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劍卒過河 txt-第2589章 連續【爲4500章加更】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剑道碑终于开碑了,开的是惨烈无比,整个道碑就仿佛从内部炸开一样!残垣断壁,飞得是到处都是!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一团虚无的能量庆云,在众人眼见中迅速枯萎消散,这让每个修士都意识到,这里面恐怕是崩了一个仙人!
仙人的真身道崩当然要更壮观,但这样的分身崩溃对所有修士而言仍然是平生难得一见!其透射出的力量消散让人惊恐莫名!
虽然从未见过这样的黜落情景,但作为只距离仙人一步之遥的半仙们,还是大概猜到了剑道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结合之前的力量传递,真相早已浮出水面!
有仙人在剑道碑内埋伏押司,不断加重分身的力量,仍然避免不了被娄押司斩落,不仅分身毁了,就连仙庭上的本体也没逃过此劫!
好友同居
这一切,对一个半仙来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没給他们什么反应的时间,剑道碑四分五裂中,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
有些衣冠不整,有些狼狈不堪,但却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个人的愤怒!仿佛一头被彻底激怒的老虎,张牙舞爪的直欲摄人而噬!
看这条身影也不理人,身形一晃就往道碑林里钻,青玄等一拨朋友都知道他的脾气,也知道他要做什么,默契的没有开口,但还是有不明白的,
免提大声喊道:“押司哪里去?一番激战斗之后,何不坐下来喝杯酒压压惊?那道碑就在那里,也不会自己长脚跑了!”
娄小乙是头也不回,直奔最近的新轮回道碑,嘴里应道:
“道碑是没长脚!可仙人老爷却是长脚的!老子今日开戒,就捉一串仙人老爷过来舞蹈佐酒!你等先烫好酒,老子去去就来!”
一道流光闪过,整个人已经一头撞进新轮回道碑,其滔天的杀机,在场百万修士无一人敢开口相劝!
这个大佬有点苟 小说
人修修到这种程度,纵横捭阖,豪气干云,那真正是死也值了!
但娄押司的暴走却没收到应有的回报,他这才一冲进新轮回道碑,道碑就自然崩散,冥冥中感觉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
这是,仙人分身草鸡了?
娄小乙更加的暴燥,被憋了半天,急需找个发泄的所在!再一转头,还有吞噬天劫两个道碑,但愿这其中的仙人分身能稍微有点骨气?
但愿望是好的,实际进程却是真实的让人郁闷,他这才一转过身,身形都未展开,吞噬天劫道碑双双崩散,道果显露,带着里面的不可说之物径往仙庭奔返,让娄押司的愤怒也没个着落处。
不能怪这三个仙人分身气短而逃,四人的埋伏中,其实大家都明白那剑修就一定会先去剑道碑,在剑道碑中埋伏的风九烛也是四个仙人中实力最强大,而且和道碑道境没有冲突的仙人。
剩下三个仙人,实力不如风九烛,本身道境和这三个颠覆大道还很不合拍,进来的时间也短,这种情况下再和这剑疯子搏命,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理解,他们三个才会不管不顾的弃碑而走,可能很丢人,但如果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好像丢人也丢不到哪去?
青玄几个慢悠悠的飞到近前,揶揄道:“有长进!比以前动不动就要脱衣服光膀子要长进多了!你还别说,效果不错,看来流氓混混这种东西就是仙庭的仙人老爷都害怕呢!”
娄小乙就嘿嘿笑,“个仙人板板,剑道碑里差点没把老子搞死!我这不趁这热乎劲还没过去就赶紧的吓唬吓唬他们,真打起来这一个二个的我可没把握!他们要不跑,就该老子跑了!”
烟婾就很遗憾,“可惜,跑了的三个也不知道是谁?还得防他们下一次!要我说小乙你就应该表现得遍体鳞伤萎靡不振的样子再逮一个,最起码要搞清楚他们的来路才好!”
娄小乙摇头,“师姐,有些事情真的是没必要较真的,我和这些仙人老爷也算是打了不少交道,心得就一个,糊涂些好!
真拽根线往后倒,非得倒出个金仙不可,搞不好再发现某个大罗的影子?
难得糊涂,大家不碰面的话,至少就还有见面论交情的余地,这人哪,是杀不完的……而且,我这不是还没完全发育起来么?等我再长大点,这笔账还有得算呢!”
佘舍笑道:“我就服小乙这一点,知道认怂!还能怂得义愤填膺,豪气干云的!
小乙,这是专门针对你来的么?”
娄小乙点头,“嗯,就是专门招待我的,和盗版贋碑无关。此事不宜扩大化,反而容易被有心人利用,横生是非。”
青玄出了个馊主意,“你现在风头正劲,又有杀仙之威,我方才在下面已经听到了有人想借此声势一鼓作气扫荡整个道碑林,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你现在的状况是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就装受伤吧,让佘舍他们送你回去,我在这里盯着,看看最后的发展如何?”
娄小乙欣然从命,青玄的提议正合他意;
留在这里就很尴尬,有仙人暗袭,正是一个扫荡道碑林的由头,如果有心人暗中推动,不明真相的人群很可能会群情激奋,到时就不好收场。
因为一群人的冲动而影响了另外一群人的利益,他在这次事件中所保持的不偏不倚的态度就失去了意义。
不同意扫荡也不好,人家会说娄押司这是在剑道碑中被吓破胆了?
在不同利益群体的冲突中,是没法保持一个相对公正的态度的,想两边讨好就做不到,搞不好会两边都得罪;不是他怕了谁,或者在乎这些人,而是根本没必要满足这些人的需求!
满足了一次,你就得接二连三的满足下去!最后被人裹挟,走向自己本心不愿意的方向,这不是他想见到的。
这些人,就很少有纯粹的修士,其实也包括他在内,既然都不纯粹,那么上些流氓手段就再正常不过。
一跑了之,关他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