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三千五百二十一章 一戰落幕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张若尘被战神冥尊自爆神源的毁灭劲力,冲击得坠入空冥界,砸进一座原始密林,将方圆数千里夷为平地。
山峰倒塌,化为土堆。
以这数千里地域为中心,防御数万里,皆被恐怖的神力覆盖。九彩始祖气,战神冥尊的残留战气,张若尘的血液……,对神境之下的修士而言,这里绝对是一处不靠近的禁地。
这些力量,今后十万年,都未必能散尽。
张若尘陷入万米地底,还没爬起来,七星神剑就被虚天借走。
张若尘不想借的,虚老鬼又不是天姥,不是什么讲究人,很可能做出有借不还的龌龊事。
可是,虽然有各种防御手段保护,但张若尘的太阴近乎崩溃,肉身和神魂皆受严重伤势,根本没办法阻止。
哈莉奎茵:打碎玻璃
虚天绝对是剑道主神,直接用剑道奥义,引天地间的剑道规则,将七星神剑“借”走。
张若尘从地渊爬出,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满天尘土,还有不时从天穹划过的火球,咳出一口鲜血来,道:“都是些什么天,一个个连件像样的战兵都没有吗,全到我这里来借……咳咳……”
“唰!”
无月飞落下来,立身在不远处被大坑挤压得耸立起来的百米高土石上,道:“死不了吧?”
“还好!”
张若尘双手托举起来,太极四象图景在头顶显化。
太阴“玉树墨月”明显出现了很大问题。
墨月凝聚,但,玉树变得颇为虚淡。
其实,这一结果,已经远远超出张若尘预估。
那可是战神冥尊,何等可怕的修为,神源就在玉树墨月中爆开,张若尘的四象图景竟还能显化,没有被摧毁。这便是无极神道的玄妙!
存在于天地间,又不在天地间。
张若尘伤势渐渐稳定下来,抬头看向无月,问道:“现在天外是什么局势?”
无月眸光淡若云烟,道:“你自己不知道看吗?”
“伤得有些重,不想动。你在上面,你来吧!”
张若尘收起太极四象图,躺到地上,似乎扯到了伤口,嘴角抽了抽道:“以后再也不冒这种险,这些诸天,一个个都强得可怕,还精于算计。在绝对的修为差距面前,想算计他们,难如登天,差一点就回不来了!”
忽的,一道温暖柔和的力量,从眉心进入张若尘体内,致润肉身和神魂最深层次的创伤。
张若尘睁开双眼,看见绝妙禅女近在迟尺的双眸和琼鼻。
她若大慈大悲的菩萨,一袭青衣如荷叶,两根玉指,点在他眉心。
“别动!”
绝妙禅女轻声细润。
“哧哧!”
绝妙禅女手指向上抬起,一缕缕冥气黑雾,从张若尘体内抽离出来。
“战神冥尊自爆神源的死亡冥气,浸入了你肉身和神魂,若不抽离,你的伤势很难愈合。”她道。
张若尘再也没有丝毫想要躺平的心思,立即站起身,看着绝妙禅女颇为苍白的俏美容颜,不禁心疼,道:“我无大碍的,只是想稍微休息一下,很快就能将那些死亡冥气炼化。你受伤了?”
“无妨,只是神魂和血气消耗太大,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我先回白衣谷了!”
绝妙禅女踏风而去,片刻间,消失在飞扬的尘土中。
无月道:“想追就去追,不用在乎我的感受。”
张若尘盯了她一眼,很想说出一句,“本是无情女,你会有什么感受?真以为自己是大夫人了?”
但这话,终究太过伤人,他没有说出来。
张若尘眼神逐渐变得沉重,自嘲般的苦笑:“你没看见吗?从始至终,她左手都捏禅定印,这便是在告诉我,我们之间有不可跨越的距离。”
“都不知相隔多少代人……”无月道。
张若尘慎重道:“休要再提此事。”
无月仔细看着张若尘。
见他如此认真,态度绝断,竟有一股前所未有的魅力,不禁让她深思。
无月道:“虚天赶到了,凤天的气息也出现这片星域,想来福禄神尊和雷罚天尊只有遁离一条路可走。打来打去,最后却演变成命运神殿清理内患的内战。”
“这一战,能够将魁量皇的真实身份揭开,已是最大战果。想要将他们留下,可能性……不大。”张若尘道。
无月道:“像魁量皇那样的精神力,隐藏在命运神殿内部,对地狱界的威胁,比三五位诸天加起来还要大。而雷罚天尊那种明面上的对手,反而好应对一些。”
张若尘轻叹:“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也不知罗乷和外公,会不会受牵连。”
无月道:“其实这一战后,量组织的威胁,就很小了,倒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同时那些古之强者,应该也能安分一段时间。之前,战神冥尊的神源爆裂,让所有古之强者,尽数湮灭了!”
张若尘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那可是一位大自在无量自爆神源,大自在之下的神灵,相隔只有数十万里,怎么可能扛得住?
更何况,那些古之强者只有残魂,没有神源、肉身、奥义,甚至一些是连护体神器都没有。且处在攻击护界大阵的关键时刻,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毁灭力量已经近在眼前。
澎澎豐 小說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战神冥尊不是自爆神源。
而是,早就已经自爆,只是被封印在了四象中。而张若尘的四象,本身就隔绝一切天机推算,他们很难提前预知危险。
这也就导致,他们感应到危险,做出反应的时间,变得非常短。
这些种种先决条件,缺少任何一个,都不可能有如此战果。
实际上,也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战果。
因为怒天神尊给予张若尘的那枚护身符,已经消散了!张若尘疯了才会拿自己的命,再携带某位大自在无量的神源,去和诸天叫板。
再说,像战神冥尊那样的大自在无量,也不是谁都驱使得动。
按照怒天神尊的猜测,就连魁量皇都不可能能驱使他自爆神源,很可能,还有一位非常可怕的幕后之人!
想到此处,张若尘刚刚放下的心,立即又提了下来。
“轰!”
一身白衣的怒天神尊,从天而降,随之,身上无与伦比的气势迅速收敛。
张若尘与无月对视一眼,立即上前拜见。
怒天神尊爆发出来的战力,绝对是天地间的五指之数,就连一贯孤傲的无月都心中敬仰。
“雷罚遁入虚无世界了!”
怒天神尊将麒麟拳套,与重新凝聚的逆神碑,还给了张若尘,又道:“阎罗族那位太上,还有龏玄葬追了上去,但,多半不会有什么结果。”
张若尘道:“神尊是担心那位幕后之人,所以才立即赶回来?”
怒天神尊道:“九死异天皇被黑暗之渊的诡兽牵制住黑暗神殿,另有半数以上的诸天,被牵制在星空战场。天姥要留在罗祖云山界炼化羌沙克,地狱界根本无力留下雷罚天尊。一场没有结果的追杀,有什么意义?”
“何不借此机会,踏平无定神海,灭了雷族?”无月道。
“除非有人去天庭说服昊天,联手一起。否则,地狱界对雷族动手的时候,就是地狱界在星空战场溃败之时。”
怒天神尊看向张若尘。
张若尘摇头,笑道:“目前来说,留下雷族,才符合天庭的利益。再说,我与昊天也就见过一面,我这个剑界之主,目前还没有那么大脸面。”
怒天神尊道:“若尘妄自菲薄了!今日一战后,天下谁还敢小觑你?与诸天,你都能平起平坐了!”
“败绯玛王,重创魁量皇,这等战绩,的确可以比拟诸天。”无月很严肃,说得很认真。
张若尘笑道:“都是自己人,莫要损我了!到底有几斤几两,谁比我自己清楚?”
四象没有完成下一步演变之前,别说诸天,大自在无量张若尘都不想招惹。
忽的,张若尘想到之前,被魁量皇精神力压制,几乎陷入无意识状态的感悟。顿时,心变得热切起来,很想立即闭关研究,将其悟透。
这必是四象下一步衍化的关键!
怒天神尊眼中浮现欣赏之色,面对足以威震天下的战果,却能不骄不躁,时刻认清自我。
心性能放,也能收。
很不错!
怒天神尊道:“不久后,必有诸多神灵会来空冥界,若是问起,就说我受了不可疗愈的重伤,已经闭死关。”
“不可疗愈的重伤?”张若尘目光甚为诧异。
怒天神尊道:“雷罚掌握了五成以上的雷道奥义,即便有摩尼珠护体,我依旧受了一些伤势。之所以,说得那么严重,是我料定阎人寰会来空冥界,将天尊的位置丢给我。这个位置,我不能接。”
张若尘终于知道什么叫老谋深算了,果然在修炼界,活得久的,都是懂得藏的。
说不定此举,还能麻痹雷罚天尊和魁量皇这些敌人。
无月动容,道:“雷罚天尊竟是雷道主宰?”
怒天神尊眼神凝沉,道:“这就是我料定,阎罗太上和龏玄葬带领诸神去追,不会有结果的原因。若是奥义完全运用,引无尽雷电规则,化身为‘雷电主宰’,半祖之下,雷罚可以无敌。甚至可以短时间与半祖硬碰一二。”
张若尘脸色激变,道:“先前雷罚天尊为何没有化身为雷电主宰?”
“因为这片星域,是我的星域,天地规则是我呼吸的一部分,早就与我亲和。在这里,我可以限制他对天地雷电规则的调动,我自己的战力,也能发挥到十二成的巅峰状态。”
怒天神尊又道:“他毕竟不是半祖,想要化身雷电主宰,或许只有在他盘踞多年的无定神海可以做到。在无定神海,他可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