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 ptt-462【南京見聞】推薦

朕
小說推薦
柳生十兵卫的打刀被取来,站在那里思考如何比武。
赵瀚朝门外看了一眼,问道:“今日谁人值守?都进来!”
四个皇帝亲卫,踏步走进偏殿。
赵瀚对其中一人说:“周应魁,你来比试。记住,莫要害了他性命。”
“遵旨!”周应魁拱手道。
赵瀚的两千亲卫,除了全身板甲的铁甲军之外,其他也都是上过战场的。被选为皇帝亲卫,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出身清白;第二,作战勇猛;第三,高大威武。
周应魁出身商贾家庭,从小喜欢舞刀弄棒。战场厮杀过三年,被选为亲卫之后,又跟随名师习练过剑术。
他见柳生十兵卫身上无甲,于是也将盔甲脱掉,拱手说:“幸会!”
柳生十兵卫回以鞠躬,说了句周应魁听不懂的话。
“锵!
周应魁拔剑出鞘,顺手将剑鞘扔给同僚。
柳生十兵卫也缓缓抽出打刀,弯腰将刀鞘放在地上。然后双手举刀向前,眼睛盯着对手的眼睛,双脚迈开缓缓的走动起来。
周应魁同样双手执剑,这是一把战场阔剑,剑身反而比打刀更短一些。
剑虽短,人却长。
柳生十兵卫的头顶,只及周应魁的胸口,这场战斗似乎很不公平。
蓦地,周应魁踏前半步,一剑劈向对方的右肩。
柳生十兵卫抬刀格挡,猛然左脚踏前拉近距离,回刀砍向周应魁的左肩。这是柳生新阴流的经典招数,可惜遇错了对手,周应魁的出招势大力沉,导致柳生十兵卫的后续招式变形。
而且,柳生十兵卫挥砍左肩时,周应魁不闪不避,双手旋腕刺向对方咽喉。
柳生十兵卫连忙错步格挡,借势拉开距离。
这种比试没法进行下去,柳生十兵卫属于技击高手,二人单挑时刀法很占便宜。周应魁练的是战阵剑法,而且平时穿戴铠甲,刚才被对手砍向左肩,他根本就懒得闪避,反而一剑直刺对手的喉咙。
若柳生十兵卫不格挡闪避,在双方都不穿甲的情况下,一个肩膀受伤,一个命丧当场。若双方都穿甲,周应魁能以小伤为代价,瞬间杀死柳生十兵卫。
林罗山完全看不懂,心中颇为焦急,害怕柳生十兵卫输掉,又害怕中国皇帝的侍卫受伤。
“好了,不用比了。”赵瀚突然出声叫停,他已经看出是什么情况。
再打下去,非死即伤。
柳生十兵卫连忙捡起刀鞘,朝着周应魁鞠躬,接着又给赵瀚跪下。他已经吓得背心冒汗,刚才刺向咽喉的一剑,似乎感受到死亡降临。
重新坐回去,林罗山低声问:“谁赢了?”
柳生十兵卫说:“平手。”
“平手?”林罗山没听明白。
柳生十兵卫说:“这是一位战场勇士。继续打下去,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一死一伤,一种是大家都死。而且他的剑太重,跟日本的剑不一样。我以前没遇到过,很可能应变不及而吃亏。”
周应魁却臊红着脸说:“陛下……”
“不必自责,回去值守吧。”赵瀚微笑道。
周应魁躬身后退,心里有些沮丧,只论武艺技巧,刚才他已经输了。用换命的打法,破坏对手所有的变招,纯粹就是在不讲道理。
当然,如果穿上全套盔甲,像柳生十兵卫这样的,他觉得自己可以一个打五个。
赵瀚赞许道:“阁下果然武艺精湛。”
柳生十兵卫连忙站起:“多谢陛下夸赏。”
赵瀚又对林罗山说:“德川将军的礼物,朕非常喜欢,你们离开南京的时候,也给他带一件礼物回去。”
“多谢陛下赏赐!”林罗山觉得这次建交已经稳了。
德川家光送来的礼物,是一把名刀、一把折扇,除了这种东西,日本也拿不出什么来。
至于赵瀚嘛,回赠几件瓷器即可。
赵瀚说道:“事大事小,圣人教诲,吾自知之,也望日本牢记。”
跟礼物一起收到的,还有幕府的外交公函。
无非是事大事小那套说辞,大国待小国以仁,小国待大国以诚。双方都遵循儒家的外交原则,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至少……表面如此。
林罗山解释说:“陛下,屡次袭击大明商船的海盗,其实跟幕府没有任何关系,他们都是战败被驱逐的浪人。若还有海盗袭击中国商船,请陛下遣使告之,幕府定然竭尽全力剿灭。”
赵瀚微笑道:“若遇海盗,朕的海军自会灭之。”
林罗山又说:“两国交好之后,请陛下允许日本派出遣唐使。”
“这些遣唐使,便留在金陵大学读书吧。”赵瀚一口答应。
肯定是要收费的!
林罗山说道:“多谢陛下。”
德川幕府的意思,是面向中国商人开放三个港口。一在长崎,二在石见,三在下关。前两个都是幕府直辖领,下关打算变成直辖领,无非跟藩主交换利益而已。
但是,中国商人只能跟幕府交易,私下跟大名交易就等于撕破脸。
林罗山带着使节团回宾馆,第二天跑去游玩南京城。他要在南京住一段时间,跟大明的册封使者同去日本,还能趁机在南京跟大儒交流学问。
卫生纸都有用处,钱谦益这时又有用了。
他负责陪同林罗山游玩,两人竟然一见如故,在理学、绘画、书法等诸多领域合拍。
傍晚再回宾馆,林罗山感叹:“不愧是中华上国,果然有饱学之士。”
又一日,林罗山去逛书店,琳琅满目的书籍看得他眼晕。
经史子集、律法水利……各类图书都买了一两本,最后翻开今年的《大同集》。
《三原篇》被印刷在最前面,林罗山读罢大骇,对书店老板说:“这这这……这种妖言祸论,你们竟敢摆在书架上卖?”
书店老板也被吓到了,连忙说道:“先生莫要胡言,此乃正统好书,陛下亲自作序的!里面有几篇,还是陛下的御笔文章。”
林罗山连忙翻看,心中震撼到无以复加,他终于明白赵瀚是什么皇帝了。
这种书籍,千万不能传到日本,回去就请求幕府禁绝!
“先生,有南蛮。”柳生十兵卫突然提醒。
林罗山转身一看,既有红毛鬼,也有金毛鬼。他低声问书店老板:“这里常有西番之人?”
书店老板笑道:“有两位是钦天院的,帮着修订新历,陛下给了学士官衔。还有一个却不认识,可能也是从哪来的番邦先生。”
林罗山又问:“这里允许西教吗?”
书店老板说:“城西有一座教堂,只准在里面传教。若被发现在教堂外传教,就得驱逐去海外,去年就驱逐了一个,还被罚了五十两银子。”
“那还好。”林罗山点头。
林罗山不愿跟西番蛮夷同处一室,让手下抱着书籍就走。
一阵闲逛,来到布匹店。
林罗山抚摸着一匹丝绸,那细腻光滑的触感,令他爱不释手:“这般上好的绸缎,就连江户都少见,就仿佛少女的肌肤。”
再问价格,林罗山目瞪口呆。
不是因为太贵,而是因为太便宜,价格只有江户的五分之一。
林罗山几乎把钱财掏光,全部用来买丝绸。柳生十兵卫也买了一匹,准备带回日本做衣服,这玩意儿省着穿,完全可以穿半辈子。
见这些日本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店伙计满脸讨好送出去,转身就露出鄙夷的笑容。
虽然厌恶《大同集》,但林罗山喜欢南京,每天都要出来逛街,半个月时间几乎把南京给逛遍了。
“此养老之地也!”
林罗山坐在酒楼包间,还点了艺人唱小曲儿,吃着美味的食物有些陶醉。
特别是红油白斩鸡,林罗山被辣得肚子疼,但还是每次都要来吃。这玩意儿早就传到日本,被呼为“唐辛子”或“南蛮胡椒”,早期作为观赏性植物,此时被当做调味料和药品,但他们只知道磨成辣椒面。
柳生十兵卫打着饱嗝发呆,他这些日子太幸福了,已经吃胖了好几斤,可惜带来的钱财已经全部花光。
“中国的穷人都去哪里了?”柳生十兵卫突然提出一个问题。
林罗山为之愕然,这才想起来,他们一路都没见到穷人。
当然,他们印象中的穷人,是那种衣不附体的草民,冬天只能互相在窝棚里搂抱取暖。
林罗山想不明白,只能强行解释:“以儒治国,教化万民,便可天下大治,人人饱食衣暖。”
这种屁话,林罗山自己都不信,他不但是个理学家,更是一个日本政客。
他们之前在书店里遇到的黄毛,正是曾在广州跟赵瀚交流过的彼得·芒迪。
这位英国商人兼探险家兼旅行作家,此刻正在客栈里写作:
“我将生意交给弟弟处理,自己坐船来到中国的首都南京。我中途去了泉州、福州、宁波、杭州、上海、镇江这些城市,除了新兴的上海之外,其余城市都繁华富裕。每一座城市,都可以作为欧洲国家的首都……”
“中国就如马可波罗笔下那样,遍地都是黄金,拥有无尽的财富。”
“你在这里看不到乞丐和流浪汉,我向中国官员打听过。如果有乞丐和流浪汉,就会送去北方开垦。皇帝会给他们分配土地,借给他们种子,租给他们耕牛,这些东西需要分期偿还。听说北方经历了残酷的战争,那里死了很多人。但只要皇帝陛下坚持移民,北方肯定能与南方一样繁华。”
“南京有一处神迹,足足270英尺高,全部用琉璃建造的佛塔。神啊,那天我被吓坏了,也兴奋得睡不着觉。”
小說
“南京最底层的市民,也可以通过工作劳动,获得丰盛的食物。这里所有的孩童,都可以免费入学,那些十岁大的孩子,就算是女孩也读书识字。难以置信,真的难以置信,中国遍地都是学者。”
“南京人的肤色,比我见过的广州人更白一些,或许是这里的太阳没那么毒辣。中国人的皮肤,是神灵的杰作,他们白皙而又细腻……”
“我学会了用筷子。我收回以前的不当言论,用筷子吃饭,并不是什么野蛮行为。中国的许多美食,必须用筷子来品尝,否则就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还有一个重大发现,从广州到南京,这些城市的市民,都用玻璃装饰门窗。门窗用木头做成很多小格子,淡绿色的美丽玻璃,镶嵌在这些小格子里。不仅透光,让室内明亮,而且是那样的华美。太奢侈了,就算是国王陛下,也不可能用大量玻璃来装饰城堡……”
彼得·芒迪几年前的广东游记,已在英国引起轰动,他这次来中国经商,还受英国国王委托,带来一封英王写给中国皇帝的私信。
“天命英格兰诸国之王查尔斯,致最伟大及不可战胜之中国皇帝陛下……”