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坐忘長生-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古獸之心推薦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血肉纷飞,火焰狂舞,而薛祖兽那巨大的心核此刻就像马上就要爆裂开,急促地一胀一缩,跳动声如同重鼓被擂响。
这种声音,在钻进心核后变得更吵闹,一下一下从黑暗的深处传来。
柳清欢抬手摸向肉壁,却摸到一手粉末,轻轻一捻,粉末便在指间散开,没有一丝血气,也没有任何生机。
身后咚的一声,是金烬也跟着进来了,却不小心撞到肉壁,差点没吃一嘴粉末。
“呸呸呸!一看就是孳骨干的,那家伙倒是见机快,竟然想到躲进心核里面来!”
金烬探头探脑地朝里望去,没看到孳骨半点影子,只有一个深得仿佛探不到的洞,不知通往何处。
他目光闪了闪,道:“青霖道友,你有没有觉得……”
“嗯?”
“我感觉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但是又模模糊糊的。”
金烬露出不解的神色,又很快兴奋地道:“里面肯定有好东西,孳骨应该也发现了,才会钻进去!咱们得快点,不然要被他抢先了!”
相比起金烬,柳清欢的灵觉都更强,但他同样只有一种模糊的感觉,探出的神识仿佛被什么东西阻挡住。
见金烬兴冲冲的样子,他也没多说,一边往前走一边观察着周围。
这个洞应该是孳骨情急之下,利用盗元补命生生开出来的,因此洞壁呈现出毫无生机的死灰色,碰一下就有粉尘簌簌直落,且只能容一人通过。
如此走出数十丈去,狭窄的通道突然变宽,且出现三条岔路。
“又来了!”金烬一脸无语地道:“薛祖兽其实就是个筛子吧,为啥心核内也这么多通道?”
柳清欢摸了下洞壁,摇头道:“这里原本应该是一条经脉,只不过经脉内的气血……或许被吸干了。”
金烬一惊,连忙也抬手去摸,果然有微润之感。
柳清欢在三条岔道之间犹豫了一下,很快选定左边那条,继续往前走。
金烬跟在后面,就见他每遇岔道都只略微停顿,好像知道怎么走一般,不禁道:“青霖道友,咱们走了这么远,不会走错路了吧?”
“不会。”柳清欢头也不回道,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孳骨经过的地方会残留淡淡的死气。”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到?”金烬疑惑地张望。
“因为死气非常微弱,很难察觉。”而他修的生死之道,即使只有一丝死气残留,也逃不过他的感知。
如此这般,又走出十几丈,前方的通道突然一转,柳清欢身形骤停。
金烬探头过来,顿时哇的一声叫了出来!
那是一团澄黄的光,只有拳头大小,却如同一颗正在熊熊燃烧的小小太阳,悬挂在不大的洞室内,让人几乎无法直视。
“这这这!”金烬一脸的难以置信:“这不会才是薛祖兽真正的心核吧?我的天,所以我们之前都没找对吗!”
柳清欢微微眯起眼,突然瞥见光团下方似乎有什么东西,于是伸手一摄!
那是一小片只有指甲盖大小的碎骨,骨头颜色新鲜,上面还残留着几缕未干涸的血肉。
金烬双目猛地圆瞪,看了看碎骨,又看了看眼前正微微胀缩着的光团,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孳骨不会是……被这东西吃了吧?”
柳清欢皱了皱眉,将手中碎骨往前一抛,就见光团突然绽出一丝光弧,如同闪电般将碎骨击成粉末。
与此同时,柳清欢感觉到一股极其强烈的空间波动,气势汹汹,令人瞬间感到极致的胆寒!
他心中一沉,看着光团陷入沉思。
“完了完了完了!”金烬骇然后退到洞口才停步:“这要怎么取,谁敢去取啊!我就说薛祖兽那么强大,怎么可能轻易让人摘走心核!”
他见柳清欢一动不动,不由劝道:“青霖道友,这心核是真动不得,动它会出人命的!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反正你这一路收获也不小了,还是赶紧开了星门走吧?”
“不对!”柳清欢抬起手,道:“这心核肯定能取!”
金烬有些着急,连忙拉住他:“不行,你不能去!你没见孳骨都被‘吃’了吗,你虽然修了空间之道,但这颗心核蕴含的力量明显远远超过了你的道行!咱俩相处这么多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
当然还有一点,星门现在在柳清欢身上,柳清欢要是死了,他怎么出去!
陸先生,別惹我
柳清欢无奈地看了眼死死抓住他手臂的金烬,道:“我不是要去送死,而是有办法对付它。”
金烬不肯放手:“什么办法?”
柳清欢道:“别忘了,咱们这趟是跟着谁进来的,是玄乙。而玄乙连我那点空间造诣都没有,为何他敢打薛祖兽心核的主意?”
金烬眼睛一亮:“你是说?”
柳清欢挣脱开他,从纳戒中取出装有日月神卵的盒子,想了想,又取出那颗不知名的石珠。
石珠有巴掌大一颗,裹着厚厚的石茧,里面隐有光芒流动,看上去极为神秘。
“这东西到底是啥玩意啊?”金烬凑近看。
“不知道。”柳清欢道:“不过十分值得一试。”
说着,他试探地放出一丝灵力,十分顺利地渡进到石珠中。
石珠没啥反应,但至少也没有坏的反应,于是柳清欢加大灵力输入。
也幸亏孳骨之前那一闹,让他们所有人的灵力都能恢复使用了,石珠足足吞了柳清欢近四成的灵力,表层的石皮才终于如同叶子一般,一层层缓缓张开。
“有用有用!”金烬兴奋地大叫道:“这也太神奇了吧!”
张开的石皮只有外面几层是灰色的,里面则渐渐出现其他颜色,就像一朵七彩缤纷的花朵,袒露出美丽绝伦的芳姿。
柳清欢轻轻一抛,盛开的花便飞了起来,层层花瓣伸展开,朝悬浮在空中的黄色光团飘去!
旁边的两人都紧张地看着,就怕薛祖兽心核攻击它,然而这次却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只见心核竟然自己往下一落,稳稳地落入了花心。
在金烬的连连惊叹声中,七彩花朵又缓缓收拢花瓣,包裹住新增加的黄色花芯,飞入柳清欢掌中。
“竟如此容易!”金烬大开眼界,哈哈笑道:“恭喜道友,成功取得薛祖兽的心核,这心核绝对是个大宝贝啊哈哈哈!”
看着手中重新合拢的石珠,柳清欢也不由扬起笑意,正欲答话,神色突地一凛!
他身形猛然变化,从凝实到虚渺只在短短一瞬间,而下一刻,一只细长惨白的手拍上他的背脊,从他的胸腹穿过。
转过身,不知何时,身后多了一个人,曾经干枯如骷髅的一张脸年轻无比,身上也穿上了合身袍服,露出的手臂肌肤仿佛吹弹可破,却带着一种不正常的惨白。
少年显然没想到柳清欢能躲过偷袭,脸上露出诧异之色,而另一边的金烬此时才反应过来,不由惊声大叫了一声。
柳清欢盯着对方,冷冷一笑:“孳骨!你果然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