞居然也是序列之基。
灵化宇宙居然带来了四个序列之基入侵天元宇宙。
既然是序列之基。
陆隐双手压在噬天罗伞之上,心脏处星空释放,碧落天宫力量流转,一声大吼,整个战舟再次震动,庞大的噬天罗伞,在圆脸老者等灵化宇宙修炼者眼中,被陆隐硬生生拔了出来。
“住手–”圆脸老者怒极,金笔甩出,直刺陆隐。
陆隐死死抗住噬天罗伞,心脏处星空,星辰运转,序列粒子蔓延,这是,咫尺天涯,他转瞬消失。
江山社稷图的序列粒子被陆隐调动,在他的心脏处星空内,同样有序列规则。
在陆隐消失刹那,圆脸老者才赶到,望着空荡荡的战舟,噬天罗伞没了,就这么被陆隐抢走了。
圆脸老者立刻追过去,却又忽然停住,黑袍出现,正是偷袭太古城的灵化宇宙高手。
“他们早有准备,失败了。”黑袍内传出声音。
圆脸老者握拳,不甘的望向陆隐,对黑袍说了什么,黑袍诧异:“这么棘手?好。”说完,身影消失。
陆隐扛着噬天罗伞跑了,沿途根本没有灵化宇宙修炼者敢阻拦他,也阻拦不了他,他可是与桑天一战的绝顶强者,连瑶宫主的碧水无伤剑都奈何不了。
而下一刻,木先生走出星空,一眼就看到扛着噬天罗伞的陆隐,诧异,却没有多问,目光看向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