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1072章:我就是單純的要嚇死你展示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李承乾那可是经过李世民多年培养出来的。
而且经过朝局这么多年的熏陶,他的心智早已不是寻常人能比得上的了。
此刻,他的目光看的并不是几年后的薛延陀,而是十几年乃至是数百年后的薛延陀。
如若薛延陀一直如现在这般发展下去。
将来势必会与北漠突厥一样,成为大唐的心腹之患。
与其让后世的子孙去与对方对抗,还不如当下便提早谋划,将一切可能发生的对大唐不好的事扼杀在摇篮之内。
而当下,薛延陀一方最好的切入点,无外乎就是在立嗣一事上。
李承乾又怎会放弃如此好的机会?
如果他横插一脚,能让薛延陀混乱个几年甚至几十年,那对于大唐来说也是非常好的结果了。
“可是……”
“他们真的会赴约吗?”
苏清灵不由开口道:“万一他们察觉到了怎么办?”
“就算是察觉到,他们也一样会来的。”
对于这点,李承乾很是自信。
“有时候,有些人,为了王位,为了权利,那可是真的会无所不用其极的。”
“什么家国,什么兄弟情意,在王位面前都是一文不值。”
“而从他们先前的历史来看,拔灼也好,曳莽也罢,都是这种人。”
“他们都是那种可以为了个人利益,能将一切抛在脑后的人……”
李承乾轻叹口气道:“所以,这点完全不用担心。”
听闻这话,苏清灵与卢婉洁皆是一愣。
紧接着,两人会心对视。
仙王的日常生活
她们俩又怎会听不出,李承乾的话外之意?
无外乎,他又想到了李泰与李恪那两人。
那两个,不就是为了皇位可以不顾一切的主么?
但此时,说那些也是无用。
接下来的几日,李承乾也是什么都没做,每日就只带着老婆去四处溜达。
而箫锐那边也是谨遵李承乾的命令行事。
……
五日之后。
拔灼果然不出所料的抵达了北漠府衙。
而拔灼也是十分迫切。
他几乎连脚都没歇,直跑到了府衙找上了箫锐。
见到箫锐后,他用一口蹩脚的汉语开门见山的说道:“箫大人,大唐的太子殿下,真的愿意见我了?”
“是的王子。”
“自打太子殿下听闻王子来到我部,想要购买军械物资抵抗西突厥后,十分高兴。”
箫锐笑着说道:“所以,当下便让我传输与您,让您速速来北漠商议此事。”
“不过……”
箫锐故作迟疑,随即道:“至于你能不能得到你想要的,那就得看你与我家殿下聊得如何了。”
“箫大人放心。”
想要寵壞這個喜歡英雄的女孩
“我是带着满满的诚意来的。”
拔灼道:“而且我也知道,太子与西突厥可汗赵有林之间有很深的仇怨。”
“我愿承诺。”
“三年之内,我定将赵有林的人头送到太子的面前,让太子殿下当酒壶喝酒。”
賭 石 透視 眼
拔灼拍着胸脯保证道。
可箫锐哪里会听他的保证?
他的保证又与箫锐有什么关系?
他的任务,不过就是将这家伙叫来北漠而已。
故而箫锐直开口道:“这些话,还是等王子见了我家殿下之后再说吧。”
“那……”
“那烦劳箫大人,领我过去。”
拔灼的姿态也是摆的非常的低。
甚至,最后还学着唐人的模样朝着箫锐躬身施了一礼。
由此便不难看出,这家伙到底有多想得到李承乾的支持了。
而箫锐倒也不言语,径直便带着拔灼走出府衙,直奔折冲府而去。
……
北漠折冲府。
实际上,朝廷并没有在这里设置募兵点。
毕竟,李世民直至现在还是对北漠的军民有那么一丝丝的抵触。
饶是让对方进入了军旅,他也依旧不放心将边境全部交给这些人来守。
所以,现在负责镇守北漠边疆的几乎全部都是朝廷的中央军。
但偏见归偏见,该有的东西还是要有的。
所以,这座折冲府就留了下来,但说白了,这里说白了就是个空有名头的衙门而已。
今日也是赶巧了。
李承乾并未带着老婆出府游玩。
当箫锐带着拔灼过来的时候,李承乾正在吃午饭呢。
“下官拜见太子殿下。”
“臣下薛延陀,小可汗拔灼,参见大唐太子殿下。”
箫锐与拔灼一同施礼。
而在施礼时,拔灼也不由悄悄地去打量李承乾。
要知道,李承乾那可是名声在外的人物。
尤其是在北漠,那些个游牧民几乎都要把他给传扬成神了。
什么八九岁就能上战场,什么十一二岁就能阵斩猛将,什么十四五岁就能把西突厥第二猛士佳岩章打的怀疑人生等等。
当然了,在这些之上还有许多夸大的成分。
什么战无不胜啦,无人能敌啦等等太多太多。
但这些却都比不上这家伙带人屠了龟兹的事迹。
龟兹国上下,兵马十几万,百姓几十万,可这家伙一走一过之后,剩下的人寥寥无几。
这等恐怖战绩足以让李承乾‘名扬天下’了。
只不过,拔灼也是没想到,能做出那种恐怖行动的家伙,竟然是眼前这样一个白面书生一样的人物。
“要知道,外表是最会骗人的。”
见状,李承乾微微挑起眼帘,看向拔灼道:“是不是觉得我,根本就不像那个传闻中的大唐李承乾?”
“不敢……”
拔灼亦是赶忙躬身道:“臣下只是觉得,殿下比传闻中更加英武,只是看一眼,就让人不由生出心悦诚服之感……”
“呵呵。”
李承乾直轻笑一声,随后低下头自顾自的吃起饭来。
“拔灼……”
他一边吃,一边道:“你的名字我听说过,而且不止一次。”
“第一次听见你的名字,还是你父汗特地向我父皇为你讨的封赏。”
“我父皇封你为薛延陀的小可汗。”
李承乾吃了口菜,随即道:“第二次听说,是在前年。”
“那时候,是你带队打退了西突厥佳岩章的进攻对吧?”
拔灼微微躬身道:“殿下说的全对。”
“佳岩章,那可是西突厥的第二猛士。”
“你能打退他,应该也是有点本事的。”
李承乾直回头看向拔灼道:“可以你这本事而言,为何后来没有乘胜追击?”
听闻这话,拔灼的表情顿时起了些许变化。
他似是有些愤慨的说:“是父汗觉得,不宜与西突厥死战到底,所以让我撤回来了。”
“如若当初父汗允许的话,今时今日,西突厥赵有林的脑袋,已经摆在殿下面前了……”
闻言,李承乾也是笑了。
“你的野心,可真是不小啊。”
“竟然,想着灭了西突厥……”
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李承乾的目光瞬间变得冷如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